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整 施家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逝者已逝,弱肉强食,何苦在卷起风云,让星火覆灭呢?

    旖旎诡变的烛光映出一张满是疲惫的芙蓉面容,凝脂玉髓般纤纤玉手不停的敲打着桌面,咚咚咚,在这静谧的黑夜显得格外突兀。

    “望江楼的楼主是谁?你怎么会卷入这个是非中去的呢?”

    “楼主是施家八少爷施鸿飞,我是在给你娘亲上坟的时候遇到施家老管家。而老管家是在施家出事前不久被赶走的,八少爷也是在那个阶段莫名暴毙而死的。想必是····”

    妇人望着脸色如寒霜般冰冷的娇颜,不明小小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倏然间变得这样冰冷阴鸷,心不由的紧了又紧。

    “施家已经被屠杀殆尽,留下的星星之火真的可以燎原吗?还是以卵击石,痴人说梦呢?”妙灵明眸微转,朱唇微起,像是自说自话,又像是灵魂拷问。

    “你是否有子女,你的夫君是做什么的?”

    “我夫家姓云,他在京卫军里面当统领,我有三子一女。鹰哥和达哥也都在京卫军里面当差。我也是听夫君说起,才知道望江楼出事了,所以来看看。”

    妇人的圆润的脸颊满满溢满幸福的光芒,突然又愁云凸起,眼眸闪烁不安起来。

    “你和望江楼联系很频繁吗?这次的事件会牵连到你吗?”想着那个不易被人发现的繁琐精妙的密室密道,妙灵不由的替妇人捏了一把冷汗。

    “我去过几次,是老管家把密道的事情告诉我的,他们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怕别人知道我和望江楼有联系,我····夫君是不知道的。我也没有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怎么会升起如此大的风浪。”

    妇人踌躇不定,自己也只是偶尔为望江楼从夫君打探一些消息而已,不会牵连到夫君和孩子吧,越想妇人的脸色越是苍白,手脚无力,眼眸闪烁不安起来。

    “今天在望江楼的房梁上爬着的人,应该是认识你的,并且对你应该没有恶意,但是也不好说····。你以后不要在和望江楼的人联系了,简单平静的生活不好吗?何必要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中去呢?”

    妙灵真的有点替妇人的智商捉急,忠诚固然可贵,可为了别家的忠诚而搭上一家子的性命,就有点打发了。

    “我没有想这么多,这是觉得施家不易,施家真的是铭鼎积善之家,为什么会厄运连连,连唯一的子孙都不肯放过呢?”妇人神情悲怆的,眼波涟漪起,泪珠又再次滑落眼眶。

    “好了,你还是回去吧,免得家人担心。心意到力难为,你还是多多为家人考虑一些吧。”

    妙灵一边轻轻的揉捏着酸涩的眼眶,一边站起身来,送妇人到客栈外等候的马车上,目送着马车消失的夜空中,转身走进了客栈。

    满腹心事的妙灵吱呦一声轻轻推开房门,漫步而入。烛光摇曳中,一个黑影突然闪现,毫无防备的妙灵突然就被黑衣人给点了穴道,鹰爪般的铁手倏然间提溜着妙灵的脖领,把妙灵高高拎起扔在了床榻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等妙灵从惊诧中回过神来,黑衣人已经欺身坐在了床榻的另一边。那如利剑一般锋利的灼灼眼眸,刀削般的刚毅脸庞,正是白天遇到的京卫军。

    “你是谁?你要干嘛?”妙灵冰冷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黑衣人。心想,这位不会也是梁上的那位吧。

    “与你何干!说你与那妇人什么关系?”黑衣人挑挑剑眉,望着眼前炸了毛的小尼姑,没来由的心情格外的好。接着烛光,黑衣人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瞅着这个人小胆大的小尼姑。

    一身略显宽松的灰色尼姑袍把小尼姑衬托的更加娇小,而头顶摸过额头的尼姑帽,把小尼姑的绝色面庞遮掩了三分。

    但那出尘脱俗,桃羞李让的绝世容颜是怎么也无法遮掩的。尤其是那一双翦水秋瞳,波光潋滟,顾盼生辉,仿佛如磁石般深深的把人的灵魂精魄给吸食殆尽。

    “哼!”妙灵灵动的眼眸向上翻了一个白眼,睥睨这眼前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

    说起来,这个黑衣男人,除了长点黝黑一点,也不乏一个丰神俊朗的美男子。

    可惜呀,那如刀刃般犀利的薄唇,寒潭般幽深冰冷的眼眸,在配上高高挑起的剑眉,怎么看都像是一位刻薄寡义,冷心冷肺的小人。

    这大晚上没事干,上房梁,进客栈,爬床榻,就没有一件是让人感到正人君子的所作所为的,还有白天在闹市区的策马驰鹏,毁了多少小摊位的营生,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纨绔子弟。

    “说!”看着小尼姑鄙夷唾弃的灼灼眼眸,黑衣人没来由心闷胸胀,如鹰爪般的利爪突然按住的妙灵的如玉般的长长细细白嫩脖颈。看着面如芙蓉般的玉颜,逐渐变得如火烧云般红霞满天,一会又变得如吹涨的红色气球一样。

    妙灵盯着那双骨节分明的鹰爪,下意识想要反抗,而被定住的手脚早已经不受她的支配。而越来越稀薄的空气让妙灵再次感到死亡的召唤。她好不舍,她还没有恣意潇洒的生活过,就这样而去,妙灵真的不甘心。

    我是挖你祖坟了吗?还是跟你有血海深仇?妙灵用逐渐迷离的杏眼不甘心的阴鸷的锁住黑衣人。眼角不争气的玉珠慢慢滑落通红的脸颊。

    “怎么,不服气?”黑衣人戏谑的盯着逐渐迷离不在闪烁流光溢彩的眼眸,又轻轻的松了松鹰爪。望着又有点生机波动的眼眸。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黑衣人眼眸微波闪现,俊郎的面容突然闪现一丝不易觉察的温柔。薄唇轻启,嘴角微微翘起。

    妙灵在心里狂骂,你他妈的逗小猫呢?我掐你脖子你说一个试试?该死的贼人,如果某天你落入姑奶奶我的手中,定要剥你皮喝你血让你上不得天入不得地让你不得好死。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