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七章 杀心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母亲?你怎么在这?”密拿瓦筱筱眼尖,一眼便认出人群中的她来,驾着马追了上来。

    密拿瓦索迪是中原人,这中原的习俗也被传到了柔然,几乎感染了整个国家。

    阿依娜不好意思笑了笑“前些日子他们约了赛马,便出来了,你们不上学吗?怎的也出来玩了?”

    “没有,夫子放我们假,今日便得空出来。”

    虽然是后娘,可几人年龄差距并不大,倒也没什么矛盾。

    “母亲,虽然夫子放我们假,却让我们好好写今天的经历,真是烦人。”密拿瓦景澜也追了上来。

    阿依娜笑着安慰道“快了,等这年过去,你们父亲给你们找了职位和好人家,就不用这么难熬了。”

    然而,两人对视一眼,却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你们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更不高兴了?”

    其实,能够这样一直,倒也是件好事,这代表着,家中势力够大,让他们不至于沦为联姻扩大势力的牺牲品。

    可惜他们不懂。

    “母亲,父亲似乎没有在朝中为我谋个职位的打算,甚至也没有替筱筱找亲事的打算。”景澜沉默着。

    阿依娜还要说什么,莫莱却在不远处喊道“阿依娜,快点过来”

    “好,马上。”

    “我先过去了,至于你们两个的事情,待你们父亲回来,我再同他商量。”

    阿依娜信誓旦旦保证了,便往莫莱那边去了。

    两人目送阿依娜远去,这才调转马头。

    筱筱看了一眼景澜,道“你说她真能说动父亲?”

    “能不能说动我不确定,但即便是不能说动,那也没有坏处啊。”

    “她还真是这几个后娘里面最蠢的,若是说不动,跟着疯了也是她笨了。”

    景澜没说话,但分明是默认了。

    赛马,通常能够排解很大的忧愁,阿依娜也是如此,几次赛马后,整个人的心情也都排解不少。

    “天色不早了,阿依娜,我们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家去吧。”

    “啊?好,你们先走吧,我再跑一趟。”阿依娜如今,根本不想回去,那个地方,如今太陌生了。

    朋友们离开,阿依娜骑马往前狂奔,可实际上,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今日,原本想要改变计划回家,将事情告知于父亲,但那杀气,却犹如仍在耳边一般,令人担忧,生生止住了她的想法。

    马儿飞驰不下,不知不觉,竟是离开了国都。

    “怎么会?”阿依娜意识到出城,便立马要调转马头,要知道,国都城门落钥,可比其他地方还要早一个时辰。

    但是,当拉缰绳时,却并没有任何作用。

    莫不是索迪后悔了,决定立刻杀掉她?

    怎会如此?

    任凭马儿往前狂奔,阿依娜决定跳马。

    但周边都是悬崖,荆棘,倒是让她有些犹豫。

    这可如何是好?

    不知过了多久,身旁出现了一只手。

    “师娘,快,将手给我。”

    阿依娜侧头,竟是陆梓昀。

    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还会有人记得她。

    当下不再犹豫,将手努力向陆梓昀伸了过去。

    陆梓昀没多言,拉住阿依娜的手,将人一同带了过来,随即调转方向。

    一路上,两人都未说话,到了城门口时,便又是又准备了一匹马。

    “师娘,请您骑这匹马吧。”陆梓昀把缰绳递给阿依娜。

    阿依娜本想说自己已经腿软,可话到嘴边,却看见陆梓昀半点不容拒绝的眼神,不由得点点头,翻身下马。

    两人这才一起回了国师府。

    陆梓昀往前走了几步,见阿依娜没跟上,不由得看向她。

    “师娘,怎么了?”

    “没事。”阿依娜到底是摇摇头,率先走了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时,索迪已经坐着等候多时。

    “师尊,梓昀追上师娘时,她的马已经脱离控制,无奈之下,梓昀便舍了马匹,将人带了回来,同去的人应当不久后也会回来,马脱离控制的事情也会有结果。”

    索迪点点头。

    “梓昀,你先出去。”阿依娜到底还是顾忌着自己族人,耐着性子,看着索迪。

    “梓昀,先去大厅坐着吧。”索迪猜到她有什么话要说,便挥手让陆梓昀离开。

    陆梓昀心中微动,却是没说什么,恭敬离开。

    有些事情,他不急,反正一步步,已经朝着他预想的过去。

    而阿依娜,是这件事的重要线索。

    陆梓昀离开后,影子们也都离开了。

    阿依娜沉默片刻,道“索迪,我知道,你我感情,不过半年,或许这半年还没有什么夫妻感情,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阿依娜,你这是什么话,我对你,自然是有感情的。”索迪没想到,阿依娜居然没有对他发脾气,这与清晨的她,完全不一样了。

    “不,索迪,你听我说完。”

    阿依娜微微哽咽“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只当是我一个梦,再也不会提起,甚至,你如果觉得觉得我会到处说,杀了我就算了,不过我求你,不要牵连我的族人,他们都是无辜的,尤其是我父亲,他对我,一点错都没有”

    说着,阿依娜直接跪了下去。

    索迪心中明了,阿依娜在乎父亲,这一点很正常,自幼丧母,后娘对她不待见,她可是她父亲捧在手心里的宝。

    长叹一口气,索迪弯腰将她扶起来,在一旁坐下。

    “阿依娜,你是不是以为,今日之事,是我所为?”

    阿依娜没有回答,但分明已经是默认。

    “阿依娜,我虽然翻脸无情,可翻脸之前,我给的机会,并不到底你我有感情。今日之事与我无关,阿依娜,我以为,你该知道我的风格,我若是要一个人的命,怎会这么麻烦。”

    只要阿依娜可以管住自己的嘴,他也可以省一笔功夫,免得再换一个妻子。

    这妻子换得多了,还真是不太好。

    这一儿一女,也并不顺他心意,每每都要破坏他的婚姻,还真是不好办。

    索迪耐心等着阿依娜想通。

    。

    2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