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章22.费耶诺德新纪元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这次来到鹿特丹,方远除了要跟索菲办理结婚证以外,之后还得一同赶到海牙的中国驻荷兰大使馆进行公证,不然,他俩即使在荷兰本地的相关机构办理好结婚证,说穿无非也就是张废纸,至少在中国地区不具有法律效力。虽说索菲并不怎么在意这一点,但是对于在这方面一贯非常传统的方远来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他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再加上办理公证手续所需要的材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时间本就不怎么充裕的方远,能够陪方正的日子便越发的拮据起来。到头来,在鹿特丹只待了四天的他,只来得及在临走前,向萨拉太太表示了一番感激之情,又对方正在生活方面千叮万嘱以后,便匆匆踏上了开往阿姆斯特丹的班列。

    与他同行来到荷兰的徐指导,与赫尔托格就吴磊的培训合同,在细节上进行了进一步的磋商修改后,便把吴磊托付给了方正与萨拉太太,独身一人坐上了飞回魔都的客机,单单留下吴磊,和一笔不菲的借宿费与生活费。

    仿佛没有任何影响,每天一大清早照常去到瓦尔克诺德,每天晚上就老老实实回家,偶尔被排进B队的阵容名单,参加个半场或者60分钟的荷青甲比赛。除开身后多出一个小尾巴,生活,对于方正和维纳尔杜姆来说,依旧是往日的模样,对昨天进行着机械式的重复,无趣,偏偏充实。

    而作为方正小尾巴的吴磊,在瓦尔克诺德同样过得如鱼得水。也不知道是为了提高方正对于费耶诺德的归属感,还是保爷交付的培训费足够充足,亦或是那份培训合同中包含着诸如优先转会权一类的条款。反正,自打吴磊来到瓦尔克诺德进行了个把星期的全队合练后,便同样享受到了与方正二人相当的待遇。

    至于为什么只让吴磊参加了不到一周的全队训练,按照赫尔托格的说法,什么团队意识,什么配合能力,都可以通过比赛经验的增长获得提升,对于年轻球员来说,最重要的肯定是对自身天赋的充分挖掘,只要基础打的好,最次也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普通球员,个人能力提升不上来,再高的球商,再多的想法通通都是镜花水月。

    就这样,半个多月的时间下来,吴磊虽然不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感觉不到自身实力到底有多大提升,但数据不会骗人。每当从帕特里克手中接过数据报表,看着自己在体脂比,睾酮含量,百米速度,20米冲刺速度等数据上稳步增长的进步,吴磊都觉得此次来费耶诺德的确是不虚此行,心里乐开了花。

    唯一令他沮丧的,也就一点,这些天下来,自己的进步幅度总的来看并不算小,可是比起正哥的那名叫乔尔吉尼奥的好友,仍是不值一提。至于正哥,第一从来没有参加过全队合练,第二荷青甲比赛一场都没有参加,吴磊属实有心无力,没办法通过单纯的身体训练来判断他的具体实力到底有几斤几两。

    ………………………………

    2007年5月12日,距离吴磊来到鹿特丹正正好好过去了20天的时间。

    这天,天刚蒙蒙亮,已经对这段路程极为熟悉,并且学会了许多荷语的吴磊,率先从萨拉太太家里出发,独自来到瓦尔克诺德,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课程。待到他进行完热身,都已经完成了短程冲刺的训练,才看到方正两人施施然来到训练场。

    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在吴磊看来,简直是在浪费天赋,是纯粹的犯罪。可作为年纪最小,且只算是旁听生的自己来说,却也不好直言,只好有些委婉的去提醒:“正哥,这日上三竿的,都快能晒着屁股了,你俩咋才来呢?也不怕到时候在下个星期最后一轮荷青甲比赛里表现不好,被你口中的冷面阎罗进一步加大训练量啊!”语气中带着丝丝埋怨。

    对于吴磊这小家伙的心思,年长他两岁,又从小长期漂泊在外的方正来说,哪有什么猜不透的。他也不点破,指了指身边垂头丧气的维纳尔杜姆说:“我俩虽然没你起床起得早,但本来也不至于来这么晚的,要怪只能怪这家伙,磨蹭了起码半个小时,不然早就该到了……”说完飞身一跃,抬起腿,用脚尖轻轻的往维纳尔杜姆的臀部一踢。

    “你有没有人性啊!靠!”翻翻白眼,维纳尔杜姆宛如泄了气的皮球,径直走到训练场边的草地上,把背包和足球往身边一放,一屁股坐到草地上,轻声的啜泣起来,“呜呜呜呜,完了,全完了!呜呜呜呜呜……”

    “正哥,这……怎么回事???”维纳尔杜姆突如其来的表现,看得吴磊不明所以,一头雾水。

    “昨晚的荷甲联赛附加赛,咱们队在第一轮就被格罗宁根给2比1淘汰了……”就方正这云淡风轻的态度,要不说,还以为他仍在阿贾克斯青训学院呢,“明年没了欧战的压力,像他这样的年轻球员,想在联赛中捞到出场机会的难度必然会大大增加,估计到时候也就能踢踢荷兰杯,他这是在感慨自己的前途呢……”说得他自己不是才出道的小雏鸡一样。

    理是这么个理,可这话也太直白了些,按照他俩的关系,方正好意思这般**裸的拿维纳尔杜姆开玩笑,他吴磊可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现在还在人家家里借宿,未来也还有两个多月时间呢。

    “感慨?正哥……乔尔吉尼奥哭得这么伤心,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流落异国他乡这段时间,吴磊多多少少学会了怎么说话能让别人好受些。

    “就是就是……你这贱人是阿贾克斯出身的,哪里能体会到我这种纯血费耶诺德球员的痛苦……”如果不是闪躲的眼神显得有些心虚,吴磊差一点就信了他这几句鬼话。也许是知道自己的演技并不怎么高明,维纳尔杜姆话锋一转:“何况我就算是为了下赛季缩水的出场时间在悲伤,那不也是人之常情吗?你以为我是你啊!不用担心下赛季在球队中的地位!靠!!!”说完还冲方正比了一个中指,以示鄙夷。

    眼见这家伙啥话都往外捅,方正可不敢再让他说下去了,急忙打断道:“滚!再说下去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想起自己在这家伙的软磨硬泡之下,把那次在贵宾包厢中的所见所闻跟这大嘴巴透露了一小部分,方正感叹遇人不淑的同时,只恨自己嘴巴着实不够严实。

    一旁看完两人双簧表演的吴磊更懵比了,心想:这两人说的都是些啥跟啥啊?

    关注点不一样的吴磊并没有通过这几句话猜测出什么,他关注到的只有维纳尔杜姆无意中的那一句“你以为我是你啊!”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吴磊的心目中早已为这个有些憨憨的黑人小哥树立起费耶诺德B队最强者的标牌。在他看来,比起从电视上看到的费耶诺德一队那几名中场球员,这个维纳尔杜姆不仅在潜力上全面碾压,在即战力上也并不比他们逊色分毫。

    可刚才这一番话,又让他不由得有些踟蹰起来。

    “两人都是中场球员,听其他球员说,他俩在技术类型上甚至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能让维纳尔杜姆说出这种话,难道……”也许是了解中国足球的现状,也许是潜意识里多多少少受了某些专家人种论的影响,一个自从他来到青训营就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可能性,直到今天才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小石头,这家伙这段时间被帕特里克夸得太多,有些飘飘然,又开始犯懒了……你跟着你乔哥好好进行基础训练,在不影响你自己训练进度的前提下替我好好监督一下这懒鬼……我自己去更衣室了……”提醒完吴磊,方正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还坐在地上偷奸耍滑的维纳尔杜姆一眼,“憨货,起来!赶紧跟老子去更衣室!再偷懒我去给萨拉太太打小报告,饿死你!信不信!”

    “哦……”低头沉思的吴磊,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精神似乎有些恍惚,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敷衍的回答。而直到两个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吴磊才自顾自的呢喃到:“瓦尔克诺德这一批球员中的最强者不是维纳尔杜姆????是正哥????”

    ………………………………

    如果热度无法持续,那么事件本身的当事人,必然会随着热度的降低,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原本在贴吧、论坛、QQ群这些地方,被年轻球迷们关注着的方正,随着第32轮结束以后,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在费耶诺德比赛中登场,甚至连大名单都再也没进过,极短的时间内,国内的球迷们仿佛就把这个人遗落在了记忆的角落。就是偶尔有几个讨论这个名字的球迷,大多也都是带着戏谑,调侃的语气在质疑这名球员存在的真实性。

    作为这篇新闻最开始的传播者,即使自己特地为此创立的QQ群,从新闻发酵时期最初的90多人,已经锐减到只剩下7名群友依旧选择相信自己,留在群里,跟自己一样坚持着,坚持着重新看到那抹希望之光,吴大维也对自己深信不疑。自家事自家知,他能肯定,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更不是瞎子聋子傻子,那么问题来了,明明就是在NOS体育频道中正式露过面的人,他怎么就会这样凭空消失了呢?吴大维有些想不通。

    于是乎,在群友们的怂恿下,吴大维找自己朋友借来相机,在12号的早上悄悄潜入进了瓦尔克诺德青训营。在他想来,既然一线队的大名单上找不到这人,去B队碰碰运气,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嘛。

    穿戴整齐后刚刚把相机挂到自己颈部,吴大维在临走前再度刷新了一下费耶诺德的官方网页,两段公告突如其来,映入了他的眼帘……

    “感谢莱奥本哈克教练半个赛季以来为本俱乐部付出的心血,本赛季结束后,本俱乐部将不会选择与本哈克教练续约,祝本哈克教练在未来的执教生涯中一帆风顺,再创辉煌。”

    “本俱乐部在与贝尔特.范马尔维克教练进行磋商以后,一致认为双方在理念上的契合将促使双方在成功的道路上共同进步,因此达成协议,贝尔特.范马尔维克教练将作为本俱乐部的主教练率队征战下赛季的荷甲联赛,合同为期两年,万望所有费耶诺德球迷支持,静候我们携手重返巅峰……”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