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这一点都不科学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将装着三只雾鸦的鸟笼交给小贝蒂,看着等待老范克斯起床一起准备早餐的她从厨房拿了一些玉米粒进行喂食之后,亚戈也从厨房拿了个杯子之后,转身去盥洗室洗漱去了。

    在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银发银眸的样貌,亚戈有些出神。

    太过突然的穿越,在穿越第二天就遭遇了差点丧命的危机.....

    等一下,危机。

    终于想起自己忘记什么事情的亚戈将视线移动到右小腿上。

    因为走路太过正常,以及因为只有4级痛感导致的顿感,他都差点忘记自己的右小腿被子弹擦掉一块血肉的事实。

    赶紧洗漱完毕,亚戈回到自己房间坐下,查看自己的伤口。

    那绷带上泛着的银色,是他的血,不,是艾尔莎的血。

    在昨天,亚戈亲眼看着她控制银色的血液将他的伤口封上。

    亚戈小心翼翼地准备去拆绷带。

    按照艾尔莎的说法,只要吃下足够的金属,那个伤势只需要半天就可以完全恢复。

    这个说法强烈地冲击了他半桶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

    血肉、细胞的基本原子和金属的原子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让金属元素变成碳氢氧?

    难道说是在体内进行聚变和裂变?

    不管怎么想亚戈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这种核能级别的物化反应。

    摇了摇头,将纷乱的思绪抛开,亚戈摸了摸绷带。

    被银色渗透的绷带异常坚硬,就像是一块弯曲的金属板。

    银之血。

    这些在他和艾尔莎身体内涌动的鲜血,在体内时是液体,但是一旦离开身体,彻底脱离原主人控制之后,就会很快凝固成固体的硬块。

    艾尔莎就是借着这个方法,让她的血渗到绷带里,直接将绷带变成坚硬的金属板。

    不过,对于同样拥有银之血的人来说,这已经凝固,脱离原主人控制的血液,只要被他接触到,用自己的血液去“同化”,就可以再次控制。

    亚戈伸出手,回忆着艾尔莎教他的、控制血液的方法,细密的银色从他的手指上涌出。

    然后,按在了绷带上。

    当亚戈的血液随着手指抹在绷带上,与艾尔莎凝固的银之血接触的瞬间,亚戈便看到,那与绷带黏合的金属板,开始“融化”。

    并且,亚戈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潮湿感。

    以及微弱的烦躁感。

    就像是......昨天艾尔莎将对他使用能力时,那仿佛整个人被压入深海时的感觉有点类似。

    和自己的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是因为“序列”的缘故吗?

    亚戈只能想到这个理由。

    当那股潮湿感和烦躁感增加到能够清晰感知到的时候,黏着在绷带上的金属块已经完全被亚特控制而融化,生疏但又仿佛本能一般,亚戈艰难地移开这滩到达了他控制上限的银色鲜血。

    伤口的样貌,完整地展现在他眼中。

    那本来能够戳入一根小拇指的伤口,此时已经愈合。

    这也太奇幻了。

    还是很难相信,这一点都不科学,为什么吃金属能够恢复伤势?

    亚戈伸出手,在记忆中伤口的位置上反复揉摸,并且还用力摁下。

    有触感,没有痛感。

    因为头盔的痛感上限只有4级的缘故还是其他,在被子弹击中的时候产生的痛感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但是也因此,他的触感痛感不精确的话,会出现很多状况。

    在原来的世界,就有无痛症的存在。

    因为无法感觉到痛,所以身体受伤流血都感觉不到,甚至因此导致死亡的事情不少。

    但是,亚戈虽然好一点,没有到痛感完全缺失的状况,但是最高只能到4级的痛感,对于他来说,是会影响判断的。

    按照0为无痛,0到3为轻度疼痛、4会影响睡眠、4到6为中度疼痛、7会无法入睡、7以上为重度疼痛、10为剧痛。

    4级疼痛的意思就是说就算是最高的疼痛最多也只会影响入睡而已,睡着的时候遭遇10级疼痛的伤害也不一定能够醒过来。

    现实世界中的虚拟现实技术还没办法做到完全分离来自神经末梢上的痛觉感受器带来的痛感与来自皮肤触觉感受器的触觉。

    他也测试过,不仅是痛觉,自己的触觉也变得不灵敏了。

    原因就是系统。

    他打开系统书,尝试过下调痛感,下调到零的时候,他会失去所有的痛觉和触觉反馈。

    最低0级,最高4级,这就是他能够调节的触感痛感的灵敏度。

    这样的话,虽然有好处但也有坏处。

    以艾尔莎的说明,将来会遇到很多危险境况,并且也少不了战斗。

    感官迟钝固然能够让他成为狂战士,成为战斗机器,但是因为同时产生的触感消失,他被动地会忽略掉很多情况。

    这点,是需要想办法解决的。

    在保持着4级痛感的情况下反复摁压伤口,确认没有任何疼痛感,确认自己的伤口的确是愈合之后,亚戈将绷带全部拆下,然后将上面的银之血全部取下,装在杯子里。

    看着杯中的、银色的血液,亚戈压制着从心底涌现的血脉追寻的冲动,拿着杯子离开了盥洗室。

    ......

    过了接近一个半小时,亚戈结束了对于系统功能的反复研究,拿着杯子找到了刚刚从盥洗室中走出的艾尔莎,将杯子递给了她:

    “从你的血里,我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潮湿感和烦躁感。”

    亚戈叙述着他的感觉。

    “嗯。”

    艾尔莎慢慢地将杯中的银色血液倒在手掌上,一边看着银之血缓缓地渗入到皮肤之下,她一边解释:

    “服用了序列魔药之后,随着你逐渐掌握得到的力量,这股力量也会彻底侵染你的身体。”

    “我的‘污染’是潮汐教会所掌控的序列,和‘水’有关,我的血液自然也会带上相应的特点。”

    说到这里,她看向亚戈: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我的血比起你的更像‘水’,颜色也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离开体内之后,在彻底离开我控制之后,凝固的速度比起你的血也要慢一些。”

    彻底将杯中原本就属于自己的银之血吸收后,艾尔莎理了理胸前的蕾丝,摆了摆那宽大的蛋糕裙:

    “不过,在低序列,这种感觉是很微弱的,近乎于无,从小贝蒂的血液里,我并没有能够感觉到什么特别的,你能够感觉到,估计是因为同源的血脉带来的‘血脉追寻’的作用吧?从你的血里,我也能够感受到细微的差异.....”

    “好了,亚戈,等接下来吃完早餐,我化妆结束,就去店里,对了,你也一起来。”

    艾尔莎美丽的银眸中绽放出笑意:

    “一位合格的法斯特男爵,需要一套新的、体面的、服装。”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