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章 西行漫记(一)相询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不过在北上之前,尼堪还是决定去一趟恰克图。

    按照根特木尔的规划,由他出面每年向南面的车臣汗供貂,而在赤塔的尼堪所部只要将貂皮供给根特木尔即可。

    不过部族内部的交易就需要自己前往了,有了上次的教训,尼堪可不敢随随便便去乌尔赫特了,不过市场更大,各类部族更多的恰克图他还真是想亲自去看一看。

    由于乌力吉去过一次,尼堪专门将他招到了赤塔。

    五百常备军训练完毕后,尼堪在依林卡小寨保留了两百,自己带着三百回到了赤塔,赤塔的新城在孙老道的指挥下开始修建了,城池设置在赤塔河的西岸高地,就在以前木寨的西北部约莫十里路的地方。

    以前的木寨扼控着因果达河北岸的交通要道,尼堪就在木寨会见了乌力吉,乌力吉抵达时,孙老道的新城深达一丈左右的地基已经全部挖好了。

    尼堪在木寨的西门口迎候他,乌力吉想要从因果达河上游抵达木寨,就需要在因果达河北岸一路疾驰,然后在木寨附近越过一座架在赤塔河上的木制栈桥来到木寨。

    尼堪木寨的西门离栈桥不远,尼堪远远地便见到了七八骑联袂而来。

    不多时,中间身材雄壮的乌力吉,左边的多西珲,右边的阿克墩都跃入眼底——今年尼堪十八岁了,多西珲也十七岁了,尼堪心里一凛,这是要向他逼婚来了。

    不过他还是催马迎了上去。

    自从尼堪先后在尼布楚、小寨、大草原三次战斗中击败茂明安蒙古人后,盘踞在因果达河流域的达斡尔人也是胆战心惊,不过由于尼堪与恩索是结拜兄弟,额尔特部倒是没有特别担心的。

    不过终究有一桩好处,多西珲虽然没有嫁给恩索,不过阿克墩却是娶了巴根的长女格日勒——当然了,这里面自然也有尼堪准备迎娶多西珲的消息在推动。

    跟着尼堪一起出迎的还有布耶楚克,她得知尼堪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兄弟后还是跟着他来到了赤塔。

    尼堪见到越发出挑的布耶楚克,心里也是七上八下——自己到哪里给她寻摸一门上好的亲事?

    “阿穆齐……”,尼堪刚喊了一声,离他约莫两三丈远的骑士全部下了马匹,然后以乌力吉为首来到尼堪面前单膝跪下了,“拜见大汗”

    尼堪赶紧将乌力吉扶起来,讪笑道:“阿穆齐,都是自家人,何来这些虚礼?”

    乌力吉站了起来,看着尼堪正色道:“不,你如今可是河谷索伦人的博格拉汗,岂能还想以往那样随便?”

    尼堪笑了笑,没说什么,随即将目光投向了多西珲。

    只见她穿着一件外面用蓝色丝绸缝制的鹿皮袍子,里面隐隐还有一件白色棉布做成的圆领直裰,戴着一顶白色的貂鼠皮帽,帽子的一侧还插着一支火红的羽毛,面色白皙,见到尼堪时双颊泛起了红晕。

    尼堪一见心中也有些激荡,他含笑着点点头,便对阿克墩说道:“阿浑,多日不见愈发精神了”

    回到木寨后,等众人用过了茶水,尼堪便迫不及待提起恰克图的事,上次乌力吉与他说过,不过当时并没有问得特别仔细。

    “尼堪,土谢图汗在恰克图放了大约五百余蒙古骑兵,一方面是为了征税,另外估计也是为了护卫其北部疆域……”

    这一节尼堪倒是不陌生。

    恰克图到乌兰乌德一带,沿途主要是色棱格河及其支流乌德河、楚库河、希洛克河冲刷出来的河谷地带,也是贝加尔湖南面难得的草场,总面积加起来还超过了尼布楚大草原。

    其中最好的地方,比如恰克图以北的、古希诺耶湖以南的大草原面积几乎就有尼布楚大草原那般大,不过此地却是名花有主——贝加尔湖附近最强盛的一支布里亚特蒙古人杭戈多尔部的地盘,首领叫扎尔布,直属手下超过三千帐。

    若是加上贝加尔湖以东的巴尔古津部落,克农湖西北面以伊尔根湖为基地的伊尔根部落,乌兰乌德一带的霍林部,总数估计超过了万帐,这也是哥萨克人原本是首先要征服贝加尔湖附近的区域的,不过在受到了布里亚特蒙古人的拼死抵抗后不得不先将目光放到了勒拿河中游的雅库茨克的原因。

    不过尼堪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在十七十八世纪,俄罗斯人已经征服了整个西伯利亚,手中的机动兵力加起来也就不到万人,还要守护东到大海,西到乌拉尔山的广阔地域,其中的突厥语系、蒙古语系、女真语系的部族加起来起码有几十万人,还不是一一臣服在哥萨克骑兵的火枪和马刀之下?

    往往一个百人队的哥萨克便可以征服一个大的部落,彼等除了出色的军事素质,最为倚仗的便是手中的火枪、火炮了,这些东西尼堪都有,还有五个百人队,难道就不能像哥萨克人那样在西伯利亚纵横跋扈?

    乌力吉还在滔滔不绝地叙说着,尼堪却打断了他。

    “阿穆齐,孙传廊还在那里吗?”

    “还在,听说这里是孙家唯一在漠北收集貂皮的地方,土谢图汗收集的供貂自然轮不到他,都被来自山西的范家、靳家、梁家收走了,孙家只能收一些小部落送过来的貂皮”

    原本尼堪还想通过乌尔赫特的范永和收集一些作物种子,小寨一战之后这事儿便黄了。

    看来现在只能找上自己的叔叔来办此事了,当然了,就算手头有了种子,在这苦寒之地能种出来也不是简单的事,如今在漠北之地只有一种人能大面积种植各类作物,产量还不低,那就是跟随哥萨克前来的俄罗斯农民,由于气候相似、土壤肥沃,他们种出来的大麦、黑麦、燕麦产量远远高过中国北方的达斡尔农民。

    根据尼堪的记忆,如今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有俄罗斯农民的有两处,一个是叶尼塞河中游的叶尼塞斯克,另一处是上游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每一处都有五十到一百的农户,每一处离自己的距离都在两千里以上。

    若是能掳掠一些俄罗斯农民来到赤塔一带,让他们带着索伦人种地还差不多,否则以索伦人自己的能耐,将种子埋下去能长出庄稼就谢天谢地了。

    在西伯利亚种地,在这个时代,中国的农民也不好使,只有俄罗斯的农户管用。

    “土谢图汗部知晓了尼布楚的战事?”

    “都大半年了,能不知晓嘛,不过听说喀尔喀三部虽然都宣称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不过彼此之间并没有多么亲密,三部实力相差无几,西边的扎萨克图汗实力略强一些,不过也强不到哪儿去”

    “由于更西边的卫拉特诸部的袭扰,三部暂时没有龌龊,依我来看,一旦卫拉特诸部稍微放松一下对喀尔喀的袭扰,三部之间,嘿嘿……”

    尼堪点点头,“那他对索伦人是否有特别的措施?”

    “目前还没看出来,不过我等索伦人无论长相还是穿着与普通蒙古人相差无几,彼等也瞧不出来,不过……”

    “不过什么?”,尼堪心里一紧。

    “土谢图汗部也有账本,雇着汉商在给他打理供貂一事,前来恰克图交易的人都需要按照账本先供貂之后才能自由贸易,去年我是跟着阿斯兰汗一起去向土谢图汗纳贡的,不过如今大汗又搭上了车臣汗的线儿,就不知晓与土谢图汗是如何交待的”

    尼堪想了想,笑道:“估计大汗没顾得上,干脆我等依旧打着根特木尔的幌子前往供貂,你去年不是去过嘛,需要缴纳多少张皮子都清楚,供完之后便交易自家的”

    乌力吉想了想,“要不去一趟尼布楚,向大汗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尼堪却摆摆手,“不用了,就算土谢图汗知道了也无妨,索伦人分成两部估计也是他愿意看到的,聚在一起反而会令他们生忧,就这么定了吧,以你为主,我这里出动一百人,三日之后便西去恰克图!”

    乌力吉点点头,回头看了一下多西珲,嘴里嘟囔着,尼堪笑道:“阿穆齐,我知晓您的心思,这样吧,等从恰克图回来,我便与多西珲完婚,如何?”

    乌力吉大喜,自己的女儿能嫁给索伦人的博格拉汗,那可比嫁给额尔特部的哈拉达之子强了许多,他一直想开口说这事,不过却碍于颜面没说出口。

    “阿穆齐,还有一件事”

    “你说”

    “你也知晓了,我并不是阿吉的亲子,而是他的养子,如此一来,部族里面许多亲戚关系就做不得数了,布拉姆部的哈尔额敦与我一直……”

    乌力吉自然知晓原本的尼布楚索伦五部如今只有布拉姆一部跟着尼堪来到了赤塔,这份情谊不可谓不重,于是便说道:“无论如何,多西珲应是你的嫡福晋”

    “……,此事我还要与萨哈连安布分说,等给他说过之后再说吧”

    “不用了,我这就去找萨哈连”

    “……”

    也不知晓乌力吉找萨哈连说得如何,不过看他回来时趾高气扬的模样估计是占了便宜,等他们一行回去了,当天晚上,萨哈连阴沉着脸来到了木寨。

    “尼堪,他一个索伦余部竟敢同我这本部之人强词夺理,莫非他仗着手下几百骑耀武扬威,我手底下……”

    尼堪赶紧拦住他,“安布,若是没有乌力吉阿穆齐,我在尼布楚山便死了,说起来对我恩情最大的便是乌力吉一家了”

    “那我的哈尔额敦也不能做侧福晋!”

    “安布,这是何苦来了,我与哈尔额敦从小相识,两小无猜,多西珲也不是混不吝的主儿,何苦要分什么嫡福晋、侧福晋?”

    “……,你敢保证婚后不会欺负哈尔额敦?”

    “我敢对着长生天发誓!”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