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齐心协力破阵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樊堂身上的易容符咒的作用在慢慢消失,重新出现的是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

    个头跟白君乾差不多,但身体却瘦弱到像是只有骨头和皮的死人,深蓝色的头发夜干枯无生气,给予观者弱不禁风的印象。

    前提是众人没有从正面看到那双绽放疯狂异彩的双眸的话。

    “你们快点离他远点!”

    白君乾见状,只觉得不妙,急忙提醒他身边的众人,而自己却是一步不退,紧盯着信。

    “放开他!”白君乾将手中的剑举起,厉声道:“我不知道你是何人,但你却是走进了一个包围圈,这里也有好几位仙人,凭你一人时对付不了的。”

    男子闻言,兴致盎然地瞪大了眼睛望着白君乾,他将脖子歪着,想爬虫类一样没有温度的视线毫不客气地刺向白君乾。

    “我放开他呢?!”男子笑着反问道,然后缓缓移动手中的剑,对着拿跪地的军士说道:“别怕,我不会杀你的,就只是要一双眼睛而已。”

    用的是一种有些怪异的软绵绵语调。

    “住手!”白君乾赶紧大喊喝止,也出剑阻止。

    然而一下子,就一瞬间,男子却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剑刺向了他身后一个想要趁机偷袭他的军士,直击双眼。

    军士撕心裂肺的叫声在朝阳初升的淡金色帷幔离划出伤痕后远远地散开。

    鲜血溅开在地上,滚烫地冒着热气。

    这一番变故来得突然,却不是对信的,对于这一番场景白君乾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他有些愣住。

    被刺瞎双眼的军士,痛苦的喊叫着,然后爬离了男子,被几个军士赶紧带去救治。

    “我自然知道我被发现了,就很难出去了,所以我才胁迫了一个对你们很重要的人啊?”男子冷笑这说道,然后将手收紧了一些,信马上就窒息起来。

    然后朝着白君乾他们一些人打量了一番,视线在白君乾、图爻仙人的身上稍微停留,他确定这几人是比较难对付的。

    “......”白君乾眉间瞬间愁云满布。

    此时,男子受伤没有剑,就直接用手勒着司马荣的脖颈步步后退,威胁道:“只要你们步乱来,我就不会乱来,都往后退!否则,我就拧断他的脖子!”

    白君乾急忙挥了挥手,声音有些沙哑的道:“我们不动你就是。”

    而花微仙人从余光中见到白君乾的慌张,便是立刻走到他们俩身后,低声道:“等等,我已经有办法,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

    “......”

    闻言,几人相互点了点头。

    “你们在那说什么呢?”怪人盯着白君乾他们,狠声道。

    “我们不会攻击你的,毕竟我们的人在你手中。”白君乾道,“但是你若是伤了你手中的人。你放心,你死以后,他人绝对找不到你的尸体。”

    他最后这一句,就单着一句,就很明显的透露出威胁的意义。

    “你是一个人潜入的军营吗?”图爻仙人举起剑问道。

    “当然不是.......”男子说道,然后故意朝着白君乾身后的那群人打量了一番,“这里还有与我一起的人。”听起来像是在虚张声势。

    “不过,你们为何只是将我们困在这里,不直接派人来杀了我们?”白君乾问道。

    “那可不是,我们这几天不是陆续的杀了你们好几十人吗?但是我的主人说了,我们的计划需要加快。”男子很直白的说道。

    在这样的对话中,男子已经在逐渐的转移位置,来到那法阵的中央。

    “忘了”

    男子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对着不知名的地方说了一番暗语。

    “为主人执行任务是我的荣幸。”男子说道,他的表情忽而从扭曲变得虔诚,是发自内心对他所服从之人的敬仰,他轻声而虔心地念道:“霜降之时,隆冬之季,春雪初化天,天寒地冻,暖阳不再......”

    “你在说些什么呢?!”图爻仙人喊道。

    男子没有回答,反而猛地把信推到在地,然后露出一脸诡谲的笑容。

    忽地,一阵黑红色的光芒从那法阵的阵眼坠下,就这么包围了男子。

    “忘了告诉你们了,我是观魔组织的人......”在那光柱之中,他缓慢又恭敬有礼地弯曲摇杆,讲述着自己的来历,然后只抬起脖子朝前看,又继续说道:“祝你们好运。”

    片刻,他又发出刺耳的笑声。

    白君乾似乎猜到了这光柱是什么作用,立即第一个冲了上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男子就这么消失在了白君乾与众人的眼前,化作一阵黑雾。

    与此同时,众人在那法阵上方还发现了一个人影,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影就一闪而过。

    “......”可众人因为这法阵的禁锢并不能去追。

    几个时辰后,蓝天白云,万籁俱静,经过前面的事情,众人都是有些心惊。

    那些军士也是将死去军士的尸体好生用符咒保存起来,在军营中挂起了白条,放眼望去,满眼的素白在空中飘扬。

    白君乾愧疚着,坐在那些尸体旁,一言不发,头脑中的思绪更是剪不断理还乱。

    忽有一名军士飞奔而至,向他禀报了一些事情。

    白君乾的神情逐渐凝重,但是又马上融解,听得连连点头,道:“我马上就去。”

    随后,他疾走到那法阵的中央,便是看见一些军士与修仙者正围成一圈,在商量着什么,时不时还会抬头望着那法阵。

    白君乾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却是见得他们围起的中央开始出现一个法阵。

    此时,白君乾才开口问道:“这是什么法阵?”

    闻言,众人转过头,这才注意到白君乾在他们身后。

    “空灵仙人,你来了正好,我们按照你说的,将那些符咒稍稍做了改变,如今便是大概的试一试。”

    白君乾闻言,便是走上前看了几眼那个法阵,道:“现今我们画出来的这法阵还不足以破解我们头顶的那法阵......”

    于是众人将那法阵消除。

    渐渐的,在白君乾解释的时候,一些军士也围了过来,司马荣望着那些军士虽不能说怀疑他们都是内鬼,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更何况昨晚那人还会易容。

    当白君乾讲到三分之一,他就挥手示意那些军士退下,而那些军士在拱手后也是退下了。

    “我们必须尽快破解这法阵,我们已经晚了好几日了。”

    图爻在听了白君乾的一席话后说道,语气强硬,且言外之意就是他们出了这法阵之后,便是直接前往缨国。

    舜在听了图爻仙人的话语后,便是马上察觉出了其意思,便直接拿到台面上讲道:“那我们出去了是直接去往那边界之城,还是停留在这里,将此事解决了先.....”

    图爻仙人从鼻腔离滑出一声冷笑,盖过舜的声音,道:“当然是直接去往边界之城。别忘了,国的天子已时日无多了。”

    此话一出如石落水,惊起浪花四溅。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

    信沉默了。银则是紧蹙这眉头,面色凝重。

    常月宸将白君乾叫到身旁,仔细讨论了一番,白君乾只是摇头,低声说道:“现今还是先破解了这阵法先,其余的事稍后商量。”

    常月宸不愿再多言,她知道白君乾还在犹豫。

    “我认为先是解决了这件事先,经过昨晚的事情,大家应该意识到了,那幕后之人肯定是有什么巨大阴谋,两座城的人们现今都生死不明,若是我们就这么破解结界之后,一走了之,后果将会如何?”蓝浣西道。

    众人闻言又是一派哗然,难以选择。

    他们纷纷望向白君乾,而抉择权似乎就在他那里。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