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6章 难得和4平相处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时钰抓着另一端的绳子:“好了,跳过来。”

    “大力的跳,不要怕。”

    可是怎么会不怕。

    “害怕就闭上眼睛。”时钰低吼。

    苏酥紧紧闭上眼睛,猛的往山涧跑去,她这一跑,几乎是把自己的命放在了时钰手上,耳边响起风的呼叫声,浑身都发紧,猛的,被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睁开眼睛,看到了时钰,他嘴角勾起:“安全了。”

    笑容如天使。

    在这一瞬间,苏酥真的以为自己见到了原来的时钰。

    “走吧。”他没有给她解除绳索,只是说了这么一声。

    苏酥变走,边解开绳索,跟着他,往那处他发现的小房子走去,发觉是一个小草屋,可以说,四面漏风,一看就是被荒弃的地方。

    果真,当推开门,一股霉变的味道,闻的苏酥头脑发晕。

    而时钰所谓的食物,是几罐过期的食物,她更是皱起眉头。

    “这些东西,不可以吃。”苏酥出声道。

    时钰却没所谓的样子,而是把食物给收起来,嘴里呢喃:“还需要一些水。”

    苏酥看他执迷的样子,有些吃惊,这个家伙,怎么回事。

    “你不是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我是说过,可是,不知他们会多久发现我们。”时钰淡淡说。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她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时钰回头看她,看她害怕的样子,他有些心疼,他伸手把她揽入怀中,苏酥放声大哭,此时这个男人再也没有讽刺她胆小,也没有推开她,而是轻轻安抚她,给了她很大的温暖。

    她也不管他是谁了,就那么放声大哭。

    时钰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就算此时被困在这里,他也不怕,反正他是一个没有人在乎的人,更何况他一贯喜欢刺激,可是此时看到她吓坏的样子,他竟然心情有点愉悦,并喜欢她在自己怀里的感觉。

    眼泪把他胸口打湿。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他笑着说:“哭的丑死了。”

    苏酥看他还笑,更想哭了。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当初那个人只顾哭,也不

    会逃出农场,一定会死。”忽然,时钰道。

    听到这,苏酥的眼泪立即收起来。

    “我们现在好歹比刚才好很多。”时钰淡淡安慰:“不要担心,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你不怕吗?”苏酥问。

    第一次有人在问他的想法。

    他淡淡说:“怕,怎么可能不怕,可是怕有用吗?”

    苏酥擦掉眼泪:“是啊, 哭没有用,怕也没有用。”

    “嗯,好了,在这休息下吧。”时钰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板,上面是毛草。

    苏酥摇头说:“我不想睡。”

    “只是休息下,不是让你睡觉。”时钰淡淡说。

    “嗯。”苏酥走过去,躺下,看着时钰,他在环视房子,大概是想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看了一圈后,他什么都没发现,也来到稻草堆,坐下,看向外面。

    苏酥看着他,他也回头看她,低声说:“我想睡会,你呢?”

    苏酥摇头。

    时钰不再说什么,躺下,很快睡着,呼吸声慢慢蔓延整个小房子。

    苏酥看着他静静的样子,真的很像原来的时钰。

    她也躺着下,看着他的侧面,忍不住嘴角上扬,她不停的给自己催眠,此时的男人是原来的时钰,这么一想,心底就好甜。

    她的眼眸一直定格在他身上,一直到睡着。

    睡的迷迷糊糊中,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倾斜到时钰身上,并蜷缩在他怀里,时钰醒来,睁开狭长眼眸,看到苏酥往自己的怀里钻,原本想要把她推开,但是手在碰触到她的身体后,不由自主的揽过来,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低头闻她身上的香味,奶香的味道,很好闻。

    他似从来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不停的嗅着。

    太阳慢慢升起。

    洒落在这个小草屋。

    但是却一点也不温暖,苏酥的身体往时钰靠的越来越近,仿佛要和时钰合二为一似。

    时钰嘴角扬起,伸手触摸苏酥的脸颊,看了看外面,单凭自己的力量从这里走出去,有些难,只能等别人来救援。

    他想,只要夜廷发现他失踪,应该会追踪到这里。

    他舔了舔嘴唇,看着那些剩下的食物,都统统过期,不

    过应该还能吃,只是没有水,吃东西也没用,他务必要找到水。

    怀里女人的身体越来越冷,好似要生病似。

    他下意识把她抱紧,发觉她身体颤抖的厉害,接着她就睁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都无言。

    苏酥发觉自己在他怀里,一惊,赶紧推开他,站起来,时钰看着她,没言语。

    “冷?”

    他没头没脑的话,让苏酥没办法回答,只好点点头。

    “这是山里,肯定比城市冷。”时钰看着眼前的女人,穿的还挺多,但是也耐不住山里的寒冷。

    “到我怀里来。”他抿了下嘴唇,接着说。

    苏酥以为自己听错了,先是怔了下,接着疯狂的摇头。

    时钰看到她这样,眉头皱起,看她冻得浑身发抖的样子,很不屑,都冷成这样了,还要自尊呢。

    她就那么厌恶他吗?

    想到这,眼眸冷起,站起来,对她冷冷道:“我去找些柴火,生火。”

    “你哪里都不要去。”说完这话,就离开小屋子。

    苏酥忽然起身,要跟着他一起去,时钰却出声阻止她:“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你在这附近找找有没有水。”

    水!

    对,水特别重要。

    苏酥点点头。

    时钰起身走了,走了没两步,像是想到什么,回头笑着说:“如果我回不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他的话,让苏酥的心猛的激烈跳起来。

    她看着他。

    他嘴角扬起,笑着离开。

    苏酥看着他高傲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知晓他不会扔下自己,心也安了不少,随意收拢头发,开始找水。

    她在小屋子里找了一会,发现了一桶水,谁知道打开后,闻到了难闻的水锈味,可想而知,这个水不能喝了,她皱起眉头,把水放回原位,起身往外面走找水,她不敢走太远,只在这附近转悠,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水的痕迹,正当她失落的回去时,忽然看到山涧处,有一个细细的水流,从高处流淌而下。

    她欣喜若狂,终于找到水了。

    往水源跑去,好清澈的水,捧起就喝了一口,还是甘甜的,清凉清凉的顺着嗓子到肚子里,好舒畅。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