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89章 杀之!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李牧一怔,旋即释然的笑了,他这一路都在猜测,李世民会用什么方法要了他的命。如今看到了,也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在杀鞠氏一族的时候,便想到了后果,但他当时不得不杀。只有鞠氏一族全死绝,才不会有人想要拥立复辟。对于大唐来说,这是最稳定的办法,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虽然很残忍,但总有人要去做,他宁愿为大唐当这个罪人。

    他只是没有想到,李世民真的会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他。他不会看不透,这是必须之法,可他却以功为罪——李牧只觉心冷,看向李世民的目光,也变得漠然了。

    李世民此时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人,他根本就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杀李牧,分其权柄,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至于杀人的借口——他是皇帝,李牧又是个不消停的人,想要找茬不是太多了么?他真的犯不着用这等下作的手段。

    在他发愣的工夫,禁卫已经把人绑了起来,但他兀自还在叫喊:“我乃高昌丞相鞠和,这就是大唐的待客之道吗?诸位使节,请听我一言——”

    高公公尖声道:“还不把他拉下去?”

    禁卫伸手去捂鞠和的嘴,鞠和张口便咬,急促道:“诸位使节看到了吧,大唐皇帝陛下,口口声声说夷狄如一,但却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虚伪小人!这样的人,也配称天可汗吗?可笑!可笑!”

    “快拉走!”高公公急了,自己冲了过来。李世民面红耳赤,想张口,但看了看李牧,还是抿嘴忍了下来。

    “慢!”

    突然出现一声喝,压住了所有声音。高公公震惊地看向李牧,道:“县公,你这是……”

    李牧笑了笑,走到鞠和跟前,挥挥手,让禁卫躲开,亲手把捆他的绳子解开了。

    鞠和看着李牧,目眦欲裂,但他知道,自己一旦动手,立刻就会死在禁卫刀下,他还没有倾诉冤情,可就真的枉死了。鞠和强忍住跟李牧同归于尽的心,扑通跪在地,高声道:“大唐皇帝陛下,请原谅亡国之人口不择言。实在是有天大的冤情,请大唐皇帝陛下倾听。李牧此贼,到了高昌之后,变诈称高昌与西突厥勾连,传召我王鞠文泰,我王惧怕不敢从,紧闭城门并派出使节,使节被他斩杀,消息不得通。我王又委托客商,想带消息到长安与皇帝陛下知晓,却被他盘查出来,客商因此惨死。大军兵临城下,高昌国小民寡,怎能抵御?我王为城中百姓计,不带一人至大唐军营,当日便惨死于营中。王子城墙继位,不得已悲愤宣战——”

    鞠和说到这儿,已经泣不成声:“可怜高昌,仅有数千之兵,当夜便被破城——两军交战,这本也是无可厚非。可谁曾想到,在新王自裁请罪之后,丧心病狂的李牧竟然下令屠杀城中百姓,前后六千余,无论男女,不分老少,尽皆惨死,街道之,血流成河,尸腐生瘟,他又下令把尸体运到王宫,连同王宫一起,焚烧殆尽——”

    “可怜先王,年前才不远万里奔赴长安,觐见皇帝陛下。陛下也曾亲之勉之,还敕封王后为公主。高昌仰慕天朝已久,王也未有一日背心离德。却因此贼,数千百姓惨死,高昌一夜倾覆。后来,我才得知,他攻灭高昌之缘由,乃是为了他的岳父!如今他的岳父,原张家寨马贼,后张家集市令张勋,已成高昌新王矣。高昌冤啊!百姓冤啊!大唐皇帝陛下,您贵为天可汗,请为您的子民做主!若您不闻不问,岂不让众国齿冷离心?如此,何以担得起天下共主之名?”

    “大唐皇帝陛下!”鞠和以头杵地,磕得血肉模糊,其情状,令人不忍。

    使节们看到这样一幕,也都嘀咕了起来。鞠和猜测人心的本事不凡,他算准了这些使节们的想法,也算准了李世民投鼠忌器之处。

    李世民看着鞠和,心中翻江倒海。他知道,如果他想杀李牧,这是最好的机会,天下人非但不会说他枉杀功臣,还会赞扬他大义灭亲之德行。可是如此,李牧的名声将会变得恶臭不堪,生前荣耀半点不存,死后史书之,必然会记载此事,说他是一个杀良冒功,徇私枉法,心狠手辣之人,此后万世,将遗臭万年。

    李世民虽恨李牧,却也没恨到这种程度。说到底,他也是个明君,而非昏君。恨之所在,乃是私事。为了私事而让李牧蒙受这不白之冤,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可是如今的情况,虽然他知道真相,但面对的诸国使节,他怎么说?难道说,朕就要庇护此人?若如此做了,那个遗臭万年的人就是他了。

    李世民看向李牧,见他神色淡然,心中一动。李牧素来智计百出,他既然做了,应当留有后手才对,否则怎会一点慌乱不见?李世民想到这儿,便如从前一样,把皮球踢给了李牧,道:“爱卿,此人所言,可是事实?”

    李世民本意是让李牧否认,但此情景下,李牧却把这句话当成了挥砍向自己的刀,他心寒已到了极致,想到白巧巧和李知恩如今还在宫里,若自己否认,她们必遭残害。既已成死局,不如就洒脱一些,让李世民杀了自己,或可保全家人。

    李牧洒然一笑了,道:“你说我杀了人,我就杀了人啊?证据何在?证人何在?”

    “你还敢抵赖!”鞠和目眦欲裂,叫道:“有四个百姓,随我一同逃出炼狱,他们也在旁边,可为我作证!”

    随鞠和一同逃出的四个高昌兵一起奔出来,跪在地,高声道:“大唐皇帝陛下,我们可以为丞相做主!”

    李世民没有回应,而是看向李牧,等着他的说辞。

    李牧见李世民看过来,更加确信心中所想。他长呼了一口气,道:“真是没有想到啊,还有五个漏网之鱼——看来我的事情,还是没有做好啊!”

    仓啷!

    尚方宝剑出鞘,光芒一闪,鲜血飚飞,鞠和人头落地翻滚,至死仍旧一副震惊的表情!

    所有人都惊呆了!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