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06章 莫名其妙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千岁伸手一拂,门闩就滑开了。

    邱林进门,燕三郎即问:“王爷怎样了?”

    颜烈拿了他的药,就是他的病人。出于医者的本能,他关心病情。

    “好些了,王爷仿佛有些力气,就是咳嗽次数没有减少。”

    燕三郎很明白:“解药在肌肉中最快生效,脏腑要慢得多。”

    “是。”章御医的说法,与这少年大同小异。邱林道,“王爷要我来问清乐伯,傍晚是否和端方会面?”

    颜烈的眼线已经布在全城了么?燕三郎微微一哂:“既有耳目,又何必明知故问?”

    颜烈也不是不知道,他认得端方。

    “不知……”邱林欲言又止。

    燕三郎明了,挑了挑眉:“你转告颜烈,他和端方的恩怨纠葛,我不会涉足。”

    邱林如释重负:“一定带到。”说罢转头而去。

    千岁走去关上门:“颜烈怕你把情报卖给端方呢。那就收不到奇袭之效。”

    “他们争他们的,我不参与。”燕三郎打定主意,“我们自己的麻烦就够大了。”

    迷藏幽魂始终存在,像幽灵一般盘桓周围。

    等头发干爽后,他又出门,在四凤镇逛了一圈。

    千岁就傍在他身边。可惜的是,这一晚上魂石戒指都没有再亮起过。

    或许,幽魂今晚选择了蛰伏?

    “喂,那个方向好像有哨声传来?”千岁忽然站定,往西北角望去。

    燕三郎也听见了。距离有些远,若隐若现,但的确是吹哨的锐鸣。

    “或许是哪里失火?”他也没太在意。镇子里几千号人,尤其秋冬季这种意外常有。

    就在他们刚走回客栈门前,忽然有个声音大吼:

    “燕时初!”

    燕三郎抬头,不由得愕然。

    ……

    夜色中的四凤镇灯火通明,可惜山上飘下来的薄雾覆盖了整片谷地,也将四凤镇轻柔地包裹其中。

    一切都仿佛笼在薄纱当中,看不真切。

    白苓和端方的晚餐很愉快。

    这儿是她的地盘,哪家馆子好吃,她最清楚不过。这回她选的地点是顽石山房,内外都像私家园林,清幽、别致,精馔可口。

    端方就对这里的拿手菜梅子排骨赞不绝口,说是“人间极品”。

    白苓忍不住笑了:“这也太抬举他们了。”

    端方留给白苓的印象很不错。

    这人彬彬有礼,举手投足从容不迫、温敦亲和,的确有拢沙宗的高人风范。他看人的眼神非常专注,让对方觉得自己备受重视。

    他的温和有礼,与燕时初的坚忍内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类型。白苓面对燕时初时,从来体会不到他内心的想法,不知道他同时盘算着多少计划。

    他拒绝交流,仿佛也没打算跟任何人分享。

    一顿饭吃到尾声,白苓离席去解决内需。

    茅楼外的石池可以洗手,两根竹子从山上引下终年不枯的温泉水,温度四十出头。白苓掬一捧洗脸,脸上的温度不降反升。

    嫁给端方好像也很不错。

    从前她对燕时初动心过,可少年的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从不让她靠近。更重要的是,他身边有女人了。

    那个红衣女郎。

    白苓从未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她的存在,甚至给同性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这样看来,也许端方才是她的良人。

    几天之后,他们就要成婚了。

    白苓也不知自己为何怅惘,反正是悠悠叹了口气。

    晚风吹得花草簌簌,更添安静。

    这时,后方却有人问她:“为何叹气?”

    这声音是……

    白苓转身,赫然望见燕时初立在身后,目光深注。

    “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吃了一惊,问得结结巴巴。

    木柱上挂着气死风灯,灯光仿佛就在少年的眼中跳动,让他的目光变得热情又有神采,与白天迥异。

    “等你。”燕三郎朝她微微一笑,上前半步,几乎将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对了,还记得我们一起经历的……?”后面拖长了尾调。

    “桃源?”白苓脱口而出。

    “对,就是桃源。”他目光一闪,“你还记得那个女人的下场吗?”

    她没听懂:“哪个?”

    燕三郎顿了一顿,才接下去道:“领着鬼怪攻城那个女人。”

    “记得啊。”白苓顺口就答,“你用鸿武宝印将她封印到虚空里了,据说她再也出不来。怎么啦,有什么问题?”

    她才说到“封印”两字,燕三郎瞳孔骤缩,眉毛高高挑起。

    “封印进虚空了。”

    “你还好么?”白苓关切道,“你脸色不妙。可是海神使又逃出来了?”

    “不不。”燕三郎摆手,几息之内脸色就恢复如常,“只是想明白一件事。”

    白苓眨了眨眼,等着下文。

    顽石山房还有其他顾客,此时就有两三人路过他们身边,见这一对男女都长得俊俏,不由得多看两眼。

    其中一人还跟白苓打招呼:“大小姐好!”

    白苓冲他笑了笑。

    她刚移开目光,眼前的燕三郎突然欺近,手掌往她胸口狠狠一抓!

    痛!

    他居然用出了好大力气,几乎将她按扁。

    白苓又惊又痛,下意识尖叫出声。

    旁边几人也吓了一跳,怒斥道:“你干什么!”

    夜深人静,这几声传出去老远。

    在以清幽著称的顽石山房,这一声尖叫荡气迴肠。

    那三人正想海扁这登徒子一顿,哪知燕三郎伸臂一夹,将白苓挟持在侧,转身就往外跑!

    白苓本能地挣扎。

    她也是异士,有修为在身。这时就强提一口真气,要将他双手挣开。

    咦,真力呢?她居然没提上来。

    丹田内空空如也,半丝气机也无。

    方才有多大力气,现在她也只有多大力气。

    白苓这一惊非同小可,嘶声叫道:“我的真力呢?你对我做什么了!”

    她一边尖叫,一边伸手去抓他脸面。手上指甲细长,要是抓中了就是五道血凛子。

    燕三郎轻而易举将她手掌抓住,拗去身后,同时笑道:“你不是喜欢我么?那就别嫁给端方了,我带你跳出这个火坑!”

    园子入口有个高大的身影追了过来,听见这句话,忽然脚下顿住。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