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62 疯狂暗示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除了密约之外,李解和郑国“客兵”还有一个对外公开的口号,那就是“行义举而惩不义”。

    挂十二国将印的上将军李解,他的部队是义军啊,他的士兵是义士啊,那能不正义吗?

    太正义了!

    从皋鼬出发的“客兵”队伍分了好多个批次,为了防止出现乱兵,郑国是有类督战队这种军事组织存在的。

    作用就是看管“客兵”别乱跑,同时该拼命的时候,“客兵”也别掉链子。

    该大家伙儿并肩子上不用讲江湖道义的时候,绝对不能因为对方是正面人物就手软。

    然后现在冈山西南郑师兵营中,逾万郑国部队一脸懵逼:老子这就不是正面人物啦?!

    可导演没说有这出戏啊?!

    一看那些个浓眉大眼的“客兵”正挥舞着长矛在那里乱捅乱戳,郑国部队上上下下顿时大怒:你这个叛徒!

    然而“客兵”们表示老乡你们懂个卵,我们这是反正,这是起义,这是除暴安良惩恶扬善知道不?!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郑、蔡联军一开始就没想到有这么一出,前军分了三路,一路过沈国故地,急行军探查新蔡以北的情况。

    尤其是之前新编义士五大队大队长陈安的一通骚操作,后遗症简直令人酸爽,狗娘养的上蔡大夫,辱没祖宗,丢人啊!

    可仔细想想,人家一个七十六岁的糟老头子,也就是在乡下钓钓鱼,都住草庐等死了,谁能想到会有一只李家的狗子出来找食儿?

    这下好了,狗子还成了七十六岁糟老头子的孙女婿,这狗子,也就从土狗变成了贵宾犬。

    上档次之后,还能跟以前一样对待吗?当然不行!

    就冲陈安这张脸,那也不可能亏待啊。

    上蔡大夫这个事情,影响极其恶劣,好在蔡侯也不傻,只是控制在小范围,并没有搞得满世界都知道。

    只是眼下的状况,又出现了极大的偏差,让蔡侯浑身发抖。

    毕竟,之前五路出击的蔡侯,也是意气风发的,可他娘的谁能想到李解这个变态三战三捷,连云轸甪这个宿将都干不过他?

    老牌的楚国州来大夫,最终变成了“逃跑大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时在壶丘的陈、蔡联合部队,连个屁都没放,就眼睁睁地看着李解血虐蔡人。带队血虐蔡人的,是姜文、姜武两兄弟。

    更让蔡侯崩溃的是,当时蔡国的三万多精锐啊,前军刚过河,就被对方两千号人打爆,壶丘的别师跑得比狗还快,而友军陈国部队呵呵。

    好好的壶丘,原本作用是守卫新蔡,警戒楚国,现在壶丘还是那个壶丘,却成了李解的夜壶,没事干就往汝水撒泡尿,能滋蔡人好久呢。

    “客兵作乱”

    蔡侯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跑路。

    不能怪他太怂,实在是五路出击的胜利果实,现在都吐了出去,其中有些胜利果实还是大胆地从楚国那里黑来的。

    当初蔡侯想得挺好,楚国就算想要要回去,怎么地也得过个三五年吧。

    三五年后,这地还是那块地,人可就不是那些人啦。

    然而万万没想到,还没捂热呢,就被李解爆了菊花。

    而且李解的胃口远比他想得还要恐怖,水淹新蔡这他娘的是人干得事儿?

    李专员表示做个人什么的,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就算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啊。

    好了,我下面给你吃。

    随后淹得新蔡人民群众生活不能自理,要不是当时负责留守的是羊舌肱,只怕城外的粮食都没办法抢收一部分。

    就这,还是羊舌肱大胆出手才有的结果。

    而现在新蔡被羊舌肱烧了不少房屋,此刻恨羊舌肱的人不少,可贵族中,恨蔡侯的更多。

    巴不得这个傻叉赶紧死!死国外鳖回来了!

    “君上!此事非同小可!”

    早早从平舆赶赴上蔡的羊舌肱,在半道上就遇到了郑、蔡联军,劝说联军兵贵神速之后,大部队就兵分三路,一路探查新蔡之北的布防以及李解义军的动向一路是联军主力郑师前军,因为主要是步卒和战车,所以走陆路第三路则是走汝水,不晕船会水的轻步兵、弓弩手、辎兵,大多就是坐船。

    不管是哪一路,都是人多势众,就算被人包围,也不太可能聚歼。

    但是现在出了大问题,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就到的“客兵”,居然发动突袭,把冈山西南郑师大营的部队直接给吞了?

    “君上!若客兵为李解所用只怕上蔡亦是危急!”

    言罢,羊舌肱立刻劝说蔡侯,“君上,当立刻调派车兵,打探上蔡战况。倘若上蔡完全,自是安好。倘使有变,只怕此刻已有上蔡国人出逃!”

    羊舌肱也不是自己吓自己,而是他现在对李解永远高估五倍十倍,上不封顶。

    一路从新蔡逃出来的时候,羊舌肱是舍了老命在拼的,如果裹挟大部队逃跑,他根本逃不掉,很有可能就会被李解的部队追上咬住,然后全都跑不了。

    他果断发动突袭的同时,更是让亲信组织最后的悍勇之辈,进行层层抵抗,节节拖延,这才给了羊舌肱化整为零疯狂逃窜的机会。

    最后逃到平舆之后,损失虽然过半,但总体而言,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

    而且金银细软等财帛,还得到了保留,新蔡缺粮,羊舌肱却不缺粮。平舆也好,沈国故地也罢,都是高产区,都有蔡国的国家粮仓,只吃存粮,也够羊舌肱重新组织力量抵抗李解的。

    只是一切都想得挺好,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郑国“客兵”的突然反水,毫无征兆,又太过突然,竟然导致郑国的正规军完蛋了。

    整整一个大营,那是万把人的规模,此次出征,郑侯是按照一万两千人的规模来配置的,居然被“客兵”给干了!

    这种事情,简直匪夷所思。

    然而在怎么匪夷所思,既然发生了,就只能认清现实!

    “卿以为此事乃吴国野人所为?!”

    “若是不是,自然最好。然则君上”

    羊舌肱一脸为难地看着蔡侯,现在什么事情,都得往最坏的方向想。

    这一次蔡国配合郑国搞徐国,以为能吃肉喝汤,结果肉是吃了,汤也喝了,可肉是生的,汤真他妈的烫嘴啊!

    “若客兵当真为李解所用,我军岂非腹背受敌?”

    想到这里,蔡侯顿时乱了方寸,一点想要返回上蔡的心思都没有了,反而想着带大军前往平舆,要不然撤往驻马城也挺好的。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认怂,跟李解谈判呢。

    当初李解的胃口,也就那样啊!

    心境大乱的蔡侯,现在急得面红耳赤,立刻道:“吾去见郑侯!”

    “君上!”

    羊舌肱一把攥住了蔡侯的衣袖,双目圆瞪,“君上!此间进退,不可犹豫。倘使君上欲”

    顿了顿,羊舌肱压低了声音,凑在蔡侯身前,话语声就像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君上即便要求和,亦不可再拉上郑国!君上难道忘记,此次吴国野人伐蔡,乃是为许国主持公道!”

    “这、这这是何意?!”

    “若吴国野人真要主持公道,那就送他一份公道!”

    言罢,羊舌肱紧紧地攥住了蔡侯的手腕,“不过,须等上蔡消息,倘使冈山西南之郑师大营,当真为客兵一扫而空,乃至上蔡沦陷乱兵之手,那君上当即刻派出使者,前往新蔡!”

    “遣使?前往新蔡?!”

    终于蔡侯反应了过来,他看着羊舌肱,眼睛瞪圆了,怎么都没想到,羊舌肱居然是在提醒他,如果大势已去,那就赶紧调转方向,抓住机会,直接把郑国给卖了!

    一个郑国国君,难道还换不来蔡国的苟延残喘吗?!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