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09章 死亡的归属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正所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今晚的京城,会很热闹。

    朝堂里,皇帝在慢慢和朝臣聊天,问了一句群体都要回答的话语后,便让侍女,端来一盘三公主送来的瓜果,丝毫不避讳朝臣的饥渴,一口一口的吃着。

    皇帝问话,群臣只是互相对视,但看到皇帝当着他们面吃东西,所有人都失去耐心了。

    此前,大家都不吃不喝的,现在皇帝竟然这么自私的开吃,也不赏赐群臣,这让一些群臣对现在龙位上的皇帝,有了点恨意。

    再回忆今日给他们送银子的王爷,好像人家才是更适合做个明君!

    群臣里,有人按耐不住了,站出来,对着皇帝,也没有躬拜,就直言道:“敌袭之际,下官认为,应立即调禁卫军,去城墙驰援,那些守城士兵,慵懒无度,战力低微,搞不好,敌人还没有进攻,他们就会跑散了!故而,下官认为,皇帝应该立即让禁卫军,去驰援京城城墙防守!”

    “调禁卫军?”皇帝淡淡反问了一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眼神里,对手里的瓜果,充满了渴望,希望这些美味又解暑的瓜果,永远吃不尽。

    朝臣听到皇帝,只是淡淡的反问,其他的朝臣似乎感觉皇帝没有动气,而且这么反问,并不代表反驳,于是,又接连站出来三个官员,异口同声的附和,“臣等附议!”

    “嗯!还有其他的说词吗?”皇帝挥挥手,让下方开口的官员,先退到一边。

    皇帝这么随意的一副举动,令朝臣觉得有点不对了,皇帝若是不反驳,理应赞同朝臣的提议才对,这么挥挥手,算是什么意思?

    朝臣不解,就不敢再继续,朝堂上,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皇帝,吃着瓜果,想着面前的烦心事,耐心彻底没了,对着下方喊道:“户部、工部,两个总承,你们俩来说说,府里派出的人,分别去了很多地方,而且你们两部,都开始全力运作了,采买的采买,置办的置办,不求多好,只求数量,本皇说的可对?”

    “回...回皇帝,下官也是为了士兵们能有武器和盔甲迎战啊!”工部的总承,也是工部的首官,一把手,说话那就是工部的圣旨一般,他出门前,已经安排了人,几乎让工部上上下下数千人,都陷入超负荷的运作中,不论那些铠甲和武器,加工到何等地步,只要有了雏形,都算是成品,随后寻到适合的机会,就会当做是合格的东西,送到兵部去。

    而户部,那就是掌管国库的重臣,他也没有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接到五个王爷送来银子,在他眼里,那些银子并不算钱,而是一种信号。

    户部掌管国库钱财,这钱财,在气跃国泛指的不仅仅是金银,还有昂贵的米粮、布匹等物。

    户部的人,想贪钱,不会对那些沉重的金银直接动手,而那些无数颗粒组成米粮,多了少了,用眼睛看,很难看出什么端倪,除非用称重。

    所以户部的粮库,十室九空,麻袋里面,多数都是杂草充当米粮。

    如今京城有战事,待得到调拨米粮的命令后,那粮库里用杂草假扮的米粮,分分钟就能转给一直有合作的兵营,无声无息的把杂草假扮的米粮,还有之前贪墨的所有账目,清理个干净。

    可若是没有战事,这些户部的官员,就会在米粮价格略低的时候,悄悄的采购进来一些烂米,甚至是发霉变质的米粮,补填粮库里被自私转移便卖的米粮,同时上报皇帝,仓库欠修缮,导致米粮霉烂,然后这个账也能填平。

    但这样做,还是要花费已经贪墨到手里的银子,去采买烂米,很不划算。

    于是乎,当听到京城有战事,那些贪墨的户部官员,脑子非常激灵,抓住此次天赐良机,不等户部总承吩咐,就已经到处聘请马车,打算把仓库里的杂草米粮,全部送兵营去。

    如今,户部总承被皇帝点名,不得不走出来,把自己将要为大军调配的米粮,与皇帝说说,“回禀皇帝,臣部已经安排了马车,调配米粮,为我京城守军,确保足够的食物。”

    户部总承说完,皇帝乐了,密卫的汇报,早已把这两个总承派人去做的事情,全部摸查了个清楚。

    与现在两个总承说的光面堂皇相比,皇帝真心的佩服这些贪心不足的官员,那丑陋的嘴脸,以及平时不为人知的难看吃相!

    “呵呵!两位贤能反应灵敏,本皇欣慰!呃...回忆曾经,自登基以来,两位贤能日日夜夜辅佐本皇,为气跃国贡献颇多,唉,这多的,本皇都数不过来,不如两位都说说,本皇坐上龙位之后,都做了那些有助于本皇、有助于气跃国的功劳。”

    皇帝吃了几个水果,肚子里的饥饿感已经没了,很有看戏的心情,也不直接点透,反而还调侃已经被他定为死罪的两个总承。

    此刻,下面的群臣蒙了,两个总承更蒙了!

    两个总承本来并不和睦,但此刻,整个朝堂里,就他们二人站立在中央,无助的心情,使得他们二人煞有同命相怜之感,情不自禁的互相对视一眼。

    要说功劳,他们都能说出一堆,比如为兵部提供多少强甲尖刀,又为兵部提供多少做工精细的军装等等。

    可此刻,他们看得出来,说出那些平日里自吹自擂的说词,根本不适合现在的场合,尤其是当着皇帝那一张戏谑的脸,很不合适!

    朝堂上的气氛,又变了,隐隐的有一股肃杀之气,不知何时,已经在大殿房梁上,肆虐萦绕。

    户部总承和工部总承,二人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汗珠,若问他们现在在想什么,当然是回忆下午安静的朝堂,又或者是,今日他们就不该跑来献殷勤!

    想那些,并没有什么用,现在他们正被皇帝笑盈盈的注视着,不说点什么,又感觉尴尬。

    户部总承刚开了口,琢磨他说话的喉咙还很湿润,于是又想开口。

    可他还没开口时,大殿一侧的偏门,又跑来一个人,而且是全身黑衣的人。

    如此装扮,在数盏油灯的照耀下,宛如鬼魅,一溜烟的跑到大殿深处。

    片刻后,皇帝的脸上,刚才那一抹调侃的笑容,荡然无存,而且眼角下,变得刚硬如铁。

    “全部抓了,女眷断双腿,男丁逼问,断其四肢!所有来路不明的家产,全部...全部运进皇宫!”皇帝冷冷的对着大殿说话,但这些内容,任谁都能听得出,并非是对朝臣所言。

    刚刚进来的黑衣人,没有任何回答,只有转身飞奔离去。

    大殿里的气氛,已经不是肃杀之气了,而是充斥着浓郁的死气。

    皇帝很少开口指挥审问断案之类的事情,而且一向要表现出仁君姿态的皇帝,根本不会对女眷下手,可现在,龙位上的皇帝,已经放下了仁君的面具。

    大殿里,今日因为敌袭而跑来宫里的朝臣,几乎是所有有资格上朝官员的全部,只有四个没有来。

    而皇帝身边的密卫,则是和他们相反,尽数被派了出去,监视各个官员的府邸。

    密卫的监视,也是分等级的,官职越高的官员,府邸越是活跃,负责监视的密卫数量就越多,除了监视之外,还要对府里的情况,进行摸查,然后抓几个下人,逼问一番,搞清楚府里的状况。

    刚才进来的密卫,就是说了一下,朝堂官员府里,金库的金银数量,已经达到了恐怖如斯的场面。

    如果皇帝没有脑子,刚才就会下令,朝堂里的官员一个不留!可现在的皇帝,还是比较有脑子的,官员都杀了,他的国家如何运作?

    于是,刚才对密卫说的话语,只是密卫汇报的几个官员,家中金银过于庞大,而且也审问了各自府里的管家,很多金银都是贪墨而来,皇帝拿这些人先下手,算是一种威慑,也算是杀鸡儆猴!至于其他的官员,还要徐徐图之。

    龙位前,皇帝对着身边的小太监一挥手,小太监躬身领命跑了出去,几个呼吸,近千个禁卫军,把大殿包围了,每个官员的身边,都站了两个士兵。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那些官员全部跪了,也不管自己的双腿有多酸麻,小命要紧啊!

    “皇帝,臣无辜啊!”

    “皇帝,臣所犯何事?”

    “......”

    群臣跪下求饶,一时间,大殿里的吵嚷声,令屋顶的瓦片都在颤抖。

    过了好一会儿,大殿里的吵嚷声,渐渐少了,皇帝才大手一挥,示意禁卫军行动!

    禁卫军得到的命令,是由小太监传达的,把大部分官员,都架出大殿。

    刚刚安静的大殿,又爆发了更加嘹亮的吵杂声,各种喊冤和求饶声不绝于耳。

    几十个呼吸后,大殿里,还剩下七个官员,以及十四个禁卫军站立在官员两侧。

    刚才,这七个官员,看着其他人被架出去,再看看自己身边的禁卫军,丝毫没有要对他们动手的打算,这才收敛了滔滔大叫的冲动。

    只是,他们没有被架出去,身边的禁卫军还在,他们也没有离开这充满死气的朝堂,说安稳,还为时尚早。

    确实早了点,那些被架出去的官员,可不是因为治罪,而是时辰太晚了,外面黑漆漆的,万一谁在皇宫里走错了方向,那就不好了,所以,禁卫军出手,把所有官员丢出了皇宫。

    一些聪明的官员,看着他们被架着离开的方向,是朝着进出皇宫的甬道而去,瞬间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地,不是断头台,也就安静了。

    心里琢磨着,能活着从大殿里出来,那么他们都还有生机。

    身后那黑暗中巍峨的议政殿,此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恐怖的地狱!

    就在刚才,被禁卫军架出来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走了到尽头,那巍峨的殿堂,就会是死亡的归属!

    做贼心虚的心态,是所有官员的共鸣,身在朝堂,没有一个人的屁股是干净的,若是皇帝要处置他们,喊冤,那就是侮辱皇帝的智商。

    很多人,被禁卫军架出来时,心中都是一片的死灰。而实际上,一切发生的过于转折,被架出来的官员,并没有性命之忧,相反,那七个被留下的官员,命运又会如何?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