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朝歌风云起 第四百二十五回 换心的手术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与马苏叶一番详谈之后,黄雪也不愿耽误,便干脆直接让春分去请了宰相子干前来,一番商议之下,便将换心手术的时间定在了两日后的夜晚子时,而地点,便选在了东宫之中。

    之所以选在这个时间,一方面,是因为马苏叶需要时间做一些准备工作,另一方面,却是因为那一天乃是已故黄贵妃的忌日,商王依例会在西宫中缅怀故人,不会来东宫中打扰。

    而太子殷权也会前往王陵守孝一晚,行动却是比往日要方便上不少。

    商议既定,子干和子牙便拜别了黄雪,各自回家做准备去了,而马苏叶则被黄雪留在了宫中。

    一则是熟悉一下手术场所,另外则是黄雪也希望与她多交流一下,以保证万无一失。以黄雪如今的身份和商王对她的宠信,留个女人在东宫里过夜,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马苏叶其实对黄雪也是颇感兴趣,自从跟她回了东宫,便试着探问起了黄雪说的那些医学知识来。

    黄雪早已从女娲那里了解到,马苏叶其实当真是这个时代不可多得的神医,便也不再对她保留,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上一世那些贫瘠的医学知识算是全都抖搂了出来。

    说起来,黄雪那些在未来仅仅算是常识的医学知识,却也着实是让马苏叶大开眼界,比如人分为几种血型,还有病菌的一些概念,都是让她受益匪浅。

    当然,这些东西都仅仅是她将来研究的一把钥匙,具体如何应用,却需要等到以后慢慢去试验了。

    马苏叶自然是对黄雪这些知识的来历更感兴趣,只是黄雪不说,她也无法多问。两天下来,二人的关系倒是密切了许多,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第二日夜晚,黄雪早早便打发了东宫的宫人自行休息去了,子时将近,她便带着马苏叶来到殿外等候。

    不多时,便见到天空中一道巨大的黑影降下,却是雷震子带着龙须虎落了下来。

    对于换心这样的大行动,黄雪自然不可能没有防范,便早早通知了龙须虎和雷震子前来护法。这二人乃是她的死忠,对她的要求想来就是无条件服从,眼下当然护法的不二人选。

    龙须虎见到黄雪,便咋咋呼呼地道:黄雪,到底是什么事啊,要让我们大半夜来帮你护法?

    黄雪不愿二人太过担心,便道:今日我要在宫里治病,怕人打扰,所以才让你们来帮忙。你们且记得,我关上门之后,就别让任何人进来就是了。

    龙须虎点点头,却又关心地问道:治病,你是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

    黄雪笑道:原本也算不得什么严重的病,你看,这是我专程请来的大夫,今晚她为我医治之后,想来便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龙须虎闻言,看向了一旁的马苏叶,笑道:你是大夫吗?那太好了,你一定要好好帮黄雪治病,治好之后,我请你吃肉。

    马苏叶也看出这龙须虎天真烂漫,也是颇为喜爱,便点头笑道:好,你且放心守好门,我定会把人给你治好。

    说话间,却见天空中又降下了两人,乃是子牙带着子干到了。子干显然还是有些紧张,向黄雪时见礼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了。黄雪心中不忍,便出言调笑了两句,也终于让他略微宽心了一些。

    时间紧迫,众人也不多闲聊,便进了主殿之中,黄雪和子干各自躺在了两张早已准备好的大木桌之上,马苏叶略一施展法术,二人便昏昏睡去了。

    接着,她上前先解了子干的上衣,略一沉吟,又回头对子牙道:姜道友,你还是暂且回避一下吧。子牙明了其意,忙转过身去,马苏叶才又将黄雪的上衣解开了。

    接下来,她神色一正,取出了随身的小刀,便专心致志地开始了摘除二人心脏的手术。

    说起来,她自幼学习家传医术,行医五十余载,又精通法术,此时全神贯注之下,下刀的精准程度当真是远胜后世的那些外科医生,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将子干的心脏摘了出来,放在了旁边的一个玉盘之上。

    子牙此时仍在背过身去静心打坐,听她说了声:姜道友,动手!便也不敢迟疑,急忙捏动了手诀,杏黄旗便已飞了出来,散发出柔和的黄光。

    子干的心脏和肉身受那黄光滋养,更是生机凌然,连血液都不再喷出了。

    马苏叶见子牙的杏黄旗果然神妙,心中更是踏实了许多,便转到换到了黄雪的身旁,开始摘除她的心脏。

    待到两人的心脏都摘除掉,手术就算完成了大半,将心脏调换之后再用息壤粘结回去,却是远比摘除要容易上许多。

    话说两头,东宫里面的手术还在紧张地进行着,东宫外的龙须虎和雷震子也是谨遵黄雪之命,小心翼翼地防守着。

    此处不得不提一下,东宫乃是后宫的主要宫殿,面积也是后宫之冠,有前后两道门,前门乃是日常所用,后门却是晚上下人们离开时走的。

    眼下既然要防守,那便自然是前后门要分头把守,雷震子与龙须虎一番商议,便由龙须虎去看守后门,而雷震子则守在了前门。

    抛开龙须虎不说,却说雷震子正小心翼翼地四下戒备着,却见不远处忽然闪出了一个人影,急匆匆地向着他跑来。

    他心中一惊,风雷翅已是张开,手提黄金棍便喝问道:什么人?快快止步。

    那人听了雷震子的话,脚步却是毫不停歇,雷震子心中一紧,一举黄金棍便要扫过去,却听得那人忽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却是熟悉无比:雷震子,是我。这声音,却分明正是黄雪的声音。

    他忙停下手来,定睛仔细看去,却见随着那人的靠近,已经能够看清容貌了,不是他熟悉的黄雪还能有谁?

    他心中狐疑,回头看了眼东宫主殿,奇道:娘娘,你不是在屋内治病吗?又是何时出来的?

    黄雪此时显得有些焦急,道:方才治病之时,却是忽然想起,竟然缺了一味主药,便从后门出来取了一趟。你快快闪开,让我进去。

    雷震子也是心性单纯,顿时放下心来,笑道:要去哪里取药,娘娘吩咐一声,我跑一趟便是了,又何须你亲自去取?

    黄雪闻言,当即露出了又好气又好笑的神色,道:你又哪里分得清什么药材,万一取错了,岂不是更加麻烦?还是我亲自跑一趟更为稳妥。

    雷震子挠了挠头,讪笑道:娘娘教训的是,我确是分不清什么药材,若是让我去取,还当真是麻烦得紧。既然药材取来了,那娘娘便赶紧进去吧。

    黄雪点点头,便向着主殿内走去,经过雷震子之时,却忽然又想起了一事,回头道:对了,你去后门那里帮我告诉龙须虎一声,让他不许再睡觉了,今晚之事极为重要,若是出了什么纰漏,我唯他是问。

    雷震子一愣,接着怒道:这夯货竟然偷偷睡觉吗?当真是不知轻重。娘娘切莫要生气,我这便去教训他。

    说罢,他一展风雷翅,便气冲冲地向着东宫的后门飞去。

    顶点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