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东厂,怎么会是东厂?胡淼他想干什么?难道连他也倒向老七了?”

    太子站起身来,紧张地来回踱步。

    东厂乃是直接隶属天子的特务机构,他们的行动原本就代表着宏威皇帝的意志,东厂一动,难免会让人联想到皇帝的态度。

    再者,就算不考虑皇帝的想法,东厂本身也是宦官集团的爪牙,在宏威皇帝的约束之下,宦官集团这条毒蛇仿佛冬眠蛰伏,但谁也不敢真的逼得太紧,以免被一口毒死。

    是以,太子一听动手的乃是东厂,便立刻担心起这背后的关节。

    岳麓先生摇头道:“太子爷不用担心,徐锐虽然没有直接冲到李鹏程府上动手,但他毕竟动手了,只要有这一点便足够了,主动权还在咱们手上!”

    太子闻言终于稍稍镇定下来:“对对对,徐锐动手了,咱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先生现在孤该如何是好?”

    岳麓先生笑道:“自然是依计行事,薛清已经提前放出风去,将他和徐锐的矛盾闹得人尽皆知,出面的东厂名声又差,完全可以散布谣言,说徐锐与东厂沆瀣一气,是阉党爪牙。

    此事一旦扩散,徐锐必然会激起极大反感,到时候舆论于咱们有利,徐锐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一个迫害忠良,太子爷便可以让言官们发挥作用了。”

    太子点了点头:“来人,让龙御史来见孤!”

    就在这时,又一个小太监冲了进来,神色十分焦急:“不好了,太子爷,不好了!”

    太子闻言心中一惊,一巴掌扇在那太监脸上:“乱叫什么?平日里便是这么没规矩,有什么话给孤好好说!”

    小太监捂着脸,慌张地给太子磕头谢罪,支支吾吾道:“太子爷,龙大人被抓起来了!”

    “什么?!”

    太子瞳孔一缩,急忙追问道:“谁干的?谁干的?难道又是东厂?”

    小太监摇了摇头道:“不是东厂,是刑部发的排票!”

    太子闻言顿时大怒,指着小太监道:“不是让你们盯着老四么,怎么刑部发了排票到现在才知道?”

    小太监委屈道:“裕王殿下今儿一早便没去过刑部,也没见过冠军侯,排票是刑部尚书陆大人发出去的。”

    见太子越来越急,岳麓先生连忙站了出来,问那小太监:“刑部用什么理由抓了龙大人?”

    小太监道:“说是去年巡狩地方的时候借江南粮米案大肆敲诈当地官员,并从崇右道私贩茶米,非法获利高大数百万两。”

    听到这句话,太子顿时脸色一白,一屁股坐了下来。

    岳麓先生一见他这般模样,顿时明白这其中定有隐情,追问道:“太子爷,这是怎么回事?”

    太子失魂落魄地说:“之前孤要在南山修个园子,差点钱,愁得吃不下饭,龙卿说他来想办法,后来果真给孤弄了一大笔钱来,算算日子,刚好是那段时间。”

    岳麓先生脸色一变:“这么说刑部抓人不是构陷,而是确有其事?”

    “啪”的一声,太子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杂碎,怒斥道:“老七,是老七!他一早便在搜罗孤的把柄,要不是他,徐锐怎么可能这么快便将一年多以前的事挖出来?”

    岳麓先生凝重道:“辽王出手倒是不出意外,不过此事的关键在刑部!”

    太子一愣,忽然反应过来:“你是说刑部,不,老四也和老七联手了?”

    岳麓先生摇了摇头:“和辽王联手倒也不至于,但帮助徐锐肯定是真的,也是不才疏忽,只想着裕王殿下,却忘了刑部还有姓陆的这只老狐狸。”

    “先生,咱们现在怎么办?”

    太子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把抓住岳麓先生的手腕问到。

    岳麓先生拍了拍太子的手道:“太子爷不必惊慌,就算没了龙御史您手下还有不少人能说话,不过是换一张嘴罢了,只要按住了徐锐,将此事咬成他对您的报复,您毕竟是东宫太子,徐锐以下犯上绝对讨不了好!”

    太子闻言心下大定:“是这个道理,是这个道理,来人,去请宝亲王不,备轿,孤要亲自去见宝亲王!”

    话音刚落,第三个小太监又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接连两个坏消息,让太子一见那太监便是眼皮一跳:“又出了何事?”

    这次传话的太监学聪明了,脸上没有丝毫慌张,沉声说道:“启禀太子爷,有传言说徐锐正在游说百业商行的各个股东,要将百业商行买下来!”

    “什么?!”

    太子这次一脸坐蜡,百业商行表面上是李鹏程的产业,可实际上却是整个勋贵集团和他本人的财源。

    太子生活奢靡,平日里支出甚巨,又没有太多捞钱的地方,财政状况历来都是捉襟见肘,这才不得不在暗地里办一些非法之事,大肆捞钱。

    若是再失去百业商行,太子的财路不广的问题便更是雪上加霜,短时间内甚至会难以为继,说不定会动摇整个集团的根基。

    此事的严重性已经不是一两个官员落马那么简单,即便是太子也又惊又骇。

    “不可能,百业商行的股东全是勋贵,徐锐就算有天大的本是,又怎么可能说动勋贵们把股份卖给他?”

    太子惊愕地喃喃自语。

    岳麓先生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有一种方法,可能会让徐锐完成这件看似不可能的事”

    “你说什么?”

    太子难以置信地问。

    岳麓先生道:“勋贵集团历来以宝亲王马首是瞻,他又是百业商行的大股东之一,如果宝亲王点头,那么勋贵们便没有拒绝的理由!”

    “啊?”

    太子顿时长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勋贵集团虽然全力支持太子,但他们的领袖却不是太子,而是宝亲王,百业商行真正的幕后大老板也是他,如果他愿意将股份卖给徐锐,那么徐锐还真有可能吃下百业商行。

    可是作为太子最大的支持者,宝亲王又怎么可能答应把百业商行卖给徐锐呢?

    岳麓先生沉吟片刻,抓着太子的手腕问道:“太子爷,您老实说昨日派人在圣上面前参徐锐三人,事前究竟有没有和宝亲王交过底?”

    太子闻言,眼神马上出现了一丝躲闪,嘴里也支支吾吾地东拉西扯。

    岳麓先生见状心中一沉:“太子爷,此事很重要,还望您不要隐瞒。”

    太子望着岳麓先生,终于叹了口气道:“在徐锐一事上,宝亲王历来主张不要着急,先看准风向,所以孤事前并未和他商量。

    不过不知怎的,此事还是被他提前知道,前天晚上他专门来了一趟东宫,让孤放过徐锐,原本孤也打算等等看,可是父皇却当着文武百官问起外放官吏之事,孤为了转移注意,只好示意秦志坚强行弹劾,算是违背了宝亲王的意思。”

    “难怪太子爷是中了圣上的圈套啊”

    岳麓先生松开了太子,颓然坐下。

    太子一见此景,心中顿时大慌:“先生,此事不过是件小事,您怎么这般震惊?”

    “小事?”

    岳麓先生苦笑道:“太子爷,此事事关勋贵集团整体部署,原本我便奇怪,为何昨日只有秦志坚出言弹劾,还以为是太子眼看风向不对,故意减小损失,现在看来是您没有争取到整个勋贵集团的支持啊。”

    “可他们也不能就因为此事便将百业商行卖了啊?”

    太子不解到。

    岳麓先生眉头一皱:“我也奇怪,徐锐究竟是拿出了怎样的筹码,竟然连宝亲王这尊大佛都能被他撬动?”

    “先生,现在想这些已经来不及了,你就告诉孤,眼下咱们应该如何行事?”

    太子急不可耐地问。

    岳麓先生叹了口气:“嘿,已经没办法了,先是东厂,然后是刑部和辽王,最后就连勋贵集团也站在了他那一边。

    这每一招每一式,无一不是出人意料,直取要害,谁能想到小小一个徐锐不但能忍住强出头的冲动,而且还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调动这么多毫不相干,甚至相互敌对的势力?

    太子爷,咱们要整徐锐,就是要营造出一种痛打落水狗的形势,因为落井下石乃是人之天性,只有墙之将倒,才能令众人来推啊。

    眼下徐锐和咱们想得一样,只不过他动手太快太狠,反让那条落水狗变成了咱们,咱们现在不但拿徐锐毫无办法,而且很快便会有无数人来对太子爷您落井下石,当务之急得早做准备才是。”

    “什么,怎么会这样”

    太子的脸色瞬间惨白。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