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章 心计较量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姜玉坤这一步用意明显,身后罗素都已经察觉到了这姜玉坤的心态的变化!

    叶天的修为的确只有结丹初期,这点罗素自是心知肚明,方才那姜玉坤不敢请轻举妄动,无非就是因为这秘境之中神识受限,他一时间不能探查出来叶天的修为深浅究竟如何。

    可要真让姜玉坤确定此事,那接下来出手就再无忌惮,好不容易维持的僵持局面就会被瞬间打破。

    罗素想到此处,赶忙上前紧跟两步,试图钳制姜玉坤,让他不敢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叶天身上。

    连罗素都察觉,叶天又怎么会不知道姜玉坤这一步意图。

    但叶天想的比罗素更多,姜玉坤这一步,看似是要针锋相对,想要试探自己的深浅,可实际上,那姜玉坤迈出的步伐范畴极小,双手摆放身侧却又悄然抬高了些,分明就是做好了随时撤步防守的架势。

    故而叶天动也没动,周身之外看不出有任何灵力的波动,一副任由你过来的模样,对姜玉坤堂而皇之的架起了空城计。

    “怎么?姜少爷,不准备交易了,想要来个鱼死网破不成?”叶天看着姜玉坤冷笑着说道。

    听了叶天的话语,姜玉坤面露凝色,余下的那一步都还没迈出,就随着罗素的动身而迅速回撤,再次退回原位。

    姜玉坤先前跟罗素有关交手,心中自是清楚这罗素全然不同于先前的那些天剑门弟子一般好对付,这罗素算得上颇有历练,不会在自己的小伎俩面前中招,即便是自己靠着如此多的法宝,还是在方才的交手之中,吃了这罗素手的不少暗亏。

    不过这罗素终究是孤掌难鸣,在自己诸多的法宝压制之下,迟早会露出破绽被自己所擒获。

    不过这会儿却突然蹦出来了这个叫叶天的家伙,还俘获了三名三环金刀门的弟子,修为实力完全不明,如此局面下,他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方才自己决意跟这叶天针锋相对,逼迫其露出破绽,不料自己所有的盘算似乎全然都被对方算计到了,更是让其感到无可奈何。

    此人,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姜玉坤暗暗咬牙,眼下这秘境之内的事虽然未了,但将来无论如何,在吞并天剑门后,这个叫叶天的修士一定要好生警惕,如若不能被完全将其收服,就一定要将其挫骨扬灰,断然不能给这种人再活下去的机会!

    因为姜玉坤已经从心底莫名的感到,这个叶天在将来,会成为三环金刀门的一个重大隐患。

    “三个换一个,这我到是可以考虑。”姜玉坤试探无果,姜玉坤撤回一步后,也只能继续选择与叶天周旋下去。

    “三个三环金刀门的弟子换一个天剑门的弟子,你三环金刀门的弟子就如此廉价么?”叶天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罗素就忍不住破口骂了起来。

    “他们三个如今重伤在身,灵力枯竭,元婴更是受损,境界修为也早跌倒了结丹期,等于是三个结丹期修士,我愿意用一个元婴期的天剑门弟子来来交换,已经是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姜玉坤先是看了一下那昏厥的三人,又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身后的罗素,之后把注意力再度集中到面前叶天身上。

    那叶天身旁的三人已经昏厥,姜玉坤也是明白,显然对方是不想让自己从这三人这里探知到任何消息,才这般做的。

    虽然失去了从这三人神色之中判断当前局势的办法,不过这般也是有其好处,自己当下就可以随意言语了,就是把这三人当做弃子,这三人也全然不知,日后一样会对自己忠心耿耿。

    如此一来,自己在跟对方的谈判之中,话语权就可以更重了,所以方才提起换人之时,他才能够说的如此肆无忌惮。

    “既然姜大少爷都如此不把你三环金刀门的弟子当人,我就不好说什么了,不过按照姜大少爷的办法换人,我这里的筹码可是明显不够的。”叶天见那姜玉坤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然一笑,缓缓而道。

    “哦,不知道除了这三人之外,你那里还有什么可与我做交易的?”姜玉坤说话时,面上看似风轻云淡,实则身子紧绷。

    那叶天话中有话,却是不知道他到底又准备耍什么花招。

    看着那姜玉坤心存警惕的样子,叶天也是觉得此人也是非同小可,先前从两重天的经历,甚少遇上如此心机沉稳之辈,大多数修士都是仗着自身修为,目中无人。

    这姜玉坤先前传闻此人不过是个宗门内的纨绔子弟,叶天就觉得传闻有异,今日这般一番交流,确实见此人心机颇深,无论言语还是行动,丝毫不给自己露出破绽来。

    不过这姜玉坤对于叶天,终究不过是个稚嫩之辈,对比起二重天的那夺舍刘子毅的南宫瑾还是相差甚远,那南宫瑾天资卓绝,图谋天下,最终百密一疏,还是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叶天对于这秘境之事,他是势在必得,那三环金刀门就靠着如今的这些能耐,是断然不可能有能扭转乾坤的能力的。

    就是这姜玉坤当场看穿了叶天的伎俩,准备鱼死网破,叶天也有办法能够一举取胜,只不过此法有违天和,跟自己达到三重天之后,准备除去身上浊气的想法背道而驰。

    因为他只需要将身旁的三人,还有罗素跟天剑门众多弟子一一斩杀,如此之多的元婴期修士死去的灵力,凭借生死簿的威力,哪怕是来的是个化神期的修士,他也是有一定把握将其当场格杀的。

    不过此法,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是决计不会用的办法。

    “压胜物,秘境内围核心阵法。”叶天也没多说,就点了两个地方。

    他话音才落,姜玉坤再难保持镇定,猛地望向叶天身边那三个被俘的修士,怒而斥道:“你们三个吃里扒外的狗杂种,胆敢背叛我三环金刀门!”

    那三个修士,早已经昏厥,全然没了意识,此刻又怎么可能回应姜玉坤。

    “姜大少爷,你先不要动怒,我知晓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恒古玉佩,比如束灵傀儡,再比如地遁锁。”叶天见那姜玉坤越是如此激动,心中谋算之事也就多几分把握,续而再加了一把火,又补充了一句道:“不知我这些信息是否准确,同为结丹期的姜大少爷。”

    “你”姜玉坤眼神一凛,周身一紧,一身元婴修为的灵气顿时扬天而起,似乎是决意抛开一切,不管不顾的出手对付叶天了。

    既然自己一身倚仗都被对方看破,那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动手一战是迟早之事,这叶天如此诡计多端,早点动手也省的再夜长梦多。

    不过面对姜玉坤咄咄逼人的灵力,叶天只是不徐不疾的微微一笑,伸手冲姜玉坤摆了摆,丝毫没有动手的意图。

    “我说姜大少爷为何就这般沉不住气了呢?我要与你交易本就是为了避免这般鱼死网破的结局。再者说了,你以为你有恒古玉佩,那你就不担心我我有没有类似法宝可以提高修为?不然这三人是如何败在我手中的?”叶天一句话,霎时浇灭了姜玉坤腾起的所有气势。

    是了!

    这个叶天跟自己一般,同是结丹期修为,若不是有所依仗,怎么可能做得到俘获他三环金刀门派入秘境的三名元婴期修士,又在他面前如此大放厥词,毫不收敛。

    这种心境跟处事之法,只有方才自己在跟那些天剑门弟子打斗时候,才体现出来过。

    “若是姜大少爷还是不信,我可以让你攻上一招,让你好生确定一番,不过这样一来,咱们先前谈的交易,可是要好好的修改一下了。”叶天背手而立,再次淡笑开口。

    叶天那样子,罗素看在眼中,却是最清楚不过了。

    当初叶天也是以这般的方式激怒李鹏,才让李鹏用了元婴期修士全力一击,却奈何不了一个不躲不避的结丹期修士,顿时成了众人的笑柄。

    那会儿叶天当众给的解释是,他是用了什么防御法宝才挡住了方才那一击,不过那法宝却是一次性的。

    当时宁素心叔叔还曾痛心疾首过,如此珍稀的法宝,就因为叶天为了争一时面子上的长短,就给浪费掉而感到惋惜。

    不过这会儿这罗素看叶天这般镇定如若的样子,他才知晓这法宝并非是一次性的,恐怕一直就在叶天身上,先前他能击败那三人,就少不得那法宝相助。

    毕竟这叶天能从二重天开天门而来,那二重天即便是再不如这三重天,但整个世界之大,怎么可能没有什么奇珍异宝呢。

    在猜透了叶天的所有盘算之后,罗素心上的压力顿时消退大半,要不是眼下情况危急,他甚至都要在面上露出笑意来。

    这个叶天,先前用此法坑了李鹏,现在又来坑姜玉坤。

    姜玉坤全然不知晓这叶天底细,叶天越是这样说,反而越说明叶天的暗藏手段远超姜玉坤。

    在这点上,姜玉坤是不敢考虑这叶天的这番言语是否有夸大其词的成分所在,毕竟,前面已经有三个元婴期修士的凄惨下场摆在自己眼前。

    此番叶天和姜玉坤两人之间的心计较量,看在罗素眼中,顿感大开眼界,先前对叶天轻视之感,立刻化作云烟。

    眼前的姜玉坤不是李鹏,当下那姜玉坤的处境,叶天越是这般说,他反而越不敢轻易出手。

    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姜玉坤强压下心头怒火,脑中思绪飞转,重新审时度势,思索着应对之策。

    从叶天只言片语中,姜玉坤基本可以肯定,叶天先前说知晓他们三环金刀门在这秘境内的谋算,此话不假。那三个先前在被其俘虏之后,想来已经是将能交代的东西全部交代了出来。

    不过眼下尚有可有周旋的余地,那三个三环金刀门修士还是有些事情,并没完全交代清楚,至少这叶天就不清楚自己恒古玉佩的真正弱点所在,他方才的种种举动,不过就是在拖延时间罢了,不过他当真以为能拖到自己无法再使用这恒古玉佩增强修为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密谋天剑门秘境之事已经完全暴露,成功机会变得渺茫,那么后续应对之策就变得尤为重要。

    如此一来,这三名三环金刀门修士就断然不能再任其落在叶天手中,无论这三人生死,都不能成为人证把柄。

    三环金刀门只是在一方称雄,但这世上关系错综复杂,若是这等举动落人口实,难免到时候有落井下石之辈,来为难三环金刀门。

    “好,我答应你了,用这二十一名天剑门修士,换他们三个!”姜玉坤阴沉着望向叶天,平缓的语调里,压抑着自己的不甘和怨恨之气。

    “那是先前的交易,既然当时没有谈妥,这会儿我已经改注意了。”叶天断然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叶天,你莫要得寸进尺,我已经做出让步,你若想要就此讹诈,大不了就你我二人玉石俱焚,我才不管你有什么法宝倚仗,在这秘境里,我恒古玉佩有先天优势,未必会输!”姜玉坤听了叶天的话,顿时怒容再现。

    “先听我说说我改了什么主意,你再发火也不迟。我要的不仅是这二十一名天剑门弟子,包括你身后的罗素。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我的出现,你早把罗素也已经拿下,你那束神缚神通,还是老老实实的撤去吧。”

    对于姜玉坤的手段,叶天也只是听闻那三人所口述,至于这姜玉坤的那些上古法宝究竟有何能耐,他还是不甚清楚。

    毕竟他出现时,一名修士就是被其束神缚所降伏,而那罗素基本已经快要落在姜玉坤手中了。

    若是再换人之时,这姜玉坤突然暗中发难,到时候将这罗素擒获,自己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让此人占到便宜了。

    叶天这般说辞,主要还是为了诈一下这姜玉坤,他要留了暗手,正好撤了,如果没留,也无关大局。

    毕竟,就算是叶天从姜玉坤手中救下这些被俘的天剑门弟子,还要面对其他的威胁了。

    毕竟这姜玉坤仍在秘境,而且那个潜藏在天剑门内的内应孙福禄,现在还不知所踪,当下就应该未雨绸缪,降低一切将会遇上的风险。

    “若你不出现,此人怕是早已经被我俘获,若我真有暗手,又岂会任由你们这么一前一后的,形成夹击之势!”姜玉坤面色阴冷,说话的言语中,显露出一些气急败坏之色。

    叶天听罢不由得点了点头,看到姜玉坤如此反应,自己显然已经是掌控了局面了。

    “你既然知晓眼下情况,如此最好不过了,你还是速速撤了那些天剑门弟子身上的束神缚吧,我把这三人还与你。”叶天为表诚意,主动往后退了一步,离那两男一女远了些。

    姜玉坤转身抬手,伸开手掌,掌心正对被俘的那二十多名天剑门修士,可接下来,他就停在原地,手中也是没了任何动作。

    “哈哈,叶天,你好深的谋算,一步步的引我入套,我险些都要被你骗过去了!我放了这些天剑门弟子,他们就都会成为你的助力,而你给我的三人却是身受重伤,到时候你们二十多人一拥而上,对付我一人,我到时候怕是只能坐以待毙,束手就擒了吧?”姜玉坤神色一冷,忽然转头,重新望向叶天。

    “况且,你若真有对付我的本事,如此局面下,又何必跟我做什么交易,直接动手不就得了!”姜玉坤突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叶道友好深的算计,当着是前所未见,不得不让人叹服。”

    叶天闻言,不禁面露苦笑,暗暗叹了一口气。

    “怎么,小伎俩被我识破,没话说了?”姜玉坤脸上冷笑浮现,好似在为自己的急中生智,识破了叶天的计谋而洋洋得意一般。

    “我不是没话说,只为被你的愚笨而感到叹服,你们三环金刀门全盘谋算,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就凭你这种愚笨之辈,也想吞并天剑门,怕是痴心妄想吧。”叶天瞥了眼姜玉坤,丝毫不受影响。

    “叶天,我看你到了穷途末路,开始说胡话了吧?”叶天的话语,姜玉坤之当做是他的伎俩被揭穿之后,在做最后挣扎,所以叶天说他愚笨,他也是全然不在意。

    不过他哈市在心底重新推算了一番,自己想法并没有任何纰漏,这个叶天,不过又是在故布迷阵罢了!

    “我说姜大少爷,地遁锁,怕是你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个东西存在了吧?只要这三人重回你手,你打开地遁锁直接离开秘境,我们就算是人多势众,谁又能拦你去路?再说你离去去后,此间从头到尾之事,你俘获天剑门弟子,都是以抢夺秘境所获为理由,到那时我没这三个人证在手,所说之事空口无凭,怎么污蔑你三环金刀门密谋天剑门的天灵秘境?”

    叶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反倒替姜玉坤推算了一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姜玉坤听了叶天顿时哑然失笑,叶天所说之处,他当真是全然给忽略了!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