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99章 别人家的孩子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宣嘉石深吸了口气,“宇文夏随便学一招剑法就能打败隋文彪,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宣承德莫名其妙的问道。

    “说明他对剑的悟性高!”宣嘉石说道,“你以为摘星他看不出来这一点吗?”

    宣承德想了想,恍然道:“莫非真像宇文夏说的,摘星前辈对他是很特殊的?”

    “当然很特殊了!绝对的特殊!”宣嘉石叹了口气,有点惋惜的说道,“以后宇文夏就是摘星老人的徒弟了!”

    “啥?”宣承德惊的瞪圆了眼睛,好一会儿才问道,“可是……可是……既然要收他为徒了,为什么让他去砍柴?这不是糟践人嘛?”

    “糟践人?”宣嘉石笑了笑,“想当初,明羽道长也是砍过柴的。”

    “……”宣承德一脸懵逼,嘀咕道,“收徒要先砍柴,摘星前辈这入门仪式挺奇怪的。”

    宣嘉石又叹了口气,按照摘星说的,他早在十年前就看中宇文夏了,那时候宇文夏还没有新秀榜,只是西南地区的一个普通游侠,摘星那时候就慧眼识珠,打破自己一向不收徒的传统,提出收宇文夏为徒,可见,摘星的眼光绝对比自己要好,自己如果早点听七弟的话,早点把宇文夏弄到天下汇总部去,这么一块“璞玉”现在不就是天下汇的人了吗?

    现在这样……倒也不错,宇文夏成了摘星的徒弟,而且是因为福利年的缘故成了摘星的徒弟,这对天下汇的福利年来说也是一个绝好的广告。宇文夏得到摘星的真传,以后的成就肯定不会低了,自家儿子和宇文夏关系好,也算是有了一个很大的臂助。天下汇是散修的组织,维护好和散修高手的关系是必不可少的,至少,以后天下汇再举办福利年的时候,请宇文夏来做老师,应该是没问题的了。

    宣嘉石忍不住自嘲,我这算是自我安慰吧……不过,有的安慰总比一点也没有强。

    他看了看宣承德,觉得自己这儿子虽然修为在同龄人当中还算不错,但为人处事还得多教教,便遣开了李执事等人,将摘星对自己传音说的话又对宣承德说了一遍,然后问道:“如果换了你,你怎么办?你知道怎么向摘星解释吗?你会像宇文夏那样说话吗?”

    “呃……”宣承德惊讶的张着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说宇文夏那小子怎么今天怪怪的呢!尤其是刚才,一副欲言又止的便秘模样,看着就难受!原来还有这么回事!这家伙真是不够意思,直接告诉我摘星前辈要收他为徒就是了,竟然说假话骗我!枉我为他担心半天!真不够朋友!”

    “你懂个屁!”宣嘉石又是一巴掌拍在他脑袋,“我问你话呢!你要是遇到当时的情况,突然发现摘星就是从前被自己拒绝的那个人,你知道应该怎么向摘星解释吗?”

    “解释什么呀……”宣承德回想着夏天宇在考核时对摘星说的话,撇撇嘴,“那小子就是花花肠子多!说的那么委婉干什么!直接跪在地认错不就行了!就直接说,摘星前辈,我错了,您次说要收我为徒,我不知道您就是摘星前辈,所以才拒绝了您,我现在知道错了,我其实早就想拜您为师了……”

    “蠢货!”不等宣承德说完,宣嘉石又给了他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就说你蠢吧!你怎么不想想,宇文夏能这么说吗?啊?这事从摘星嘴里说出来,和从宇文夏嘴里说出来,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了?”宣承德不服气的说道,“不都是一回事嘛!”

    “蠢货!糊涂!你自己好好想想!”宣嘉石瞪起眼睛,“想不出来就给我滚回去面壁去,直到想出来为止!”

    “啊?”宣承德苦着脸,仔细想了半天,才犹豫着说道,“是不是如果宇文夏当众说出来,别人就都知道摘星前辈曾经想要收徒却被拒绝了?摘星前辈就没面子了?”

    “你还不算蠢到家!”宣嘉石又瞪了他一眼,“摘星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肯定不想被人笑话,所以宇文夏不说。他被摘星连削带损都没说出之前的事,摘星的气就已经消了一大半,让他去砍柴也就是最后的考验罢了。可要是他像你那么一弄,结果肯定不一样了。”

    “那摘星前辈自己不也对你说了……”

    “摘星自己说,那就是当笑谈了,别看他口口声声说宇文夏眼力差,其实心里得意着呢!”宣嘉石哼了一声,“我是要你多学学人家宇文夏!学学人家是怎么说话的!学学人家是怎么处事的!学学人家是怎么跟人动手的!”

    “哦……”宣承德郁闷的点点头,心道小的时候你教我带人真诚不要圆滑,可是现在特么又让我学宇文夏那个圆滑无比的家伙,我怎么这么苦呢?摊你这么一个没谱的爹!

    “我问你,你安排了人对付史华东是吗?”宣嘉石问道。

    “是啊!”宣承德点头承认,“这一年肯定不行了,我让他们守在附近,等史华东出了摘星阁再杀他。”

    “蠢货!”宣嘉石皱眉道,“你就不想想,摘星都要收宇文夏为徒了,史华东还用得着你派人对付?马把人撤回来!”

    “哦……”宣承德点头答应,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也是刚知道嘛……”

    看着宣承德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宣嘉石的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看这儿子怎么觉得不顺眼。

    “我问你,你看出参剑山庄的剑法有什么特点吗?”

    宣承德:“啊?我想想……”

    “现在还想个屁!人家宇文夏只看了第一场比武就看出来了!你这个蠢货!”

    宣承德:“……”

    “我再问你,你玄阶三品的时候,能用一招剑法打败那个隋文彪吗?”

    宣承德:“啊?剑法?”

    “就不说剑法,你能用一招棍法打败隋文彪吗?”

    宣承德:“我……”

    “一看你就不行!我再问你,你能用不到两炷香的时间闯过十里杀阵吗?”

    宣承德:“……”

    “我再问你……”

    宣承德:“……”

    “你看看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以后怎么能当大任?你多学学人家宇文夏,别整天无所事事吊儿郎当一副公子哥样!”

    宣承德:“……”

    “回去就到后山面壁去!不突破不许出来!”

    “……”

    宣承德无语凝噎,只能在心里怒吼,为什么老拿我跟宇文夏比?为什么老要我学他?为什么一碰宇文夏,倒霉的总是我?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