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02章 时代的逝去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建兴十年十一月,冯刺史得闻宫中传来密报,大汉丞相生病,有呕血、少饮食之事。

    心急之下,便立刻求了自己的情妇张小四,让她以宫中的名义,诏自己回汉中。

    正当冯永担心丞相病情,冒着严寒踏上回汉中的路途时,远在东方的陈郡陈王府,也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

    魏国陈王曹植病重,卧榻不起数月,已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曹植在这些年来,数次被曹丕与曹叡父子迁徙封地。

    再加上王府里的军士,又接连被朝廷征调,如今王府内外,连同奴仆下人,全部加起来也不过百来人。

    且“卧在床第,非糜不食,眼不能视,气息裁属,疲瘵风靡,疣盲聋聩”的老弱病残者,就占了六十来人。

    因为缺乏足够的人手,在外头看起来堂皇的陈王府,里头却是颇有残败之像。

    幸好几个月前汉国冯郎君赠了厚礼,曹植又吐了几次血,吓得王府的文学防辅官没敢再随意逼迫。

    府上众人的日子这才好过了不少。

    “吾身为魏国陈王,没想到在余生最后数月,却是要靠汉国冯君之资,这才能重新得尝甘肥之食。”

    “殿下!”

    陈王妃悲戚地哭出声来。

    曹植脸颊干枯,皮肤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

    只是他的神色却是淡然,看到妻妾儿子皆是面有戚色,更是笑了出来:

    “太史公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吾自不可比泰山,但冯郎君千古一文,铭吾于内,亦算是让吾留名于史,尚有何憾哉?”

    读书人图个什么?

    不就是名留青史么?

    前半生有志报国,后半生失志嗟叹,能有此终,已是难得,尚有何求?

    他喘了几口气,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示意陈王妃靠近一些,嘱咐道:

    “你自嫁入吾府中,少有享福,却要跟着我担惊受怕,这些年实是苦了你。待吾死后,想来你就能好过一些。”

    “若是你想回家亦可,我自会禀报朝廷,想来朝廷不会为难于你……”

    话未说完,陈王妃已是放声大哭起来:

    “妾能嫁给殿下,就已是平生之福,安有弃去之理?”

    待陈王妃的情绪稍安一些,曹植又唤过自己的两个儿子:

    “尔等虽皆是庶出,但以后一定要视嫡母如亲生阿母,早晚请安,孝顺供养。”

    曹苗和曹志连忙伏地称是。

    曹植先是看向曹苗,叹了一口气:

    “大郎你天资平庸,以后要切记,安于耕读,莫参国是,能平安一生,也是福气啊!”

    曹苗唯唯称是。

    曹植再看向曹志,眼中竟然有了些许哀怜之色:

    “二郎你少有才行,又善骑射,有保家安国之能,惜哉生于陈王府。”

    说着,激动之下,咳了起来。

    陈王妃连忙上前帮忙顺气。

    曹植缓过气,又说道:

    “吾现在能做的,就是立你为嗣,以承吾爵,至于你最后能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曹志流泪磕头。

    曹植又让亲信过来,一一吩咐完毕。

    建兴十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天下最富才名的人物,魏国陈王曹植,卒。

    至此,建安七子、三曹全部死去,标志着开创了建安文风的一代人的落幕。

    与此同时,继建安文之后,新创一派文风的冯明文,一路轻骑急行,正好踏入汉中的地界。

    十二月一日,冯永被诏入宫,与帝后密谈一日。

    为示恩宠,帝后还在宫中设宴,让冯永在宫里睡了一宿。

    第二日,冯永出得宫来,又转到丞相府上。

    病情才稍有好转,尚还躺在榻上休养的大汉丞相,听到冯永前来,连忙让人替自己更衣。

    “就不能好好躺着,冯明文又不是外人,算起来还是你的晚辈,就是叫你一声叔父也不过份。哪有晚辈上门,长辈还要先更衣的?”

    黄月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陪在诸葛亮的身边,连汉中冶那边都不去了。

    此时听到他又要折腾,连忙过来阻止。

    “你懂什么?冯明文现在乃是朝廷重臣,又是边疆虎将,吾岂能不着冠服而见之?”

    大汉丞相一边应着,一边催道,“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若是换了平时,黄月英看到大汉丞相敢这样对自己大呼小叫,早就发飙了。

    毕竟能教出降服冯虎将的关将军,黄月英又岂是易与之辈?

    只是现在眼前病恹恹的丞相,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她吹大气都要小心。

    心里虽不情愿,但还是上前搭手,特意寻来厚一些的衣物,帮丞相穿上。

    然后又亲自扶着他来到一个小暖阁。

    冯永早就在那里等候,看到丞相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永见过丞相!”

    “坐,快坐。”

    诸葛亮在软垫上坐下后,温声说了一句。

    声音虽然温和,但冯永听得出语气里的中气不足。

    他依言坐下后,忍不住地向丞相看去。

    才两年不见,丞相的面容已经变得枯槁,坐在那里,身子有些佝偻,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

    想起初见丞相时的中年老帅哥,再到汉中时的两鬓斑斑,然后是渐渐变得斑白,接着发须花白,再到现在的面容枯槁。

    这位秉承先帝遗的大汉丞相,真的是做到了他口中的自己:鞠躬尽瘁。

    眼下就差一点点,就到最后一步“死而后已”了。

    冯永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热。

    “丞相,你的身子……”

    诸葛亮不在意地摆摆手,“无事,都是陈年旧病了,只不过是这一次,发作得比较厉害罢了。”

    同时看了黄月英一眼。

    黄月英挪了一步,又不放心地看着他。

    冯永见此,连忙起身,挨到诸葛亮身边坐下。

    黄月英这才低声对冯永说道:

    “明文,丞相身子虚弱,不宜谈太久,你注意看着些。”

    “夫人请放心,永省得。”

    黄月英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待暖阁无人后,诸葛亮这才面色严肃地看向冯永,开口问道:

    “你现在也是镇守一方了,无故不得轻离,怎么就突然回汉中了?”

    虽然拖着病躯,但涉及朝廷正事,大汉丞相的眼光仍是闪着精光。

    但冯刺史既然有胆量回来,又岂会没有准备?

    当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漫不经心地说道。

    “放心吧丞相,我这次是奉诏回来的,没有违了规矩。”

    “陛下让你回来的?”诸葛亮眉头一皱,“我怎的不知这事?”

    冯永叹了一口气:

    “丞相,我听说,你这次病得都吐血了,都是劳累过度所致的,怎么现在还这么爱操心呢?”

    “我怎么说也是一州刺史,又是大汉征西将军,持假节统凉州军政。”

    冯永说着,喝了一口热茶,不经意地说道:

    “陛下也和我差不多大,又有你在身边,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他独自处理了,事后再跟你提一下就是了。”

    诸葛亮用干枯的手敲了敲扶手,不满地看着冯永:

    “先回答我的问题!”

    这小子,自己倒茶喝,却对自己这个丞相视而不见?

    翅膀硬了?

    “哦,是这样的,我这次回来,是想跟陛下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