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73章 火字口补遗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我知道,你想看了之后、甚至有些眉目之后再说你我之间不必解释这个。”钟毓打断余耀,“只是我知道得晚了。这台盏,你可知来历?”

    “难道你已经知道了?”

    “我今晚就到港岛,等我。见面谈。”

    “好。”余耀又叮嘱道,“别太着急,路上注意安全。”

    余耀挂了电话,盘算了一下。

    这件台盏起拍价380万,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落槌价格不会超过千万。特别是对于标明是一件越窑的东西,即便是北宋的,能到五百万那就算比较高昂的价格了,起拍价落槌也不是没有可能。

    拍卖会的加价,起拍价十万以下的,相对随意一点十万到二十万的,一般下一口加价是一万二十万到一百万的,下一口加价,一般是两万、五万、八万一百万到两百万的,下一口加价十万二百万到五百万的,下一口加价二十万、五十万、八十万五百万以上的,下一口加价五十万。当然,这里头还有些具体细节,没必要赘述。

    实际上,嘉尔德此次春拍,也是遵循了这个加价规律。

    所以,按照一般的情况来看,余耀拿下这件台盏并不费力,特别是他还有颗鸽血红,根据合同约定,只要有人出手,几千万就会收入囊中。

    而且,肯定是会有人出手的,因为才持璜已经告诉他了,那个有名的梁公子要拍下之后定制首饰送给未婚妻。而且还说了这位梁公子想和余耀见面,不过这见面,余耀估计会在中拍后提出。

    可是,这台盏,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不是一般的情况!

    且不说有没有不为余耀所知的要出手的人,单说欧阳松,就很难和她抗衡。因为她可以先出价,至于付不付款,付款多少,最后可以借助特调局的力量斡旋。哪怕斡旋不了,她违约不付款,也会将这件东西拖住。

    不过,为今之计,余耀左右不了欧阳松,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钟毓要来了,这件事情晚上还可再商量一下。

    出乎余耀的预料,钟毓居然带着冼丹来了,就是那个“古玩小神童”,钟毓已经正儿八经收他为徒。

    冼丹见了余耀,这次居然像模像样地叫了一声“师叔”。

    余耀哑然失笑,“我和你师父并非师出同门,你这声师叔叫得有点儿无厘头了。”

    “我就是为了亲切。”冼丹咧嘴一笑,露出了大板牙。

    钟毓和冼丹和余耀见面,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沈歌已经睡了,他们也住在了同一酒店。见面聊了几句之后,钟毓让冼丹回自己房间休息,只留下了余耀在他的房间。

    关门后余耀点烟,“还是先说你知道的吧!”

    钟毓点头,“这青瓷台盏,应该就是柴窑,而且和鬼眼门秘藏里的梅瓶,很可能是一套!”

    “一套?”

    “对!梅瓶,注壶,台盏,本来就是五代到北宋时期成套的酒具。”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何以说这两件就是一套?”

    “鬼眼门所得柴窑器,本来有三件,为了稳妥起见,分开三人保管但是集中秘藏之时,另外两件出了状况,未能运抵。其中的注壶,不幸粉碎沉江。而台盏,不知所踪,后来又被大掌眼寻得,但最后却又不知到了何处不过,根据大掌眼当年的行踪推断,应该就在处理太颠方鼎的路线上。”

    太详细了。

    余耀不由满脸狐疑,他看着钟毓,“你怎么会突然知道这么多信息?”

    “你也说了,是突然。”钟毓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密封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白绸,“你看!”

    白绸锁了边,呈长方形,长约二十厘米,宽约十厘米,中间有一道竖向折痕,上面,则密密麻麻用漆墨写满了蝇头小楷。

    抬首五个字:火字口补遗。

    这里面,记录的就是一件事:柴窑酒具三件套。部分细节和钟毓所说一致。同时,余耀也明白了,这三件套的胎底各不相同,梅瓶是粗黄土色胎底,注壶则是偏白胎底,而台盏,则是黄中透白。各种细节和上拍的台盏完全吻合。

    “这是?”余耀看完,心下也大致明白了,钟毓当时能拿出火字口秘藏的图样,说明他的大伯钟千粟知道得很多同时,因为后来出事,有些事情还没有完全交代给钟毓。

    “这得感谢冼丹,这是我从大伯的遗物里得到的。”

    余耀长长呼出一口气,灭了烟,又点了一支,“咱们还是坐下说吧。”

    “冼丹这孩子重情义,留了一副我大伯生前戴的老花镜,而且经常拿出来擦拭。有一天觉得一根眼镜腿松得厉害了,想去修修,我听了,就说咱俩一起修吧,这也是一种祭拜”

    “明白了,这张白绸,就藏在老花镜里!”

    “对,两根眼镜腿都是中空的,其中一根,就有这张白绸,卷起塞紧在内。”

    “都是中空的?”

    “嗯,另一根眼镜腿里也有一张白绸,写的是鉴瓷九诀,是我大伯自己总结的。”钟毓说着,也把另一张白绸拿了出来。

    余耀也接过看了看。这上面写了九句口诀,极为精炼。实际上,给一般功力的人看了根本没用,非高手不能参研领悟。

    “这是一代瓷器大家毕生的思想总结啊!”余耀不由长叹一声。

    钟毓接着说道,“先说这台盏,我们务必得拿下,因为这本来就是鬼眼门的东西!”

    余耀点点头,“根据你的新发现,结合我了解到的情况,那么就肯定是大掌眼在沪海期间留下的,至于是遗失还是刻意所留,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事儿,我已经和才老爷子说了。”接着,余耀又详细介绍了和孙先生交流的情况。

    “不应该是遗失,恐怕是易培基的安排。只是,大掌眼再也没能回到沪海”钟毓听完之后,沉声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当时局势纷乱,具体发生了什么,还是得进一步调查。”

    钟毓沉默了几秒钟,转而说道,“目前你了解到的,这青瓷台盏,会有多少竞争对手?”

    余耀的眉头蹙动,“标注越窑,本是个有利条件可现在,特调局想插手。”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