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千两百九十七章 睡醒再说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端古赛低头不语,一瞬间更是压力极大,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

    “你虽然很聪明,但是很多事情利弊,你看的还是不够清楚,我想要再这个位置上坐稳,就必须要把港口租赁给王赢经营。我不和你说为什么,你就自己琢磨。什么时候琢磨过来了。你就又成长了一个台阶。”

    “这也是当初王赢能说服我和他这么干的关键所在。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那就是王赢的事了。我能做的,那就是要绝对百分之一百的支持他,相信他。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国家的迅速腾飞!我问心无愧!……”

    夜幕缓缓降临,灯火辉煌的皇京港依旧人山人海,一片欣欣向荣。再皇京港内的一家赌场内,漂亮的荷官嘴角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发牌,周边的船员们情绪激动,有人笑开了花,有人垂头丧气。形态各异。

    曾菲也坐在赌桌上,再一次开牌之后,漂亮的荷官,挂着迷人的小酒窝。

    “庄赢。”收走了他最后的筹码。

    他坐在原地,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直到身后有人推他,他才从思绪当中清醒过来!

    他十分颓废,垂头丧气的离开了赌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仰望星空,一瞬间,觉得生活无望,片刻之后,他又笑了起来,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很开心的事情。

    曾菲并不是船员,只是皇京港附近的居民。

    因为皇京港的突然崛起,一片繁华,使得马来国内的不少居民也经常跑到皇京港来吃喝玩乐,享受服务。也有一些赌徒,想要从这里改变人生。

    曾菲,就是这些赌徒当中的一员。

    但是,就如同大多数赌徒一般,输的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今天晚上,是他破釜沉舟最后一战,最开始的时候赢了不少钱,甚至于够偿还所有的债务了。

    但是他并未离开,还想要继续玩,直到最后,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输进去了。

    这才离开那张让他留恋许久的赌台。

    没有人清楚曾菲坐在这里的这一段时间,再思索着什么,半个小时以后,曾菲的一盒烟都抽完了,他很没有素质的起身就走。

    侧面一个龙银商会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小姑娘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的年龄,就是普通一般人。她半跪在地上,就给曾菲收拾烟灰等垃圾,曾菲转过身,盯着这个小姑娘看了许久。

    小姑娘起身之后,并未对曾辉有任何责怪,反而微微一笑。

    “先生,不赌为赢。”

    说实话,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说出来这样的话,对于曾菲的内心触动还是极大的。他看着小姑娘离开的背影,琢磨了片刻之后。

    “喂,小姑娘,你等一下。”

    小姑娘站在原地,很是礼貌的开口。

    “怎么了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曾菲眼神闪烁。

    “这附近的卫生,都是由你来负责的吗?”

    “是的呀,先生,怎么了?”

    “没事,没事。”

    曾菲笑了起来。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好的,先生,您请吩咐。”

    “我现在有点闹肚子,想要去一趟厕所。但是我有一个朋友,已经等了我很久了,我害怕他等不着我,提前走了,我该回不去家了!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去一趟皇京港东口旗杆下方,找一个叫廖志凯的人,让他从那里多等我一下,千万别走,我上个厕所就过去。”

    小姑娘听过之后,点了点头。

    “好的,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

    她微微弯腰,转身离开。曾菲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再次陷入了沉默。很快,他进入了侧面的卫生间。

    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曾菲从卫生间出来,看着不远处一处专门给大家的建设开办篝火晚会的区域,那里这会儿正在歌舞升平,不少船员与一些当地的老百姓手牵着手再跳舞。

    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开心的笑容,他笑呵呵的奔着那边就过去了,他走到人群身后,盯着这批人看了好一会儿,其中还有一个人,过来拉着他一起蹦跳,被他拒绝了,他眼神闪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几分钟以后,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遥控器,他犹豫再三,还是轻轻的按动了按钮儿。

    这一刻,好像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一般!几秒钟之后,以曾菲为核心点。“BOOM~”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音传出,连带着周边的一大批人,瞬间都被这威力巨大的爆炸所吞没。一片浓烟滚滚,肢体乱飞,血腥残忍。

    就连赌场门口的几个服务员,也被这爆炸波及的飞了出去,满身鲜血,彻底晕厥。

    这一刻,周边区域瞬间陷入了安静,几秒之后,警笛声音响起,周边四面八方的安保以及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全都奔着这边冲过来了……

    赤京港,王赢与张帆,以及几个相关负责人蹲在一处角落,一边吃着盒饭,一边盯着项目施工,周边人来人往的,王赢整个人也是灰头土脸,张帆从还在抱怨。

    “怨子龙这一段时间是怎么回事,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了,这个混蛋,真是没有良心。”

    “天天守着陶婷抱着陶婷,哪儿还有工夫想自己的良心了,行了,别管他了,他开心就好,你让他跟在身边,他也干不了什么不是吗?”

    王赢这一说,张帆摇了摇头。

    “不是一回事啊,总不能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吧?”

    “没事没事,等着激情期过了就好了。”

    王赢一副很了解的样子,抬手还不忘记和相关负责人叮嘱。

    “记着啊,一切的一切都要按照流程来,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兄弟们离着这么远跑到这里来给我们卖命,无非就是为了多赚些钱回家养家糊口,赶进度虽然重要,但是生命安危更重要,知道吗?”

    边上的几个项目负责人点了点头!王赢又拿起电话,打给了龙成,听着龙成接电话的那个语气,王赢就知道,龙薇还是没有下落,他叹了口气,简单的安慰了几句,挂断电话,心里面也在犯嘀咕。

    龙薇啊,龙薇,你怎么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呢,你这丫头到底跑到哪儿去了?是遇见危险了,还是怎么样了呢?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呢?王赢越想越不对劲儿,越想约不对劲儿。

    就在这会儿,他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王赢有些疲惫的拿起电话,一瞬间,他就跟触电一般,整个人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

    张帆跟了王赢这么多年,对王赢太了解了。他跟着也起身了,王赢简单明了,就说了三个字。

    “皇京港!……”

    凌晨时分,皇京港的总监控室内。王赢,张帆,皇京港的负责人,以及欧威一批人全部站在这里,欧威手指监控,正在亲自给王赢讲述。

    “监控视频内的这个人,叫曾菲,马来国本地人,家在距离皇京港三十公里的大水村,无正当职业,好赌,并且因为赌博欠下了大批的高利贷。他在事发前五个小时,通过正规安检,进入了皇京港,再赌场玩了四个多小时,输光所有筹码,去了一趟厕所,出来以后就进入人群,没多久,就引爆了炸药。所以根据我们的推断,炸药应该提前已经藏再厕所了。”

    欧威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绝对不是一场偶然的,因为输光家产的报复性自杀袭击,相反的,这是一场有针对性,有预谋的对于皇京港的恐,怖,袭击,曾菲只是一个被买了命的人。他身后还有大推手。我已经安排人再调查欧威生前接触的人群,以及欧威的家人了,目前还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不过这一次伤亡几十人,对整个皇京港的影响,是相当的大的。这个事情一定要重视起来啊!银子。”

    欧威身边的一个下属跟着开口。

    “他所使用的炸药是自制炸药,内部含黑索金成分,所以才能产生如此巨大的杀伤力,能制造出来这样炸药的人,也不会是普通角色的,绝对不会是他自己制造的。还有最让人无法理解的,那就是这炸药,是怎么通过层层安检,最后进入皇京港,并且被藏到卫生间去的。”

    “这个卫生间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的进出,我们已经把最近几天所有进出过这个卫生间的人员全部调出来了,正在安排人逐一核实,调查相关的背景身份!虽然慢些,笨些,但也确实是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整个港口也已经进入了一级戒备之中。相关人员也去进行善后工作了。”

    王赢站在原地,听完这番话之后,眯上了眼,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许久之后,他缓缓的开口。

    “我现在实在是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休息。劳烦诸位了,善后工作一定要做好!”

    王赢一边客套着,一边和这些人打着招呼,起身离开……

    十几分钟以后,再皇京港规模档次最高的酒店内,王赢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一切,眼神闪烁,面露疲态,张帆站在他的身后。

    “你觉得这件事,可能不可能是欧威监守自盗?毕竟这边现在的所有监控体系都是他们的,他肯定知道空档再哪儿。这可是炸药啊,是随随便便就能带进皇京港的吗?”

    “欧威的监控体系肯定没有问题,咱们也不是傻子,对于他这套体系也是里里外外研究过很多次了,更何况操作的人都是我们的人,铜链也对这套体系钻研过。这就是一套很先进的监控体系,没有任何坑。我觉得不会是欧威做的这件事。至于炸药的问题,先休息吧,明天睡醒再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