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剑道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看着离开的卯之花烈,京乐春水顿时打个哈哈,对众人说:

    “啊啊啊,既然虚已经被老前辈消灭了,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大家都回去吧,哈哈哈。”

    说着,带头跟浮竹一起离开。

    夜一见状,急忙赶上,小声的问京乐春水:

    “京乐,卯之花前辈那么强吗?”

    “呵呵呵”

    似乎想到了什么,番队队长的京乐春水竟然打了个寒战,十三番队队长的浮竹也头冒冷汗,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京乐春水小声的对夜一说:

    “老前辈虽然不怎么参加战斗,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却是除了山老头外,最强的死神。这群虚我们应付起来虽然有些麻烦,但是老前辈要是发怒的话,恐怕还真不够看。”

    接着似乎又想起少年时期还没当死神时见到的那尸山血海场面,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一番队,总队长办公室,副队长雀部~长次郎正向总队长山本元柳斎报告:

    “总队长大人,流魂街第七十区戌吊因为莫名原因受到了虚群的袭击,不过幸好卯之花队长在哪里,已经将其消灭,并未有人员伤亡。”

    山本元柳斎点点头,缓缓说道:“这种程度的虚,数量再多恐怕也不会让卯之花队长提起兴趣,之所以出手,恐怕是因为虚的一些举动惹怒了她吧。”

    “呀来呀来,不愧是山老头,老前辈离开时可是还抱着一个非常可爱小孩,似乎只有三四岁大小,听二番队队长四枫院夜一说是老前辈在流魂街收养的,不知有没有受伤呢。”

    京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走了进来,玩世不恭的对山本元柳斎汇报。

    山本总队长点点头,这样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了。。。。。。

    对于卯之花烈收养的孩子,山本总队长并没有在意,认为不过是卯之花烈见孩子年幼,一时心慈,便收养在流魂街,连瀞灵廷都没带进来,想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没有灵力的整,不能适应灵子密度非常高的经历瀞灵廷生活。。。。。。

    抱着沙加回到兰岛家里的卯之花烈,默默思考着迪妮莎的剑术,尤其是那手高速剑,只是不断地挥剑,但是看起来却如此的自然。

    任何方向,任何轨迹,都如行云流水一般,丝毫不见任何瑕疵,就算反复使用,也不见迪妮莎有丝毫僵硬,似乎那把剑就是迪妮莎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不对,就算是自己的身体也不能掌控到如此完美的程度,对了,掌控自身,自己,原来远远没有到达极限。

    瓶颈一说,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坐井观天了。。。

    所以百年前与更木剑战斗时才会对其战斗的天赋以及对战斗的领悟感到震惊。

    更木剑是心无挂碍,忘乎所以的去享受战斗,不论是其感官还是本能,甚至每一滴血液都投入了战斗。

    自己虽然同样享受战斗的乐趣,但是却无法想更木剑那样,尽情发挥本能的厮杀,这也是更木剑那野兽的獠牙,竟然会胜过自己千流剑道而伤到自己的原因。

    自己虽然自号千流,但是却没有一剑是自己的,而迪妮莎好像只是在嬉戏般的砍杀,但是每一剑却都属于她自己,难道这就是沙加嘀咕的人剑合一?

    死神的卍解需要降伏自己的斩魄刀,我的剑道,究竟有没有降伏自己手中的剑,让它真正属于自己?

    卯之花烈陷入了顿悟之中,沙加在一旁微微点头,不管是前世古武术的修炼,还是圣斗士的修行,都是在不断加强对自身潜能的开发与掌控,让自己真正属于自己。

    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清楚的认知自己,修炼自己,才是正道,这也是道家佛家都要求明心见性,不断地寻求真我本我的原因,同样,圣斗士不断地开发自身感识也是因为如此,这才是修行的正道,否则学的再多,修炼的功法再丰富,终归是渐行渐远,偏离正途。。。。。。

    没有打扰卯之花烈,沙加独自在一旁沉入自己的内心世界。。。。。。

    斩魄刀虽然是由零番队的二枚屋王悦所铸,但是其真正的能力却来自死神灵魂的注入。

    死神在得到浅打之后,与其经年累月同寝相伴,浅打中已融入了死神的灵魂,其拥有的能力,便是死神心灵的具现。

    而斩魄刀的始解、卍解甚至是崩解,实际上均是死神认知内心明悟自我的过程,只有贯彻本心的人,才能真正完整发挥斩魄刀的能力。

    但是浅打本身,同样是使用魂魄铸造,在得到死神灵魂的注入,具现同化了死神的内心,成了与死神一心同体的存在,也就是斩魄刀,可是大多数死神都忘记了一件事,斩魄刀本身是有魂魄的。

    得不到斩魄刀魂魄的认可,死神便无法发挥斩魄刀真正的能力,这也是为何大多数死神都只停留在始解阶段的原因,他们根本没有真心与斩魄刀相处过。

    死神认知斩魄刀,就是认知自己的内心,斩魄刀认同死神,才会真正将内心托付于死神。

    然而迪妮莎却不一样,迪妮莎本身便是大家世界的.,迪妮莎虽然居于沙加的内心世界,也拥有沙加心灵具现的能力,但其本身更像是灵宝得道化形而出。

    与一般斩魄刀使用的是死神心灵具现的能力不同,迪妮莎本身便拥有着属于自己的技艺,就算不使用沙加心灵具现的能力,迪妮莎本身也是顶尖的存在,而沙加刚才在卯之花烈面前展示的始解,其实不过是呼唤迪妮莎化形出来而已,并非真正的始解。

    “小沙加,来找姐姐玩吗?”

    内心世界中,迪妮莎依然是大剑着装,似乎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但是却有一种异样的和谐,而沙加一进入内心世界,就发现自己身上一紧,便被迪妮莎抱在怀里。

    “别总是把我当小孩,迪妮莎姐姐。”

    看着一脸逗趣的抱着自己的迪妮莎,沙加恬静的小~脸顿时有些无奈。。。

    陪着迪妮莎玩闹一阵,沙加说:

    “迪妮莎姐姐,平时你就具现出来和我一起生活吧。”

    看着一脸认真的沙加,迪妮莎沉默了一下,还是微笑的摇摇头,

    “姐姐还是不习惯与人群相处,大剑的一切,就算是死后,也依然深深烙印在姐姐的灵魂深处。。。。。。”

    卯之花烈从顿悟中醒来,却发现沙加坐在庭院的莲花台上,似乎在与斩魄刀交流,微微一笑,没有在意,和兰岛打了个招呼,返回瀞灵廷。

    瀞灵廷四番队队舍,副队长虎彻勇音正指挥着其他队员处理队务。四番队身为医疗番队,但是因为战斗能力低下,平时还兼顾着瀞灵廷下水道的打扫工作以及其它一些杂物的处理,就算没有发生战斗,四番队似乎依然有做不完的工作。

    “队长。”

    见到卯之花烈的到来,四番队的队员们急忙行礼。

    对于队长卯之花烈,四番队上下乃至整个十三番队上下都是极为敬重的,就算是最粗暴的战斗番队十一番队也不列外。

    卯之花烈只是微笑的对队员们点点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病房巡视,而是交代下副队长虎彻勇音,便独自来到了四番队的道场,这个在平时四番队几乎没人会来的地方。。。。。。

    一个月后,沙加从内心世界醒来,看到的是兰岛关切的目光,心中顿时一暖,起身飘到兰岛怀里,抱着兰岛。

    从兰岛那,沙加得知卯之花烈也一个月没来过了,不过沙加没有在意,心里也隐隐猜到了一些,恐怕卯之花烈受到了迪妮莎的启发和刺激,修为又有了突破吧。

    一个月的时间里,沙加只是单纯和迪妮莎在一起进行普通人一般的嬉戏、游玩、散步,偶尔迪妮莎来了兴致,两人就战斗一番,当然考虑到沙加身体的原因,迪妮莎只是将实力压制在仅比沙加高出一线的程度。

    但是就是这样玩乐般的相处,沙加就已经彻底明悟了自己的内心,掌握了始解与卍解甚至是崩解,只是限于身体尚幼,无法完全发挥罢了。

    卯之花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也没有白过,脑中不断的回想着自己所掌握的一切,身体也不断挥舞着各种精妙的剑技,让不时过来看望的虎彻勇音羡慕不已。。。

    但是渐渐地,虎彻勇音发现卯之花烈的剑技开始变得杂乱,甚至越来越没有章法,甚至舞到最后,变得越来越乱,虎彻勇音发现卯之花烈的情绪似乎也越来越烦躁,好像寻求着什么,但始终寻求不到一般。

    “咣当。”

    卯之花烈手中的浅打突然脱手掉了下来,虎彻勇音震惊的捂住嘴巴,想要呼喊,却不敢发出声音。

    卯之花烈双眼无神的看着地上的浅打,下意识的伸手将浅打捡起,挥了一下,突然卯之花烈楞一下,又挥了一下,眼神由朦胧逐渐明亮,口中喃喃自语:

    “就是这个,不会错的,就是这个,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轻灵的声音却绽放出疯狂而又欣喜的狂笑,悦耳动人,但却充满了睥睨众生的霸道。虎彻勇音有些迷茫的看着似乎变了一个人的卯之花烈,口中喃喃:“队长。。。。。。”

    卯之花烈被虎彻勇音抱到队长寝室,看着狂笑之后便陷入昏迷的卯之花烈,面容安详,嘴角挂着微笑,似乎得到糖果的孩子,手中依然抓着浅打,但是好像不是在握刀一般,像个婴儿一样,抓~住了某个东西就紧紧不放一般。。。。。。

    &bp;&bp;&bp;&bp;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