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三章,一瞬便是一生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洛凤扬望向白月亭推出的最强之剑,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悲是喜。洛凤扬自言自语道:“是时候做个了结了!白老四,这世上无人可抗上天之力,既然你窃天之力,那我就借天之力吧!”洛凤扬开始绕着小广场奔跑,那柄七彩流溢的巨剑尾随洛凤扬而来。洛凤扬边跑边举起双手,望向天空,不知在呐喊些什么,洛凤扬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

    望着洛凤扬的唐扶龙突然松了一口气,轻声道:“成了!他已经开始走出来了!”唐九生不知道老爹在说什么,但是他感觉老爹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突然松驰了下来。唐九生突然莫名其妙就安心了,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老爹说的是什么意思。

    疯狂奔跑的洛凤扬跑出了一道残影,狂追在后的七彩巨剑速度也越来越快。白月亭的嘴角挂着狞笑,洛凤扬跑的越快,巨剑所积累的势能就会越强,而巨剑积累的势能越强,洛凤扬就会死的越惨!一剑下去,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的,而现在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帮凶,是他们的气机合力杀死了洛凤扬。

    白月亭嘴角含笑,不停的催动气机为巨剑助力,白月亭微笑着,自言自语道:“洛凤扬,你跑吧,再跑快些!待会儿你死的时候,就不会有痛苦了!”白月亭眼睁睁看着洛凤扬像疯了一样绕着小广场奔跑,还双手举过头顶,向老天呐喊着什么,也许是在咒骂老天的不公吧?白月亭心中得意,想不到自己也能逼疯这样一个高手,嘿嘿,就算少活十年也值了!

    这窃天之力的一剑递出,白月亭就已经折了十年阳寿,可是他愿意,哪怕明天就死也行。白月亭觉得,自己死前能留下一个战胜天下第二的名声,就足以不朽了。

    洛凤扬猛然回过身来,倒着跑,面对着巨剑,脸上却没有一丝惊恐之意。不知怎么的,白月亭心里突然一沉,洛凤扬竟然没有被逼疯?那他想做什么?白月亭不停的催动气机,催动巨剑,心中暗道:“绝不能阴沟里翻船!加力,再加力!一定要杀死洛凤扬!不能给他任何机会!”

    倒着奔跑的洛凤扬,望向越逼越近流光溢彩的巨剑,脸上浮现了笑容,洛凤扬喃喃道:“是时候了!借天之力,天道镇压!”天空中突然有大朵大朵金色的云飘来,飘到了洛凤扬和白月亭的头顶,不断聚集,挡住了阳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大朵大朵金色的云彩挡住了阳光,可它们却让人感觉很温暖。

    唐九生抬起头,望向头顶的那片天空,望向那不断堆累,不断降下的金云,金云离地面越来越近了,那把彩色巨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洛凤扬仍然在不停的奔跑,躲避巨剑的攻击。伪剑南王府内的每个人都感觉到有一种温暖的压力从天而降,温暖而不可抗拒的压力,每个人都感觉想跪下来。

    唐扶龙索性盘腿坐了下来,轻声笑道:“儿子,坐下吧,结跏趺坐,练你的天玄诀,你将受益匪浅!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唐九生见老爹这样说,索性也坐了下来,胖子、水如月、夏侯灵玉、红、黑面具侍从等人也都坐了下来,小广场中,除了仍在拼命奔跑的洛凤扬和那把穷追不舍的巨剑之外,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动不了了。

    白月亭被这股温暖而强大的压力压的脊背都直不起来了,白月亭仍然是一脸不服的表情,咬牙切齿的问道:“姓洛的,你到底干了些什么?这些金色的云究竟是什么?”洛凤扬没有回答他,仍然在奔跑。白月亭艰难的抬起头,望着已经垂下天空,离地面只有十几丈距离的金色云朵,他已经再无法控制那把彩色气机巨剑,只有努力的用气机撑住自己的身体,不使自己跪下去。

    然而,他的气机终于还是没有能支撑住他的膝盖,白月亭还是跪了下去,他真的撑不住了。白月亭努力的向天空昂起头,就算膝盖跪着,他也不想停下头。可是那强大的压力就像强按着他一样,无论他怎么挣扎,那强大的压力还是把他的头也给按回了地面,白月亭匍匐在地,像一个大臣拜见他的君王。

    金色的云朵越降越低,终于到了洛凤扬和白月亭头顶十丈高处,悬停在那个高度不再动了。那柄由气机凝形而成的巨剑,在金色云朵强大的压力下,开始哀鸣作响,金色的云朵蓦地分开,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砸在白月亭的头上,把白月亭砸进尘埃。

    白月亭的脸色狰狞,他不想死,可是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连同五脏六腑都要被压扁了,他不甘心啊,可是他根本就动弹不了,连自己的指尖都控制不了,白月亭终于绝望了,是那种溺在水中连救命稻草都捞不到一根的绝望,窃天之力终究还是不如与天地共鸣。

    金色光柱之侧,突然一道金色的霹雳落下,火光带闪电,同时伴有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不止是响在每个人的耳边,简直就像响在在场每个人的心头。每个人眼前都闪过降生以来所有做过的善事恶事,每一幕都历历在目,那一瞬间,自己当时做事时,心里的想法也都浮现在眼前,善与恶,心头都清清楚楚。人生苦短,这一瞬便是一生。

    唐九生背着的七情剑,异彩更盛,异彩围着唐九生,结成一个圆圆的光环,将唐九生罩在其中。唐九生瞬间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七情剑内部,他看到了七情剑内部,金色的鸣龙刀魂。鸣龙刀魂在向他微笑,他融入剑中,身上暖洋洋的,唐九生的心中充满喜悦之情,脸上也洋溢着微笑,他和七情剑从未如此亲密过。

    被金色云朵压的跪在墙边的万德言,心头惊恐,这一生做过的恶,闪电般都在眼里过去,这一瞬,便是一生。可是万德言心头坚定,他终究要行恶下去,就算死,也要做个坏人,死了都要坏,对,死了都要坏!

    瞬间,起风了。另一道金色光柱也从裂开的金色云层之中落下来,落在了洛凤扬的头顶,洛凤扬当风而立,神态安详,他的武境是用秘法强行提升的,本就有违天道,天道镇压之下,如何能欺瞒过去?两道金色光柱,一道在他头上,另一道在白月亭身上,那是因为白月亭也是服用丹药强行提升的武境,也同在天道镇压之下。什么是同归于尽?洛凤扬此时所做的就是。

    白月亭心中悲凉,他没想到洛凤扬会选择和他同归于尽,也许这种同归于尽最终不会死,可是他受不了武境暴跌的这种苦啊!好不容易提升到武圣境巅峰的实力,却要被打落尘埃,那样,真的生不如死!白月亭试图提起自己丹田内的气机,可是丹田内空空如也,就像什么也没有一样。白月亭发出狼一样的嗥叫,可是,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他突然开始恨万德言,因为这个老家伙一直在算计他。

    白月亭心中暗想,如果这次侥幸没死,他第一个要报复的人,就是万德言。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