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连鬼都不放过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从太阳将要落山时,一万多人的队伍迎来了终点,赵六爷一脸喜色跑到帐篷里喊道:“我看到他了!”

    赵立丢爬起来,对着正在玩牌的众人摆手:“看热闹去!”

    几人笑眯眯的收拾东西,涌了出来。

    只见队伍稀拉拉的站着几个人,其中陈家三代都在里面,东张西望着!

    赵立牵着妞妞的小手笑了,指着其中两人:“你,还有你,先去接种。”

    留着错愕的陈家人,“你们不介意吧?”

    陈老头子谄笑:“小先生大德,老夫愿意。”

    说完带着陈晨父子走向那边喝茶的陈家人,脸色阴晴不定。

    忽然正在接种的丁家父子惊呼道:“哎呀,这牛痘用完了。”

    摇了摇手上的木盒,对赵立示意。

    陈家的一百来人都坐不住了,拿着茶碗真抖,慌成一团:“一到我们就没了?”

    赵立过去看了一下木盒,打了个哈哈:“真是不巧,你们等下次吧。”

    陈老头子阴沉着脸问:“不知下次是几日后呢?”

    赵立装模做样沉思一会,“这牛也木休息,要不明年吧?我看你没有肾虚、直肠炎、心脏病、肾积水、尿频、胆囊炎、拉肚子、十二指肠溃疡,一定健康无比,这天花遇上你都得绕着走。”

    陈晨咬着牙上到前来:“赵二狗!你莫非针对我们陈家不成?”

    “怎么会呢,这周围的百姓都看见了,你这不是冤枉我么?”赵立大声喊道,百姓们都纷纷的咐和起来,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你!”陈晨大怒,带着几个家丁就要上前,被陈老头子拦下了,心想事情可能泄漏了,就是不知道这赵二狗知道多少,看着周围的百姓,只觉有股寒气正从脚底板升起!

    陈老头子脸颊抖了抖:“回去再说!”

    说完带着一帮人就垂头丧气走了。

    牛痘接种他们是盼不上,这赵立明摆着是针对他们陈家,自家干的那点事也没脸闹。

    赵立看着他们远去的背景,重重哼了一声,带人收拾回去了。

    今天为止李家和于天杰在城里员工也都来了,虽然生意受到影响,但好在人没事。

    那些牛赵立暂时不想要归还,他心里有个想法,要把牛痘研究成糖果,一是这样利于保存,二是可以造福更多的百姓,必竟在别的地方,不一定能找到天花给他们种牛痘。

    接下来的几天几人整天熬糖,制糖,做好了又拿猪来试验,可喜的是那猪吃了牛痘糖果竟然也接种成功了,赵立才有信心给人尝试,当第一批糖果出炉时却遇到问题,小萝莉对牛痘糖有意见!

    “哼,你这方法还不是靠我喝牛奶才想出来的,必需叫曼儿糖!”小萝莉叉着腰,一脸的就是我的功劳。

    “那还不如叫妞妞糖好听。”妞妞也拉着赵立的手。

    赵立拍着脑袋,“这个你们还要争啊?要不然叫二狗糖吧,接地气!”

    “不行,太难听了!”妞妞和小萝莉大叫道。

    李财主也靠过来,一脸奸笑:“这些天你们吃住都是我的,主意也是在我家想的,就叫李家糖吧?”

    “一把年纪臭不要脸。”赵立一听就怒了。

    最后被缠得没办法,牛痘糖正式改名为“妞曼糖”,工厂大量赶制。

    ……

    平安城门已经解禁,附近的村民和城里的人恢复了正常的活动,每天都有人办白事,常有百姓抱着骨灰哭得昏了过去,满城随处散落的纸钱,记录着这一个多月来的恐怖经历。

    灰色的角落里,一个踌躇的脚步走到小院前,轻轻的拍着大门。

    隔壁邻居听得烦了,伸出脑袋一看,“黑子?个孙子你跑哪去了!”

    黑子僵硬的转过头,痴痴的说:“我家,老婆、孩子呢?”

    邻居露出不忍的表情:“你老婆和老子得天花死了,去县衙领骨灰去吧……”

    说完像是躲避晦气般,嘣的一声关上门。

    黑子愣住了,手脚直颤,好一会又疯狂敲着大门。

    “老婆……”

    “远儿……”

    “我回来了……呜呜呜。”

    空洞的声音响彻着寂静的街道。

    一个多时辰后他终于失魂落魄的走了……

    ……

    大清早赵立从钱德寿那里借来几个捕快,说要去六里村附近的山上抓鬼,把他们吓得不轻。

    这册上树木高大,阳光稀少,密密麻麻的藤蔓互相缠绕,野草一米多高,人走过当中,那尖刺划过皮肤上就是一道白痕,疼痒难耐。

    到处是厚厚的落叶,泥泞腐烂,脚踩在上面发起奇怪的响声。

    不时有小动物受惊奔跑而去,远处还传来乌鸦的嘎嘎叫声。

    处处透露着诡异和恐怖,赵立也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想到那个病人,咬牙坚持着。

    “你确定真的是人吗?”几个捕快警惕的望了茂密的林子,声音微微有些异样。

    “你吖的再废话,我拿疤疤丢你信不?”一旁的赵立凶狠的说道。

    捕快们咽了口唾沫,你望我,我望你,只好硬着头皮提着手里的网向前搜索!

    眼见太阳将要落山,捕快们也坐不住了。

    “没找到!这鬼估计得晚上才出来。”

    难道她跑了?不能啊,自己来时还找六里村的人问过了。

    赵立看着那几个脸色惊慌的捕快摇摇头,会不会是人太多了?把她给惊住了?

    斟酌一下又道:“我们进林子找个空旷在方,设陷阱。”

    捕快们脸色苍白,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这晚上忒吓人了,咱回去吧。”

    赵立上前就是一人一脚,指着大骂:“老子都不怕!抓不住她,都给我把疫苗钱拿出来,一人一百两!”

    说完带着捕快找了一处平坦的地方,对着手里的网一顿拍头,我不会这个呀。

    “我来吧,我年青时常捕鸟抓兔,手艺应该没落下。”捕快头子骆弘义乐呵呵的说。

    几人在一棵树下把网铺开,设置成踩发陷阱,最后分开爬到周围的树上等了起来。

    夜色昏暗,月牙慢慢的升起,周围寂静得可怕。

    骆弘义和赵立一棵树,颤抖的他说道:“老夫几十年没见过网捉鬼的,心里慎得慌。”

    赵立抱着树枝,调整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对他们就是一顿鄙视:“瞧你们那怂样,哪里有一点吃公粮的样?她差点没咬死我,绝对是人。”

    几个捕快一惊:“你被恶鬼攻击了?”

    赵立把当时的经历一说,几个捕快听得面面相观,也看不清对方什么表情。

    反正就是抱着树枝暗暗心颤,尼玛这货真是太记仇了,被鬼欺负了也要找回场子!

    连鬼都不放过!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