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他想骗我们的牛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陈家大门紧闭,陈老太爷眉头紧锁,手中的茶碗刚举到嘴巴又放下了,动作机械似的重复一般。

    陈泰下意识揉揉鼻子,轻声道:“爹,事情这样谁也想不到,为今之计只能等了。”

    老太爷哼一声:“当初说好只对付那赵二狗一人,力泽这次冒这么大险,千般督咐,谁想还是出事了。”

    陈泰脸上闪过惧意:“城已经封了,反正也无人知道此事,家里早已备粮,能顶个一年半载的。”

    老太爷目露凶光:“他逃不过此劫!”

    陈家并不知道他们的心头大恨此时正完好无缺的乡下飘移。

    路上稀稀拉拉有几个百姓在地里忙活,看见马车过去都有点惊慌失措。

    赵立心头郁闷,大灾面前百姓受苦,千古定律。

    赶到六里村的那个路口,赵立停顿了一下,也不知那白化病人怎么样了。

    暗叹一声,希望你没事吧。

    一咬牙继续往李家而去,李家紧闭大门,只隐约听见院里传来些许声音。

    心里大定,赵立车停到二十多米外,站在车沿上用力喊到:“妞妞——”

    “我回来啦!”

    院里沉寂一会儿,忽然劈哩啪啦一阵乱响,好几个欢呼的声音往外奔来。

    赵立忙喊:“不要开门!你们就呆在里面。”

    妞妞传来哭腔:“哥哥,我想你!呜呜……”

    “我也想你,你要好好听话,再过8日,哥哥就能进去了!”赵立眼眸犯红。

    李庆佩着急的喊道:“还要8天!你那方法不管用吗?”

    “管用!我现在已经接种了牛痘,等好了再给你接种。”

    “什么,你在自己身上接种了!”院里的人大惊呼。

    “糊涂啊,你怎么可以自己试!”

    “哥哥!”

    “二狗,咱不求那东西了,你回来吧!”

    赵立连忙安慰众人,把自己情况讲了后,他们还半信半疑。

    “我要寻找母牛,不要小牛,李伯伯你这里有多少?”

    李财主喊道:“在那草棚里,大的母牛有三头。”

    赵立摇头:“不够!”

    李财主喊了一声,从柴房里出来一下人,前几天他就被安置在柴房里。

    “村里应该还有四五头,李文你去找李三伯、吴有富和狗子婶借母牛,就说我借的!”

    李文答应一声就匆忙去了。

    赵立找到李家牛棚,把里面的几头公牛小牛都牵出来,等李文带着4个母牛回来后,让他把这些牛先安置到别人的牛棚里。

    取出盒子,小心的给母牛接种,忙活一阵终于完成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又让李文取来几堆草料,在牛棚里堆得满满当当,怕它们饿死。

    最后把牛棚死死的关住,才啪着小手吩咐他们他没回前不能进里面。

    又陪着众人聊了会天,把妞妞逗笑了才告别离开。

    才7头牛,还远远不够需求量!

    他赶着马车转向直冲县城,找钱德寿!

    城门紧闭,两个值守兵丁见他快到时连忙呵斥:“不许靠近,城门已经关闭了,任务人不许进!”

    赵立站在车上大喊:“我是赵二狗!找钱县令,你快去通传让他来见我,有重要事情相商!”

    两人不认识他,大怒:“哪来的小鬼,你算哪种葱,滚回家去!”

    赵立沉默一会:“我从赵家村来,已经找到了预防天花的方法,若不想被传染,最好去通传!”

    两兵丁一惊,见他说得郑重,城里已经被天花闹得人心惶惶,自己站在城关都吓得要死。

    分出一人向县衙而去:“你等着!”

    不多时城头上冒出钱德寿的大头:“真的是你!你说找到预防方法可是真的?”

    赵立点点头:“是的!用牛痘接种法可预防天花,保证以后不会再被传染,我现在需要大量的母牛,希望钱县令你下令提供给我。”

    把牛痘接种法一说。

    钱德寿摇了摇头:“你所言的太过诡异了,这牛得了天花,传给人不还是天花么,你当本官傻!”

    赵立急了,你吖懂个毛!

    把衣服扯开,指着臂膀上的丘疹喊道:“信不信由你,我已经在自己身上实验了!”

    钱德寿和几个兵丁家丁衙役都忽然愣住了,喉咙咔咔声直响,努力瞪大眼睛看着城下的赵立。

    只感到全身冰冷,血都凉了!

    嗷唠一嗓子全蹲下了,颤抖着骂道:“你个王八蛋,你得了天花不早说!”

    “你吖要害本官吗,来人,谁下去弄死他,本官赏他一两银子!”

    “滚你的,你怎么不自己去!”

    “死二狗,快给本官滚蛋!”

    “来人,取弓箭来!”

    妈的,这帮货没法救了,赵立吓得躲在马车里,脸红通红:“我丢你螺母!我真的能救你们!”

    “我不进城,你们把牛赶出来给我就好!”

    钱德寿颤抖的问县丞,“你说他会不会是说真的?如果真的管用呢?”

    县丞嘬着牙花子想想了:“我们都看到他患上天花了,神仙难救!卑职以为他想在死前把我们的牛骗走。”

    “骗牛干嘛?”

    “……吃了?”

    几个家丁兵丁也连连点头。

    钱德寿脑部充血,“想得美!”

    咬牙冲赵立大喊:“快给本官滚,就算是皇帝老儿……只有皇上来了这门才能开!”

    “本官求你了,你不要害我啦!”

    “等你死了,我会给你烧香的!”

    说完带着人一溜烟跑了。

    赵立呆呆看着空无一人的城头,尼玛——这怎么弄呢?

    赶着上门救你们都被当成驴肝肺了,真是好言难劝该死鬼。

    闷闷不乐的赶着马车回到赵家村,丁大夫听他说了县城的遭遇后也摇摇头:“不怪他们,前几天就是打死老夫也不信啊,再从长计议吧……”

    赵立微微蹙眉:“再晚几天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被传染。”

    丁大夫叹了口气:“各安天命吧。”

    两人沉默不语,望着窗外空无一人的村子。

    赵立郁闷的躺在床上,整天除了吃就是睡。

    每天摸着手臂默默的数着日子,一天、两天、三天……八天!

    赵立与丁大夫盯着对方的手臂,眼中露出一丝狂喜:“好了!”

    丁大夫拉着赵立,颤抖的摸着他的小脸。

    “果然没有麻子……”

    赵立眼泪再也抵制不住,小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一下。

    淡然一笑:“走!去牛棚取牛痘。”

    “给村民接种!”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