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亲自试险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连着两天,赵立和丁大夫每天吃完饭就往牛棚跑,然后又一脸失望的回来。

    第三天清晨,赵立垂头丧气的准备再去看一下,如果不行还得再给牛做一下外科手术。

    来到牛棚,站在外面就听到牛棚里母牛有些躁动,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一丝的惊讶,激动的推门进去,仔细一瞧,两头牛的那个部位上起了红色斑点!

    那模样正是天花的症状。

    “成功了!”赵立激动的说。

    “接下来呢?怎么办!”丁大夫一脸喜色。

    “还是等!”赵立笑嘻嘻的说道,实验基本上算是成功了,他的心情特别好。

    丁大夫急了,“还等你妹啊,这不就是你说的牛痘吗?”

    “现在只是初期,要等到它化脓才行,估计还有几天吧。”

    第四天母牛丘疹越来越多。

    第五天丘疹开始转换成水疱。

    第七天水疱周围红晕加深,渐成脓疱!

    两人惊喜连绵,赵立让丁大夫取出一点牛痘里的分泌物,他要进行在自己身上进行人体实验。

    “你疯了,出了差错你会死的,还是让别人来试吧……”丁大夫忧急的劝解。

    “不行,这里每个人都跟我有关系。”

    虽然已经胸有成足,但怎么说还是未经历过,赵立咬牙说道,已经过去7天了,妞妞还在李家等着,他不能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劝解不成,丁大夫只能找来针灸,在银针上沾了分泌物,对着赵立的小手臂久久不能下针。

    赵立重重的点了下头,“来吧!”

    咬咬牙,丁大夫立即在他臂上刺了一针,整个人如同水中捞出来一样,满头大汗。

    突然他又拿起一根针取分泌物,快速的扯开衣服在自己的手臂上也刺了一下!

    “我丁良志活了六十三岁,半边身子已经入了土,怎么能输给你一个小鬼头?”

    丁大夫一脸解脱,看着目瞪口呆的赵立,哈哈大笑。

    ……

    平安城里七天内连着爆了三十多人感染上天花,城的医馆都快摆不下了,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中,对于一个几千人的小县城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处理不好全城百姓都会有危险。

    沉重的阴霾笼罩着无数人,百姓们惊惶失措,人心惶惶。

    钱德寿躲在县衙里,急得上窜下跳,家里的茶碗都遭了殃。

    “废物!你们都是一帮废物。”钱县令坐在大厅里,一帮衙役捕快小心翼翼的站在院子里,大气都不敢甩。

    县丞和主薄更是冷汗连连:“卑职们都已按着大人的意思去办了,这小人也不是大夫,请大人明查!”

    “我告诉你们,到时候上面追究起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钱县令哼了一声,重重说道:“快想办法啊!”

    一帮人王八对绿豆,尼玛也太狠了,这是要拉着我们一起死啊。

    县丞擦着汗:“至然那赵二狗已经预到天花会爆发,不如,我们不防再问一下他可有良策,再做打算。”

    钱县令抚摸一把胡子,点点头:“来人!快去请赵二狗过来,……恭敬点!”

    两个衙役领命而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回来复命了。

    “大人,赵家大门紧锁,无人在家!”

    “不在?”钱县令惊得站起来,一脚踢倒椅子:“尼玛去哪了!”

    一个衙役小声说道:“小人听说他是从赵家村出来的,说不准在哪里……”

    有道理,钱县令眼睛一亮,指着衙役说道:“本官命你现在去赵家村找他!”

    扑嗵一声,那衙役跪在地上,颤声说:“大人饶命,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万一出事了全家就饿死了!”

    “你大爷的,谁不是上有老下有小。”钱县令抓着笔筒就丢了出来。

    想了想又指着几个捕快说道:“正所谓养兵千日,用于……”

    捕快们哗啦倒地,抱着大腿:“哎呀,大人,小人的腿旧……伤复发了。”

    “我的腿抽筋了!”

    “我脚指疼。”

    看着这些下人的表演,钱县令怒火中烧,太特么拿老子不当官了!

    压制怒火,挤着笑脸对县丞说道:“老王啊,本官平时待你不薄……”

    县丞眼睛一翻晕倒在地!令他的话语再也说不下去。

    那主薄一见,立即暗骂,臭不要脸的!你吖装晕了让我怎么办,亏老子还请你喝了那么多酒!太没义气了。

    主薄不禁泪流满面,转头看着满院的影帝,怔怔的对钱德寿说道:“大人,卑职胃痛、痔…疮也犯了…”

    钱县令抓着椅子朝他就丢过来,“怎么不痔死你?给我滚!”

    主薄如蒙大赦,擦着额头上汗,连忙跑了:“谢大人!”

    哄!地上的一帮人顺杆而上,爬起来抱拳行礼,“多谢大人!”

    也不要命似的逃了,其中就那装晕的县丞跑得最快,身形像猴似的。

    县丞奔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往家跑。

    你妹,现在谁不知道是赵家村先出现的天花,搞不好全村都是病人,去了就是送死!

    还好老夫演技棒。

    ……

    赵立和丁大夫进行牛痘接种后,当天就发烧了,只感觉得四肢酸痛,难受无比。

    赵立给丁大夫打着气:“这是正常现象,老丁,你可别怕啊,来,顺子!”

    两人正在炸金花,丁大夫丢了个八九十出来:“怕个锤子,这两天我总种吐。”

    说完又丢下牌,跑去夜桶边干呕起来。

    赵立了无兴趣的摇摇头,扒开衣服检查了一下手臂,只见暗红色的针孔变成了丘疹,顿时大喜:“有了!出现了!”

    等了两天,终于有明显的症状出现了,丁大夫听到声音,也捥起袖子自己也有!声音微颤:“原来是真的,这症状比医书记载的一样,却轻微无比!”

    “哈哈哈哈——”赵立仰头大笑,“还有8-至15天,到时它自然就痊愈了!一生再也不会染上天花。”

    丁大夫拉着赵立的手,眼眸含泪:“我大周百姓有救了。”

    赵立给了他一个鬼脸:“现在还不能大意,你继续在这里观察,我要先回去报个平安!”

    自己过来快十天了,李家不定急成什么样,虽然还没痊愈,但远远的报个信应该是没问题的。

    而且赵家村的牛太少了,李家那应该还有母牛,得去把那边的牛也进行接种,时间紧急,等不到他痊愈的那天了,每多花一天指不定又有多少人被感染。

    想完又让丁大夫去黑子那取了一些分泌物,像来时一样身上缠好各种布条,带上潘多拉盒赶着马车往李家呼啸而去!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