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针对赵二狗的阴谋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男人装的衣服当天就被抢光了,无数人在试衣间直接穿上就不愿意脱下来。

    扭着猫步,摆出酷酷的样子,或装豪迈、扮潇洒,作风流。

    嘴里还哼着断断续续的曲子。

    最夸张的是t恤等系例,因为款式简单价格低廉,大人抢不到的竟然连童装都打起了主意。

    那大头半天套不进去,急得哇哇叫。

    “你个死老头,穿不了快脱下来,我儿子要!”

    “你妹,老夫穿不下,也要买给我未来的孙子!”

    当天来参观的同行们都被李庆佩请到男人装偏间,包括岳永昌,那些人一人手中拿着一份代理合同,看着前店空白的货架,毫不犹豫的挥笔签押,从此成为男人装第一批大周授权代理商!

    连着三天,男人装的衣服连夜补货,中午就关门,卖完了。

    李庆佩笑得几天嘴巴都没合过,天天大鱼大肉的在家招待赵立三人,小萝莉也没有食言,准备了好多鸡翅与妞妞拿着满屋边吃边乱跑,李夫妇拉着赵立一顿关怀,随便吃,要常来!

    ……

    漆黑的夜晚,乌云遍布。

    万籁俱寂。

    一处残破的院子里,有几个黑影聚在一起。

    有一人嘴塞布团蒙头捆绑着被丢在地上,扭动不已。

    昏暗的油灯下,为首坐着一年轻人,轻轻说道:“你以为你跑得出本公子的手掌心么?”

    那人急得嘴里哼哼唧呶嗯个不停。

    一黑衣人上前把他头上的布和嘴塞扯掉,露出样貌,豁然是黑子!

    黑子头发凌乱,狼狈不堪,双眼充满警惕的扫视了一下院子,咬牙对着年轻人喊道:“这都怪那赵二狗,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姐夫也不会失去一切,坏了我的大事!”

    年轻人轻笑一声:“废话,是你说能对付赵二狗,我才借三百两给你的,至然你事不成,钱…该还了吧!”

    黑子哆哆嗦嗦不敢与他对视:“布料和银子全被他抢走了,求陈公子再宽限几天……”

    那年轻人竟然是陈晨!此时他脸色难看,青筋爆起,呼吸微喘:“连个小孩都对付不了,你活着也没用了。”

    他对赵立恨之入骨,不光是两次被打得头破血流,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失禁,成为笑柄!

    白天躲在家里没脸出去就怕遇上熟人,直到遇上黑子,俩人一拍至合。

    旁边的黑衣人抽出刀子,目光凶狠的向着黑子走去。

    黑子目眦胆裂,疯狂的扭动着:“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哦,不杀你也行,但你要给我办一件事,或者现在就死。”陈晨制止手下。

    “我做!我什么都做!”救命的稻草出现,黑子连忙大喊道。

    “好!”陈晨重重拍了一下扶手,对着手下说道:“把他丢进去!”

    两个高大的手下连忙用布包裹住口鼻,手上绑着厚厚的布条,割开绳子,像拖着死狗般把黑子提起来,走进里面的一个草房门口。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目光中看到深深的恐惧,咬咬牙,猛的推开门把黑子往里面丢去,啪的一声,紧紧锁住木门!

    急退十几步,才敢大口喘着气。

    黑子躺在冰冷的地上,只感觉身边恶臭无比,干呕欲吐。

    黑暗中黑子哆哆嗦嗦四处摸索,突然摸到一软软的物体,乌云悄悄的散去,月光洒下,借着屋顶残破的月光,黑子顿时是头皮发麻,血都凉了,惊恐得四肢乱爬,紧紧靠着墙壁大喊:“死尸!啊——!”

    只见那死尸浑身发黑,皮肤上脓疱遍布,已经开始腐烂,场面恐怖之极!

    “放我出去!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放我出去!”黑子眼泪再也抵制不住,疯狂的大喊。

    陈晨远远站着,眼睛遍布血丝,沉声道:“你只要在里面呆上一夜,明天去赵二狗家与赵家村走上一圈,以后两不相干!”

    “为什么?呜呜……”屋子里传来情绪崩溃的声音。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要记住我的话就行。”陈晨脸容扭曲,声音除狠无比:“如果你敢反悔,你必死无疑……包括你的家人!”

    “赵二狗!我要你不得好死!”陈晨双手举天,像是要撕裂无尽天空般疯狂大笑。

    “哈哈哈哈哈——”

    张扬而去!

    黑暗中留下黑子躲在角落里,浑身颤抖着。

    第二天,黑子被放了出来,那两高大的人却不敢接近他,站远远的呵斥:“快滚!一定要见到赵二狗!”

    等他走出去没多远,就看到身后的院子放起了大火,两道身影奔逃而去。

    惊吓了一个晚上黑子已经麻木了,僵硬的走着,嘴里不时喃喃自语:“赵二狗…死人…好恐怖…赵家村…还钱。”

    黑子浑浑噩噩的拐回城里,按着他们给的地址走去,路上行人纷纷疑惑的看着之个全身肮脏披头散发的人。

    虽然他不知道陈晨把他与那死人关一夜是为了什么,但后果一定很怕,他脸色苍白,只感觉得身上滚热,四肢酸痛,更加惊恐起来,一路上抱着头躲避着行人。

    好不容易到了赵立家附近,躲在墙角望去却发现大门紧锁,感情无人在家。

    只好蹲在角落里等起来,一个多时辰过去,浑身燥热难受,心脏仿佛要破躺而出,黑子喘着粗气暗道:“一定是病了,尸体有问题,……不能再等了。”

    咬咬牙向着赵家村而去!“一定在村里…只要见他一面,我就可以去看大夫了。”

    想起昨夜陈晨的威胁,不敢停留,又是一路跌跌撞撞,身体越来越难受,气喘如牛,双手抓着脸直叫:“好痒!”

    十几里路硬是走了两个时辰,远远就见着赵家村口,许多人正随地而坐,拉家常闲谈。

    那些人见到黑子脚步飘浮低着头的走过来,还当他是累的,等走近了,一看那人又蓬头垢面,汗流满面,忙问道:“哎——你怎么了?”

    几个后生亲切的跑了过去,扶着他:“你谁啊?怎么感觉有眼熟?”

    黑子虚弱的抬着头,声音嘶哑:“赵……赵二狗在哪?”

    “小老板好几天没来了,我说,你脸上怎么起红点了?”

    听到赵立不在,黑子眼一黑:“不在?不在……去死!”

    挣扎着就往前冲去!:“呜呜呜…赵二狗…你给我滚出来!”

    几位后生一见不好,连忙追赶,七手八脚把他按在地上。

    说来也巧,正好就离着小医馆不远,丁大夫听见吵闹,出来一看。

    顿时头皮发麻,脸色大变,声音震天:“快离开他!!”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