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我们的账清了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赵立带着妞妞和一帮人,轰轰烈烈的向陈家走去,过往行人一看见这模样凄惨的男孩,纷纷议论,跟在后面,看(rè)闹的人越来越多。街上衙役看到(qing)况不好连忙回去告知县令,钱县令大惊失色,又要出事了!赶忙带着人就往陈家跑去。

    陈家大门前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在内院中,陈晨已经在(chuáng)上躺了几天,经过大夫的治疗,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只是还是疼痛难耐,常常在睡梦中大叫醒来,抱头嚎叫。看着自己的孙子这么痛苦,老太爷陈彪就伤心(yu)绝:“那小子还没死吗?”

    陈泰平说道:“爹你放心,那小子活不过明晚了!”

    陈晨咬牙喊:“父亲!爷爷!你们一定要弄死那小子给我报仇啊。”

    陈彪轻轻拍了拍他的手道:“你放心,有爷爷在,钱县令不敢不听我们家的话。”

    “老爷!不好了!”管家急忙的跑了进来:“外面来了好多人,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陈彪吃一惊,赶忙带着人往外就跑:“谁这么大胆!”

    出到门外,只见一小男孩右手拿着砖头,牵着一个流泪的小女孩,(shēn)边还围着一帮愤怒的人。

    怒道:“你们想干什么!”

    赵立轻笑的说:“我来拿回我的公道。”

    陈彪转头一想明白了:“是你!谁让你出来的!”

    赵立乐了:“怎么,你很失望?”

    这时钱县令也带着人赶到了,推开周围的百姓挤进来,陈彪的眼睛就亮了,(ting)起(xiong)膛对着钱县令骂道:“你怎么把他放出来了?你这官不想要了!”

    钱县令擦了擦头上的汗,让人抱出一个箱子放到陈彪面前,大声道:“不好意思,这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本官是来看(rè)闹的!”

    陈彪气结,指着钱县令说:“你......”心里一惊,知道事(qing)有变,脸色一转退回去让人把大门关上,先躲一阵子再说。

    看着紧关的大门,赵立对周正青说:“我求你办的事,就是把这大门给我打开!”

    周正青想了想:“能不能不出人命?”

    赵立点点头说:“可以”

    有了赵立的保证,周正青转(shēn)对钱县令说道:“钱大人,这门......是你帮我开,还是要我自己来打开啊?”

    钱德寿都快哭了!这话充满了威胁,还好我已经悬崖勒马改邪归正了,连忙让衙役撞开大门。

    赵立哈哈一笑,带着人就往里走,陈家的仆人都被衙一役和赵友大于天杰他们给拦住了,一路就进到内院找到陈晨。

    陈晨惊恐的看着眼前如恶魔般模样的赵立,浑(shēn)颤抖起来。

    陈泰平喊道:“你们是谁?钱大人,你怎么来了?快把他给我抓起来!”

    赵立笑眯眯的看着陈晨:“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说完就飞扑上去,抢起手里的砖头照着他脑袋就砸!

    “我让你欺负妞妞!”

    “推我下水!”

    “还要弄死我是吧!”

    顿时陈晨愈合的伤口并裂,鲜血直流,不一会儿就惨叫昏了过去,陈家老太爷与陈泰平颤抖的看着眼前的小男孩,赵立本(shēn)就全(shēn)伤口,破碎的衣服上沾满了血与污渍,此时加上陈晨的鲜血,全(shēn)一片鲜红,样貌恐怖之极,犹如恶魔!,

    感觉陈晨快断气时,赵立才丢下砖头,笑嘻嘻着对着陈彪两父子说道:“这下,我们的账清了。”

    说完牵着妞妞转(shēn)就走:“看,哥哥报仇了,谁都不准欺负你......”

    周正青看着离去的兄妹俩震惊万分,这孩子太狠了!这天下的大材(xing)(qing)都如此妖孽吗?同(qing)的看着陈家父子,摇头缓缓说道:“我要是你,就再生一个吧......”

    陈老父子指着周正青离开的背影大怒:“大胆,你特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钱县令给捂住了,低声几句,两人都是冷汗直流。

    回到家里,三婶马上给赵立清洗宽衣,看着被染红的血水,心疼得眼泪不止,换上干净的衣服后,请来郞中上药,赶来的众人一顿忙活不说。

    期间钱县令与陈家都各带着厚礼上门赔罪,钱县令把于天杰的银子不光都退了回来,更是又再加了一百五十两,另外再送三百两给赵立赔罪,哭着求他让周别驾放他一马。

    而陈家不光送来了大量的药材与银子,陈泰平扇着自己的巴掌,低头下气的求赵立大人不记小人过,要不然周正青一句话陈家的前途就没了。

    消失传出去,平安县出了一个小恶魔的事(qing)不胫而走,百姓们议论纷纷,千万不要惹一个小男孩,更不要惹小女孩!一时间在街上看见单独的小孩子都会礼貌让路,胆大的还买零食给他们吃,让平安城里的孩子都惊喜了不少的一段时间。

    休息了三天,周正青才再次上门求画。原来这周正青是上次跟于天杰买画的李乐游至交好友,两人都是好画之人,经常得到一幅好画就会向对方炫耀斗气。

    那李乐游得了赵立三幅作品后那神气劲差点没把周正青气死,嫉妒万分,在他以死相(bi)的下才知道在平安县,疯狂的一路打听上门求画。

    八骏图于天杰手里还有一幅,可是对以周正青的救命之恩,赵立决定给他画一幅更好的,素描半(shēn)像!

    先是指挥周正青摆好了造型,寻来几块木碳,就在立着的画架上画了起来,这种脱离了笔墨的画法让周正青和于天杰都激动不已。

    于天杰才发现木碳原来还可以这么用,心里叹道师父这一(shēn)本事怕是达到了无物不可画的境界,自己怕是追赶不上了。

    等赵立画好后,只见纸上立着一位活生生的黑白周正青!

    那画上的周正青轮廓鲜明,总体只有黑白灰三个色调,眼睛如真实般闪着光芒,脸上的皱纹与汗毛清晰可见,头发更是分毫可辩,衣服细丝如印,那神态是丝毫不差。

    又令于天杰买来松香和裂酒,把松香碾碎成粉溶于酒中,在画上轻轻刷了一遍仿止碳画失真,周正青颤抖着双手看着画上的自己,连忙叫过随从让他们看看,随从都惊恐的大喊:“老爷,你怎么跑到纸上了!”

    这真的是自己吗?

    周正青顿时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哈哈哈!神技!李匹夫,我看你怎么得意!......不行,这样的神作当为传家之宝。”

    想到能把自己的模样留传给后世子孙时,更是激动得眼泪直流。

    世间文人哪个不想千古留名,就算不能留名留住画像也是够一辈子自豪的了。

    对赵立是千恩万谢,临走时赵立再三要求他千万不要把自己说出去,才把他送走了。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