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扬州别驾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已经五天了。”赵立披头散发虚弱的躺在(yin)暗的角落里,(shēn)下垫着漆黑的干草,浑(shēn)上下展发着难闻的怪味。

    囚牢里几个犯人无精打采的坐着,小男孩进来几天了,每天被牢头拖出去打一顿鞭子再丢回来,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罪,看样子是撑不过两天了。

    “......妞妞。”赵立迷糊的轻声喃喃道。

    三婶一家生意也不管了,整天陪着妞妞,想着法子逗她。

    小萝莉也过来了,天天抱着妞妞睡,有时候两人在半夜突然哭了起来,令三婶手脚无措,只能暗自流泪。

    李庆佩每天缠着李财主让他想办法去陈家求人,李财主试了好几次连大门都不让进,气得回来摔坏了很多茶杯。

    赵家村村长带着村民跪求县令伸冤,被衙役凶狠的赶走。

    而于天杰夫妇也是每天愁容满面,摊子也不管了,为了赵立于天杰胡子都白了很多,于夫人看见丈夫的样子,心疼的说道:“咱们人小势微,帮不上忙,只是可怜了小先生......”

    “哐啷”一声,于天杰愤怒的把手上的茶杯往桌子上一砸,手都划破了,“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公理了!”

    于夫人起(shēn)要去取布来给他包扎伤口。

    “啪啪啪”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只听见外面有人大喊到:“于先生在家吗?”

    于天杰正心烦意乱:“不见!”

    那人却不停的拍着大门。

    于天杰怒了,一把推开大门骂道:“谁特么的一直敲我门,都说不见了!滚!”

    几人错愕的看着于天杰,心道怎么发这么大火?

    只见门外站着的五六个人,当中一(shēn)材干瘦修长的老者(shēn)着华贵,风度翩翩,一看就是有钱势之人,平时若是遇见这样的人,于天杰是乐都来不及,此时却是愤怒不已盯着几人。

    那老者拱手惊喜道:“不知这位可是于天杰于先生?”

    于天杰懒得跟他废话:“我就是,你找我何事?”

    老者大喜往前几步:“老朽久闻先生大名,今(ri)特来求画!”

    于天杰差点鼻子都气歪了:“今(ri)不做生意,你走吧!”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老者吃了一脸灰,站那愣住了。一随从问道:“老爷,现在怎么办?”

    “再去给我叫门!”老者回过神来指着紧闭的大门说道,这大才之人都(xing)(qing)古怪,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那随从立即上前去又更卖力的拍打起来。

    “都说了不卖!你还想怎么着?”于天杰拿着棍子冲了出来。

    老者谄谄笑道:“先生何必动怒,我是诚心而来。”

    于天杰说:“诚不诚心关我(pi)事,我愁着呢,没空搭理你们!”

    老者问道:“不知道先生有何烦恼之事,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于天杰仔细看了一眼老者,看他一(shēn)贵人打扮,说不定真有办法。就把几人带进屋去,把前因后果一说,老者也是感叹不已:“这县令贪脏枉法,与陈家勾结,着实可恨!”

    于天杰恳切道:“只要你能帮忙,我家里的画全部都给你!”

    老者一喜:“全给我?像八骏图那样的?!”

    “八骏图?你为八骏图而来?”于天杰惊道,“你是何人?”

    老者傲然道:“我乃扬州别驾周正青!”

    “太好了!只要你把孩子救出来,要多少有多少!要不然你这辈子一张都得不到!”于夫人也激动的大声说道。

    “为何?”周正青疑惑的问。

    “因为就是他画的!”于天杰夫妇异口同声。

    钱县令这两天心(qing)不错,因为一个小孩打人这种事竟然赚了两笔,正滋滋的享受着小妾的的腿部按摩,突然听到大堂外面传来一阵吵闹,正想发火,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大喊:“让钱德寿滚出来见我!快!妈的!”

    钱县令闻声气得牙痒痒,这么狂妄!往外就走大喊:“谁敢大呼小叫本官大名,来人啊!”

    来到大堂看见于天杰带着几个人站在那里,更气了:“是你!你好大的狗......”

    “住口!我问你,抓的那小孩呢,敢快给我放了!”周正青怒道。

    钱县令看了他一眼,手一指喊道:“敢打断我的话,来人啊!把他给我抓起来!”

    周正青的仆人冲出来,掏出一(shēn)份牌:“大胆,这位是扬州别驾周正青周大人!”

    钱县令震惊不已:“别驾......周......下官......”

    周正青愤怒的踢了他一脚:“滚你的!我让你放人没听到吗?”

    钱县令惊慌不已的爬起来大气不敢出,带着衙役就往大牢跑:“快放人!快!”

    心里后悔不已,千万别死了!他要死了搞不好我都要陪葬!

    那这别驾是什么官呢?别驾就相当于是刺史的秘书,负责州内文事的最高官员,在刺史出巡时还有代理职权的权力,属于从四品下,县令是从七品上,大了整整六级,他不慌能不行吗?

    钱县令带着人冲到大牢里,对着牢头喊:“人呢!那小孩呢?”

    牢头笑道:“在那边关着呢,大人放心,他活不过明晚了......”

    “那你也活不过今晚了!”钱县令一阵头晕,狠狠的一巴掌打在牢头脸上,“快放人!”

    牢头吃惊的捂着脸,嘴角的血也不敢擦看着县令瞪红的眼睛,赶忙道:“快把他抬出来!”

    几人慌忙脚乱的把虚弱的赵立扶出来,钱县令一看还活着,暗道还好没死,连忙抱着就往外跑。

    于天杰看见赵立满(shēn)血红的样子,哭喊道:“师父!”

    赵立虚弱的摆摆手,说道:“回家......妞妞......”

    于天杰立马抱起赵立:“走!回家!”

    周正青回头对着满头大汗的钱县令说道:“你的事以后再算!”带着人连忙跟了上去。

    三婶一家见到一帮人把赵立送了回来,喜极而泣,小萝莉和妞妞哭着扑向他,妞妞更是死死的抱着他哭喊不已,赵立轻轻拍了下她的小脸,示意没事,又让人取来食物和水吃了半饱,才回过神来,对着于天杰问道怎么回事,于天杰擦着眼泪把周正青的事一说。

    赵立点点头,谢过周正青后,缓了一会,扶着小萝莉与妞妞站起来,正色对周正青说:“我给你比八骏图更好的画,保证举世无双,但我要求你再帮我办一件事。”

    周正青听了大喜,问:“什么事?”

    赵立咬着牙道:“这事......没完!”

    说完帮妞妞擦了一下眼泪,牵起她的小手,颤抖着弯腰捡起一块砖头。

    “......去陈家!”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