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冤家路窄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一路上李庆佩还在消化赵立的歌曲言论,对于他刚才唱的歌也是很喜欢,但也知道这种新兴的文化理论从出现到被人接受,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文人士子估计就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心里暗暗担心。

    三人路过前院时,才子们正三两成群谈笑风生,边说话边摇头晃脑,有些手里拿着扇子,举手投足间散发走雅致。

    有些认识的纷纷向着李庆佩打招呼,询问刚才后院的歌声哪来的,当真有趣得紧。

    妞妞牵着赵立的手,笑嘻嘻的朝哥哥吐舌头。

    李庆佩被身边的人追问得头都大了,推说不知道,迈走穿过人群,只见门口走进来说笑的三位翩翩公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陈晨陈公子!最是爱慕柳儿。陈晨是书香世家,爷爷曾任礼部员外郞,伯父是当朝成均监主薄,还有个叔叔是扬州参军事,平日仗着背后有人飞扬跋,身边跟着的是刘成礼和宋建同两个狗腿子。

    赵立看着刘成礼和宋建同叹道这世界真小,这两位也认识,被他砸脑袋的就是那刘成礼,真是冤家路窄。

    院里的才子见到陈晨纷纷拱手见礼,刘成礼一见到赵立与妞妞,惊恕道:“是你!”宋建同站一旁也是眼角直跳。

    陈晨问道:“子健认得佩儿姑娘身边那孩童?”

    刘成礼恶狠狠的说:“此子化成灰我都认得。”避过被赵立拍脸那段,捡了下两人的恩怨简单一说。躲在家里养了一个月伤,差点没破相,看到赵立伤口还隐隐做痛。

    李庆佩看了看赵立,这小子什么时候又得罪了人?

    陈晨诧异的指着赵立:“小鬼,谅你年幼无知,以后莫要再出口伤人为好,有辱斯文。”

    赵立点了下头,说:“嗯,斯文我不感兴趣,还是玩板砖适合我。”

    陈晨又问:“板砖?”

    刘成礼咬牙连忙道:“陈公子理他做甚,这种小儿粗俗不堪。”

    陈晨点头,转头看李庆佩:“佩儿姑娘可是要回去了?莫是觉得无聊,这才一会功夫,实石可惜。”

    李庆佩笑着说:“时候不早,妹妹要送这俩位弟妹回去,望大家不要怪罪才是。”

    正要走时,柳儿带着姐妹从内院出来,惊喜叫道:“陈公子!”

    陈晨看着向他扑过来的柳儿头发杂乱,红眼通红的样子,不解的问:“柳姑娘,你这是怎么啦?”

    夏菱跟在后面,看见刘成礼两人瞪着赵立,又紧张起来,这尼玛怎么全赶上了。

    柳儿仿佛有了主心骨,把话一说,三人的眼光有点变了。

    陈晨面色不善,转头看着赵立:“是你说我给柳儿姑娘写的词是陈词烂调?”

    今晚怎么跟孙猴子过81难似的,怎么一个个的都看我不爽?

    赵立拍了拍脑袋,说:“没有,我说你文采无知,天下无双,我对你的佩服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小儿!敢说不敢认!”柳儿怒道。

    陈晨这种公子哥最要面子,由其是在喜欢的人面前,这男孩不光让柳儿丢了脸,还顺便打了自己的耳光,这口气不能忍。

    “他还说把那劳子曲子送给夏菱这小妮子。夏菱你说!”柳儿抓着夏菱的手。

    “这位弟弟......”夏菱都快哭出来了,哪边都惹不起。

    柳儿喊道:“你为什么不敢说?难道他是你相好不成!”

    赵立一阵无语:“哪哪哪,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但不要毁我清白啊。”

    李庆佩“扑嗤”就笑了,人小鬼大!

    刘成礼见夏菱扭捏的样子就来气,新老旧帐一起算,“弟什么弟?你跟他很熟吗?”

    “我......”夏菱强忍眼泪。

    “好了好了,几个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真不嫌丢人。”赵立老成的摆摆手,

    “我是说过,怎么样?”

    陈晨下不来台,“果然是你,好狂的口气。那你说我写的是陈词烂调怎么说?”

    赵立说:“我没有针对你,就事论事而已。”

    “好一个就事论事!”刘成礼怒道,那你拍我脑袋?

    陈晨又说:“想必你的曲子是极好的了,那你可否再唱一遍,让我们都品鉴一番如何?”

    赵立摇摇头:“没心情,不唱。”

    陈晨:“那怎样才算有心情?”

    赵立指着柳儿说:“她还欠我十两银子,先把银子还我再说。”

    柳儿给臊得脸色通红,咬着牙从怀里一掏,把银子往赵立一丢,“本姑娘还差你这点钱!”

    赵立笑嘻嘻不以为意,捡起银子擦干净塞进妞妞的荷包里,妞妞抱着荷包乐了。

    陈晨摇着扇子说道:“银子你也拿了,现在有心情了吧?”

    赵立说:“还行吧。”

    陈晨说:“至然这样,那你是否可以让我们见识一下这白话歌曲的魅力了。”

    赵立又摇摇头:“站了半天,被她一扰,忘了怎么唱了,换一个吧!”

    柳儿怒叱:“你!无耻!”

    陈晨说:“不行,至然你是取笑我们的词不好,那当然还是要看论这个。”

    刘成礼也喊道:“忘了刚才的曲子,那就当场再做一首!”

    陈晨眼睛也亮了,点头说:“子健说的是,你那白话曲子让你说的那么简单,再做一首又有何难?你就莫要推辞了。”

    赵立为难的说:“可是我没有动力啊。”

    陈晨问道:“何为动力?”

    赵立道:“动力就是精神支撑,就好比你饿了想吃饭,你的想就是动力。我干嘛大晚上唱歌给你听?”

    陈晨点点头,说道:“要不这样,我们也赌十两银子,”

    赵立指着妞妞的荷包说:“你可拉倒吧,说得谁没个十两似的,小爷我看不上。要来就来一百两!”

    陈晨沉声说道:“可以,只要你曲子令我们满意,这银子就给你。”

    李庆佩说:“陈公子这指的满意还不是由你说的算,要不你俩当场做新词,让众人评价那公平,莫要让人笑话了。”

    陈晨合上扇子:“当是如此,这做词总要有题目,这题目可有哪位兄台给出?”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有说咏柳、赞梅、失意,更有的说求爱,年青人对爱情都有向往,一至决定以求爱为题,好事的人在两边摆上笔墨等着看热闹,陈晨抿嘴一笑就在案前思考起来,偶尔在纸上落下几笔,围观的人不时连连叫好,柳儿的眼睛也亮了含情脉脉的看着陈公子。

    而赵立想了想,远远招呼夏菱过来,让她取来琵琶,与妞妞带着她进了屋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半个时辰后,赵立带着一脸激动的夏菱走了出来。

    陈晨泰然自若摇着扇子,柳儿与刘成礼几人趾高气扬的笑着。

    陈晨笑说说道:“谁先来?”

    “我先来吧,小爷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这般耗着。”赵立摇摇头说道,向夏菱示意了一下,夏菱腼腆的抱着乐器轻轻坐好,深深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的唱起:“远处的钟声回荡在雨里,我们在屋檐底下牵手听......”

    陈晨目光一瞪,扇子也掉了,浑身颤抖起来,柳儿与刘成礼此时也是丑态百出,随着夏菱甜美的歌声,周围的才子佳人们都醉了。这首约定在后面不知道攻略了女子的心,虽然夏菱出错凭多,但给他们带来的震憾不亚于天外飞仙,太好听了!那些小姐们在夏菱唱完后还纷纷求她再唱一遍。

    而此时的赵立妞妞与李庆佩早已经走出了院子,赵立摇着脑袋,什么叫流行歌曲?就因为流行!管你什么狗屁才子佳人,下到三岁上到八十通杀!

    等夏菱好不容易应着众人唱了六遍后,众人才想起陈晨一伙,纷纷转头望去,不知道陈公子所做的词儿比之如何?

    只见陈晨颤抖的拿起自己的作品,狠的用力撕成碎纸,哼的一声转身就走了,柳儿红着眼睛在后面追赶着:“等等我呀,陈公子......”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