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什么是好歌?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不多时众人又谈论起哪里有人写了首新曲,哪个又学会了一首新词,更有的在古琴上弹了起来,赵立对这些是一概不懂,那些所谓歌词用字精巧深奥,真不知道那些穿越前辈是怎么混得如鱼得水的。

    柳儿在众人的期盼中,抱着琵琶缓缓唱起:“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曲罢众人纷纷赞赏不已,柳儿当场那神气劲没得说,暗暗自得,看到李庆佩与赵立三人却坐那悠然自得,好像于世无关,以为他们故意给自己难堪,恼怒生起。

    “怎么?佩儿妹妹可是觉得姐姐唱的不好?”柳儿沉着声对李庆佩说。

    “没有,姐姐唱的很好,妹妹也是欢喜得紧。”李庆佩不卑不亢。

    “早听说妹妹音袅动人,要不妹妹也给姐姐们唱一曲,让大家欣赏一下吧?”这般无视我,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呢,让你出下丑都是轻的,柳儿笑着说道。

    “姐姐刚唱的曲子真好听,不如再给我唱一曲吧,佩儿妹妹哪里有姐姐这般仙音。”夏菱看见李庆佩和赵立脸色有点黑,连忙说道。

    “你不用帮她说话,也不想想你是哪边的人!”柳儿见夏菱三番四次的转移话题,阻挠自己,早就有点不喜。

    夏菱一时语塞,也不敢说话了。

    柳儿同来的伙伴也纷纷劝李庆佩唱一曲。

    看着李庆佩为难的样子,赵立缓缓说道:“不就是得了一首什么破曲吗?看把你能的,你能牛过张学友啊?”

    “你说什么!”柳儿气疯了,竟然称自己最拿手的曲子是破曲,还有张学友是什么人?

    “说你又怎么了,一帮陈词烂调,吱吱歪歪的,差点没把我家妞妞的晚饭给吐出来,没让你赔钱就算好了。”赵立摇头脑袋,连称可惜。

    “好,你说陈词烂调,有本事你也唱一首更好的!”柳儿气冲冲说,夏菱突然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颤抖着吓得连忙退到人群后面去了。

    “我师父常跟我说做人要低调,更要懂得创新,不然就是拾前人牙慧。”赵立淡然一笑。

    云儿问:“这创新是何意呀?”

    赵立说:“创新是指在历史文化长河中我们拥有了前人无数的经验,这有些东西是前人发明的,大如宝船宫殿,小如桌椅板凳。

    这都是从前没有的,这是先辈们的创新。

    我们在先辈的肩膀上应该看得更高更远。”

    烟如说:“这我懂了,就好像佩儿的娃娃也是创新的一种!”

    赵立点点头:“是的。”

    “鬼话连篇!照你这么说,那世间万物不是都能创新了?”柳儿翻了翻白眼。

    “那曲子呢?曲子怎么来这个创新?”紫水心里隐约有种开拓的感觉,又抓不到方向。

    赵立摆头道:“这曲子创新,需要的是天份,没有天份也不要紧。世界之大,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曲子,聪明的人会从不同的曲意中得到灵感,把不同的灵感组合起来,就成为了新的曲子。”

    云儿若有所思又问:“这灵感词儿真新鲜,那词呢?自古以来我们唱的词儿都是有固定格式的。”

    赵立喝了口茶,笑道:“这歌词就更加简单了,是你们一直把它弄复杂了。我问这词你们经常唱的都是哪些内容?”

    云儿说:“往日我们所唱的有望江南、破阵子、渔歌子、浪淘沙、长相思,菩萨蛮。多是舒发情怀,上阵杀敌,恋人故事与感怀友人之类。”

    赵立说:“那不就是了,人的感情是复杂的,怎么可能就永远是那么几类?词都是诗人写的,百姓来说根本听不懂唱的是什么,这歌只为文人而唱,它就不能算好歌。”

    烟如点头问:“那怎么才算好歌?”

    赵立手伸出小手指围着众人转了一圈才说道:“一首好歌当是从平民百姓到达官贵人,甚至是我们的敌人、遥远的诸国都能听懂、喜爱的才是好歌!”

    李庆佩惊喜道:“就好比那儿歌,简单易学!”

    赵立点点头:“是的,儿歌只是一类,如若抛开那些诗人写的词,而改用白话的词,这样的歌何愁谁人不懂?”

    众人心头一震!被小男孩的话给惊呆了。

    紫水颤抖着声音说:“可是,这白话写词见所未见,世人是否相容还未知。”

    柳儿轻蔑的说:“哼,胡言乱语,白话写词,难道那贩夫走卒还能写歌不成?真是庸俗不堪!”

    好不容易做次启蒙又被人捣蛋,赵立有点不爽:“你懂个蛋,艺术来源于生活懂不懂?离开你所谓的贩夫走卒,你连饭都没得吃!你凭什么看不起他们?”

    柳儿怒道:“黄口小儿!一派胡言乱语,说了半天,有本事你就唱一曲你所谓的白话曲来给大家见识一下!”

    赵立笑吟吟的说:“我要唱出来了呢?”

    柳儿心虚的说:“你想怎么样?”

    赵立伸出一个小指头摇了摇,说道:“十两银子!”

    “好!”柳儿怒道,又问:“那你唱不出来呢?”

    赵立摊开双手,无奈道:“唱不出来我输你十两不就得了。”

    一旁的李庆佩第一次见赵立跟人打赌,不由得紧张起来,妞妞确呵呵笑了,哥哥经常唱歌给自己听,谁跟哥哥打赌从来没羸过他。

    在李庆佩担心的目光中,赵立拿起一块点心给妞妞,开口唱道:“曾梦想仗剑走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周围的人大惊失色,瞠目结舌,这词儿果然是跟平时说话一样,通俗易懂!虽然直白但哪里有庸俗的样子?那曲子更是没听过,忧愁的曲调,充满了悲伤情感,仿佛对年少岁月有无限的怀念,脑海中不由得浮出一个潇洒的少年与心爱的姑娘告别,一人一马穿山越岭,对着大海默默流泪的样子,而那滴滴哒哒副歌却朗朗上口,让人忍不住跟着轻哼复和,不由得一时都痴了。

    柳儿愕然失色坐在地上,颤抖的瞳孔,双手死死的抓住衣袖,充满了哀怜,十两银子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面子丢大了。众人看向她的眼光充满了揶揄,只有夏菱捂着嘴巴,心里是海浪翻腾。

    赵立站起来,牵着妞妞的手,对着柳儿笑道:“记得哦,你还欠我十两银子。”

    顿了一下又转身对夏菱说道:“这首曲子就送给你了,抽空来找我,我把词写给你。”

    然后叫上还在回味的李庆佩,三人向外走去。

    好一会,夏菱突然鸣咽一声抽泣起来,众人静静的看着她,眼中充满了羡慕。

    还在找"史上第一跨国集团"免费小说?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