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游园会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夜月正好,赵立牵着妞妞的手站在一处灯火通明的大宅院门前,顶不住李庆佩的死缠烂打和威胁,他还是来了。

    李庆佩欢喜的过来带着他们进到庭院中,这庭院占地宽阔,小桥流水阁楼优雅,中间有道月门相隔,人影熙攘,今天来的人很多,外面庭院中聚集的是附近的才子,里面才是小姐才女的地盘。

    穿过后面,一亭子里或坐或站着许多女子佳人,红飞翠舞,欢笑声不断。见着来人,一粉妆玉琢的女子走了过来:“佩儿妹妹可来了,我们正说着你那有趣的舞蹈呢,快来与姐妹们说说。”

    一绿衣少女也笑道:“是呀,姐姐,那舞蹈当真是有趣的很狠,有机会你可要教教妹妹才是。”

    “哈哈,教人我可不会,不过我今天可是把那位发明的高人给请过来了。”李庆佩笑着与众人打招呼。

    “高人在哪?你可不要说是这俩小孩,呀,长得真可(爱ài)。”一红衣少女笑嘻嘻的说,看见赵立兄妹的打扮很是心喜,快步走过来就要牵妞妞,妞妞抓着哥哥的衣角闪过一边。

    李庆佩拉着兄妹找地方坐下,取了几块点心给妞妞,笑道:“对啊,这弟弟叫......”

    “在下尼古拉斯赵四!这是我妹妹妞妞。”赵立赶忙说道,这尼玛的要是再让妞妞喊一句,哭死的心都有了,我不要面子啊!

    李庆佩抿了一口茶,轻笑道:“对,这歌曲和舞蹈都是我弟弟赵四发明的。紫水姐姐、云儿妹妹你们有问题就请教他好了。”

    “ho~真的假的?”美女们都吃惊了,纷纷围着赵立询问起来。李庆佩看赵立漫不经心的应付,鬼话连篇的样子很好笑,只在一旁逗妞妞。

    紫水是那位粉妆玉琢的女子,云儿是那绿衣姑娘,红衣姑娘叫烟如。

    “那儿歌真是你所作?”云儿一脸好奇,觉得眼前的小男孩太不可思意了。

    赵立晃晃脑袋:“不,都是师父教我的,他可厉害啦。”

    烟如问道:“那娃娃呢?佩儿姐姐丹青太水,一定不是她能想出来的。”

    “那也是我师父画的,他老人家very very good。”赵立笑了。

    “滚的,何意呀?”紫水好奇问道。

    “就是非常好的意思。”赵立正色道。

    这时远远传来一个声音:“呀,佩儿妹妹终于愿意赏脸了,可不老少让姐姐思念,还以为你挣银子忘了姐姐们了。”

    赵立看去,只见几位穿着鲜艳的少女走来过,说话的正是中间那位,眉目如画、玉貌花容,只是眼中藏着饥笑。最边上站着一位熟人,就是清明节帮赵立兄妹说话的那个女子,她瞪大眼睛看着赵立,双方都很意外。

    李庆佩看起来与那少女关系不是很好,冷冷的说:“妹妹本就是商人之女,能对帮助家里也是愿意之极,到是柳儿姐姐越有名气了,听说那些才子追着献词就为博得姐姐一笑,好生风光呢。”

    柳儿莞尔一笑:“都是各位才子抬(爱ài),姐姐不敢强求。”眼里却充满了自傲,说完纷纷给周围的人打招呼。

    赵立那熟人叫夏菱,她们都是清倌人,跟明星一样都是卖艺不卖(身shēn)。夏菱经过兄妹俩(身shēn)旁时有种腿软的感觉,赵立微笑的向她点点头,对于她还是有点好感的。

    “你认识夏菱?”李庆佩扭头问。

    “见过一面,不熟。”赵立摸摸鼻子,确实不熟。

    “哎呀,姐妹们刚在谈些什么有趣的话呢,老远就听到你们的笑声。”柳儿对看着围在兄妹俩旁边的人,“这两小鬼谁带来的?佩儿妹妹的孩子?”

    “你胡说什么,这俩是我认的弟弟妹妹!”这柳儿是知道自家(情qing)况的,故意说话暗讽自己,李庆佩有点恼怒。

    柳儿说:“哈哈,开玩笑的,你看这男孩虎头虎脑,小妹妹伶利可人。”

    “姐姐又说笑了,听说那陈公子又给姐姐写了首上佳词儿,趁着姐妹们都在,给我们唱唱吧。”夏菱突然说道,她是见过那小恶魔的,真怕这柳姐姐惹恼到他,搞不好姐姐就要破相了。

    “陈公子的词自是极好,可惜我也只得了一首,今(日ri)才女太多,不好唐突”

    “说到写词,我们这位弟弟可是高人,姐妹们都是佩服之极呢。”云儿笑着说。

    “他?(屁pi)孩一个,估计还尿(床chuáng)呢。”柳儿翻了下白眼,这些姐妹就是(爱ài)大惊小怪。“妹妹莫要说笑。”

    “真的,佩儿姐姐当(日ri)那孩童曲子与舞蹈都是这位弟弟教的,这位妹妹还跳舞了呢。”烟如大声说,自己对那好玩的曲子也非常喜欢,娃娃更是堆满了香(床chuáng),每(日ri)睡觉都幸福。

    夏菱震惊了,这小恶魔教的?自己在馆里一直不温不火,因为(性xing)格的关系大家平(日ri)对自己指手划脚只能忍受。柳儿是最(热rè)门的清倌人,一帮姐妹都围着她转,这儿歌传出来后也都学过这新曲子,立即看着赵立的眼神都变了。

    “小弟弟,跟姐姐说,那都是你教的?”柳儿蹲下来望着赵立,眼里的怀疑(射shè)得赵立脑袋发疼。

    赵立一副天真的说:“她们开玩笑的,我不会。”

    听到他说不会,柳儿一脸果然是这样,看李庆佩说:“童言无忌,妹妹这次可吹大了。”

    赵立说:“严格来说姐姐也没有吹牛,舞蹈我妹妹确实会跳。”

    柳儿:“你妹妹会跳?哪里学来的?”

    赵立:“我师父教的。”

    柳儿好奇:“那你师父是谁?”

    赵立笑嘻嘻说:“城里摆摊卖画的那位于天杰就是我师父。”

    “于先生?噢......哈哈哈哈。”柳儿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差点没笑死。

    “那姓于的谁不知道是个穷酸写字的,他要会曲子舞蹈,那我就会飞了,而弟弟你就会作诗了,哈哈哈哈。”

    夏菱脸色一紧,想起了小恶魔的歪诗来,搞不好他真会!

    赵立不以为意的说:“诗我到不会,但是......”

    柳儿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我会吃乃乃!”赵立(奶nǎi)声(奶nǎi)气的,笑眯眯大声说道,一旁妞妞顿时乐得呵呵直笑,小指头划过脸蛋对着哥哥做鬼脸,羞羞!

    众人“哄”的一声笑在花枝乱颤,柳儿面红耳赤,银牙都咬碎了,自己一未出阁的姑娘竟然被一8岁小孩给调戏了。“哼”的一声不理他了,(身shēn)边的同伴们纷纷安慰她,心道这小孩真是什么都敢说,自己也是面红不止,夏菱心里想的是果然还是小恶魔。

    李庆佩出了一口气,满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