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童样邪灵花样作死法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弟弟,不好了,弟弟,咳咳!”年幼的帝尊气喘吁吁地抱起了正在和魂兽奴仆玩耍的小吾尊,那时的帝尊很青涩,一副不懂尘世喧嚣的小模样,他稚嫩清秀的脸庞此刻早已被汗水浸透。被他抱在怀里的小吾尊,宛若他手中一个独一无二的精致洋娃娃。

    见吾尊疑惑地看着自己,定了定神地帝尊急忙开口,“我,我偷看了父王的宝镜,镜子中未来的你被,被一个独臂少年折断了手脚筋,鲜血淋漓地躺在玉石上喘着粗气。”

    “咯咯。”小吾尊甜甜地笑笑,一口将帝尊的玉指含在了小嘴里。

    帝尊一惊,急忙收回手,疑惑不解地看向自己奶里奶气同父异母的小弟弟。“你咬我做什么?磨牙?我手指不是磨牙棒,别闹,哥哥说的是真的,那个人,他……”

    “哥哥的手指真的不是糖做的吗?”缺了一颗牙齿的吾尊说话走风漏气的,却不失可爱,“好甜啊,像甘露蜜糖一样。”

    那时,单纯的帝尊并不知道,自己就是那面预示着未来的镜子中折断自己弟弟手脚筋的独臂少年,他更不知道自己会亲手将自己疼爱弟弟的尸体挫骨扬灰……

    对于思花诺来说,人类和妖一样都是复杂难懂的东西。尤其是现任妖皇帝尊这个家伙,更让人琢磨不透。一直以来,思花诺窥探到他的梦境只有这一个,而且那股强大的妖气更是让尚未出生的思花诺不敢轻易靠近。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煜王夫妇的谈话声,思花诺来了兴趣,竖起耳朵倾听。

    “听闻醉花荫与若女公主一直尚未圆房。”

    “你是想告诉我,若女腹中的孩子是嫣儿的?”煜王不屑地笑笑,并不看自己的夫人,表情极为冰冷,“我自有打算,用不着你这个夫道人家插手。”

    “你也明白紫菀的死是他自己有错在先,只是结束他生命的人却是紫菀最疼爱的人,这才是你真正解不开的心结。”

    煜王瞪了自己夫人一眼,没有回答。

    正在这时,仆人来报,说国师青竹求见,两人急忙出门迎接。几句客套话过后,青竹说明了来意。

    “此次鄙人是为公主腹中的胎儿而来,想必二位已经注意到了公主的肚子和常人有些异样,太小了。”青竹看着两人,语气和蔼地说。

    “敢问国师有何见解吗?”煜王夫人恭敬地询问道。

    “见解谈不上,鄙人只是将自己算出来的如实告诉二位。”青竹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公主体质异于常人,他的身体正在无意中吸食着腹中胎儿的养料。”

    “那这孩子……”

    “夫人不用担心,这孩子不会有事的,只是生长的速度会比平常的胎儿慢上许多,发育也相对较缓。但离开父体后,胎儿的发育会趋于正常,甚至可能快于常人。在此期间还要劳烦二位多为公主补一补身体,营养跟得上才有利于胎儿成长。”

    “那是自然,公主怀的是煜王家的血脉,我们自然不敢怠慢。”

    煜王撇着自己不争气又多嘴的男人,强压怒气,没有当场发作。

    “公主所怀的不是凡胎,生灵所期,万物所盼。融光暗阴阳于一身,纯阳之体却又夹杂着阴暗,魔性与妖性皆存,灵性与万物共荣,乃美善之兆。”

    “那便是极好的。”煜王夫人欣慰地笑笑,合不拢嘴,“只是辛苦公主了。”

    “你没听到吗!”煜王怒吼着示意自己的夫人闭嘴,“国师说这孩子也有阴暗的一面,以后能干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也说不准,毕竟他父亲就是那个模样!”

    国师见状,无奈地摇摇头,“煜王莫急,鄙人所说的阴暗是指有人要害这孩子。可能鄙人刚才没有解释清楚,鄙人算出这孩子命途多舛,在公主腹中就会有不少人要害他,这些怨气影响到胎儿,则为阴暗。”

    煜王听后,勉强压住怒火,调整语气回答道,“请国师放心,这孩子毕竟是我的孙儿,嫣儿的亲骨肉。我花曼舞一定会尽力保护他的。”

    “那样最好,到时候孩子生下来煜王殿下享天伦之乐时别忘了请鄙人喝杯满月酒。”

    “那是自然。”煜王挤出了礼貌性的微笑。

    鄙人算过了,那孩子拥有清纯无辜、至善至美的灵性做掩护欺骗过众生,博得万物的庇护与同情,但内里却隐藏着足以将若女公主彻底吞噬的黑暗,这样的人注定报复心极强,手段也极为凶残。但因为是靠父亲血肉滋养长大,他与公主的感情却是真,汲取久了也懂得回报,反将自己的灵力返还给了父亲。卦象乃是极凶,待他出生后,所有曾想要害他和他父亲若女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鄙人算出那孩子会将在父体中感受到的恐惧千倍万倍地归还给那些人,想法设法地折磨,将带给他人的痛苦发挥到极致。将会有这样的孙子,煜王殿下您好自为之吧。青竹想着,淡淡一笑,平静地抚摸起自己身上披的狐裘袍子。

    “青竹是吗,你也打算阻止我降生?”

    听到思花诺声音的青竹反没有多少惊讶,只平静地笑笑,与煜王夫妇辞别后,缓步走出煜王府。

    “鄙人还在思考,你注定会拥有单纯无辜的外表来掩饰你黑暗无尽的内心,留着你,的确会对灵族构成威胁,可若谈及杀你,鄙人……”带刺的毒藤蔓突然紧逼青竹的咽喉,在离他的喉结一厘米的位置处停止了,“鄙人不才,谈及诛杀阁下,根本就是自不量力。上古时候有个天生能力强大的孩童,出生仅三天便成长为六七岁孩童的模样,且可用心语教唆除妖与人之外所有生灵。因而被族人视为邪灵准备祭天,结果就在当日那孩童屠戮整个村庄,道门四派联手勉强将其封印,不想如今突破封印的他带着前世最后的记忆转世投胎。呵,连观察公主一举一动的底层妖兽都能被您轻易诛杀,鄙人还要妄想对付阁下,不等于玩火**嘛。”

    “我的确很坏,也将会带给他人无尽的梦魇,但至少我对爸爸的情感却是真实的。我常常梦到这样的场景,大概这就是我前世最后的记忆吧:自己鲜血淋漓地躺在祭坛上,一堆衣着怪异头戴鬼脸面具的人在欢呼雀跃,载歌载舞。只有跪在地上的一男一女泪流满面地看着我,我向他们伸手求助,他们却无奈地转过头,弃我不顾。于是我杀了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那一男一女,而且他们的尸身也是被我破坏得最为严重的。今世也是如此,我牵挂的亲人,是我这个拥有单纯外表的魔头降生在这混沌的世上唯一的动力,就如阳光一般带给我温暖。可如果连他也要抛弃我的话,我会让他付出比我恨的人,要杀我的人更惨烈的代价。”这奶奶的小声音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消失了。

    倒不是思花诺主动终止谈话,而是他发现自己在窥探帝尊梦境时,被他发现了,因为此时,帝尊的残影已光明正大地走进他在自己心境创造的世界。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