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从青竹处回来的路上,若女一直闷闷不乐。在路过一处热闹的街市时,若女决定下轿走回花府。虽然灵族明令男子不允许轻易出家门,在外面抛头露面,但醉花荫最终也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陪他一起下轿步行。

    “老婆,咱们难得出来一次。你看到喜欢的就和我说,别舍不得花钱。”醉花荫说着,牵起若女的手四处张望那些珠钗胭脂水粉之类的物品,而若女则犹豫不决地选择着周围的美食。

    “你看这把银梳子怎么样,上面还刻有海棠花,这玛瑙簪子与珍珠发簪你更喜欢哪个?”见若女只盯着不远处的小笼包发呆,醉花荫无奈地摇摇头,“我说夫人,你别老想着吃啊,咱们先逛,逛完再吃吧。”

    “可我想吃完再逛。”

    “好吧,听你的。”

    两人说着向着包子铺的方向走去,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拍若女的肩膀,“公子,你的发簪落了。”

    若女转过头,只见摇着羽扇的如嫣正拿着自己掉落的翡翠发簪,“表妹。”

    “表哥,怎么是你啊,好巧。”如嫣喜出望外,仔细地帮若女将发簪插进了发髻,“表哥看起来不怎么开心,是有什么心事吗?”

    “别提了,青竹说我的体质更偏向于妖,以后恐怕要由我来生孩子,我正为此事而烦恼呢。”

    如嫣听后,温柔地笑笑,接着说道,“这不挺好的吗,我想由你生孩子肯定比让女方生更让姑母开心,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姑母肯定会答应你,尽力满足你的。”

    若女听后恍然大悟,“有道理啊,表妹,你这么一说我心情瞬间晴朗了。”

    见这二人有说有笑,俨然忘却了自己的存在,站在若女身旁的醉花荫气不打一处来,插进二人中间冲着如嫣喊道,“我说这位姑娘,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我这么大的人站在这里你都看不到嘛!”

    “想必这位就是花将军,久仰大名。”如嫣漫不经心地行礼,又岔开了话题,“表哥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表哥打算在哪里过,是回宫还是在花府。”

    醉花荫刚想回答,却被若女抢了过去,“我又快生日了?我差点都忘了,肯定要回宫过呀,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老爸过得怎么样了,我早就想回宫看看他了。”

    “花府什么都有,你完全不用回宫。”一直插不上话的醉花荫咬牙切齿地说,突然她伸手拔出了如嫣刚为若女插好的翡翠发簪,一把扔了出去。只见那可怜的发簪飞出去老远一会儿便没了踪影。“我家发簪多的是,这只都被人污染了,你还要它干啥!”

    若女终于看出来醉花荫这是生气了,夹在中间的他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笑,对如嫣说道,“表妹别生气哈,她不是针对你,她说的是那簪子落地沾上土了。醉花荫最近练武练得辛苦,难免有些小脾气,你别在意哈,表妹。”

    如嫣听后,礼貌地笑笑。竟一把将若女揽在了自己的怀中,抱着若女向后快速退了几步,“我还就是在意了。花将军,表哥的发簪是自己滑落到我手中的,怎么就是被污染了,你今天还是把话说清楚为好。”

    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若女急忙挣脱如嫣的怀抱,牵起两人的手,看向不远处的火锅店,“说这么久你们肯定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哈哈,先吃饭,先吃饭。”

    在火锅店坐下后,若女感觉桌子一直在剧烈摇晃,他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脚架在了醉花荫和如嫣二人正在打斗的脚上。两人极不友好地对视了一眼,各自收回了脚。

    “吃饭就好好吃,别闹。”若女说着,津津有味地看起菜单,“老板,来份新鲜的肉片。”

    “大庭广众,你一男子不适合公然吃荤。”醉花荫盯着如嫣,紧攥拳头说道。

    “可是,我真的想吃啊。”若女有些小委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醉花荫说着,险些把桌子拍碎。

    “表哥自小都没被限制过,怎么到花将军这里就不行了。”如嫣品着茶水淡淡道。

    醉花荫拍案而起,冲着如嫣吼道,“他现在是我的人,行不行由我说了算!”

    “花将军真是名不虚传的霸道,你就不怕姑母知道你虐待我表哥,找你问罪嘛!”如嫣的眼神似剑一般犀利,成功吓到了拿菜单的若女。

    若女目瞪口呆地看着怒视对方的两人,手中的菜单“啪”的一声滑落在桌,“别,别这样。我,我不吃肉了,换一个。你们好好的,别打架,别吓我。”

    如嫣听后,看了看因惊醒而冒出冷汗的若女,有些心疼地低下头。将自己的手帕递给若女后,摇着羽扇站起身,“今日之事,是如嫣小题大做了,花将军莫怪。如嫣还有别的事,就不打扰二位用餐了。”

    “表妹,你不和我们一起吃吗?”

    “不了,表哥再见。”如嫣说着冲若女摆摆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火锅店。

    如嫣走后,醉花荫手中的茶杯被她直接捏碎,吓得若女一哆嗦。

    “你,你生气了?”若女看着面目狰狞的醉花荫小心地询问道。“我和如嫣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小无猜,在我心里只把她看成妹妹,真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没别的意思你把我晾在一边,让我看你俩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你是想告诉我你和她更亲,还是讽刺我你俩认识时我还不知道在哪里啊!”醉花荫的河东狮吼直接震碎了火锅店所有的玻璃。

    见若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不语,醉花荫尽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道,“想吃肉就点吧,本小姐可不想让人说我亏待你。”

    “你,你不生气了。”

    “你再不点,本小姐可就真生气了。”

    若女听后,欣慰地笑笑,“我就说你没这么小肚鸡肠嘛,不过我们不着急先点菜,还是先赔偿店主人的损失吧。”

    醉花荫顺着若女的目光看去,只见满头碎玻璃碴的胖店主手持菜刀、擀面杖一脸阴森地盯着两人。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