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四十二章:难以揣测的人心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暗棋对剑尊没有恶意,拦着您也是为您好。(第八区 dibaqu123.com)”

    韩王脸上毫无惧色,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笑眯眯地说到。

    “为了本尊好?”

    宁迁双眼微眯,冷笑道:“王爷是把本尊当成三岁小孩不成?”

    韩王耸了耸肩,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宁迁道:“这是我们潜伏在草原的桩子最近送来的情报,您自己看看吧。”

    宁迁狐疑地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汗庭祭奠,卓力格图偷袭而至,徐锐右手忽然金光大作,接天连地,一招击败卓力格图,草原各部见着众,以之为神,跪地悲呼。”

    “笑话!”

    宁迁轻轻将纸条摔落,还不等纸条真的落到地上,便被无数头发丝般细小的剑气割成了碎片。

    “什么金光大作接天连地,王爷难道是想说徐锐是真正的神仙不成?”

    宁迁显然对纸条上记录的内容嗤之以鼻。

    韩王也不动怒,反而笑盈盈地问:“剑尊觉得徐锐的武功比你那两个徒儿如何?”

    提到方才惨死的徒弟,宁迁身周的杀意立刻一荡,燕如云脸色微微一变,韩王却是毫无惧意,依旧笑眯眯地望着宁迁。

    片刻后,宁迁逐渐平静下来,冷冷道:“那小子武功平平,剑法却出奇的怪异,不过仅仅如此,他也绝不可能是重门和琛儿的对手,他们是败在了那小子手里的暗器上!”

    韩王点了点头:“不错,剑尊一语道破其中玄机,徐锐手里的暗器叫做枪,是他旗下源初基地的产品,就是一个三岁小孩拿到了那东西,也有可能要了一流高手的性命!”

    宁迁本不相信这鬼话,可方才在擂台上,他亲眼所见武功远不如沈重门的徐锐破了剑阵,将自己的一干徒弟屠戮殆尽。

    残酷的现实极大地冲击了这位武圣的认知,让他不得不相信这就是可怕的未来。

    “此子必须死,否则天下武人便都没有出头之日!”

    说罢,宁迁豁然起身,朝门口走去。

    韩王大笑一声道:“剑尊想他死,可是您若亲自出手,可说不定死的是谁呢?”

    此言一出,跪在地上的燕如云顿时脸色一变,宁迁的脚步一顿,如刀锋般锋利的目光瞬间落在韩王身上,仿佛整间屋子的温度都下降了大半。

    “你什么意思,觉得本尊还不如一个小辈?”

    宁迁冷冷地问。

    韩王笑道:“剑尊可别会错了意,本王可没有看轻您的意思,只是想提醒您,徐锐手上的武器可不仅仅只有枪,别忘了方才他一举炸死二十几人的手雷。

    这个时候您再好好想想方才那张纸条上提到过的,徐锐右手忽然金光大作,接天连地,一招击败卓力格图,难道就没点担忧?”

    “你是说徐锐手里还有更厉害的暗器,他便是用那东西一招击败卓力格图的?”

    宁迁眯着眼睛问到。

    韩王点了点头:“不错,徐锐的可怕不在于武功有多强,而是他的手段和底牌层出不穷,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所以本王才会劝剑尊不要冲动,想要除掉此人办法多多,不必在此刻强出头。”

    宁迁闻言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你当初又为何要让本尊弄出这个擂台来?那时你答应本尊,只要有你在便绝不会出大事,可是眼下如何?”

    韩王叹了口气道:“本王原本也是有所谋划,只是没想到徐锐竟然剑走偏锋,让本王始料不及,准备好的诸般后手都无法施展。

    不过剑尊不必担心,收拾局面的圣旨应该马上就会到,不会对半月之后的那场巅峰对决造成影响。

    另外,此事说到底还是本王失算,为了补偿剑尊,本王想与剑尊进行一场交易,只要剑尊答应,徐锐的生死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添头罢了。”

    “你又想和本尊交易什么?”

    宁迁眯着眼,警惕地问。

    韩王没有直接说破,而是笑眯眯地又从胸口里摸出一张纸条递给宁迁。

    宁迁眉头一皱,略一犹豫,还是接过了纸条,只是看了几眼,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

    燕如云一直仔细观察着宁迁的一举一动,见他这副模样,立刻担忧地朝韩王望去。

    韩王不露声色地朝他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静静地等着宁迁的回答,燕如云则微微低下头,似是不想让人看清他的表情。

    半晌,宁迁突然一把将那张纸条揉作一团,手一张,纸条顿时变成了一堆碎屑。

    韩王见此眉毛一展,笑道:“看来剑尊是拒绝了本王的提议?”

    宁迁冷冷望向韩王道:“本尊绝不会成为任何人手中的剑,谁也不行,包括暗棋!”

    韩王似乎对此毫不意外,耸耸肩道:“其实本王不过是给剑尊留条后路而已,剑尊大可不必这么快拒绝。”

    “后路?”

    宁迁冷笑道:“本尊既然敢来,就不怕死在这里,何况你还不是大魏的皇帝,凭什么给本尊保证?”

    韩王笑道:“剑尊误会了,本王从没有当皇帝的野心,皇帝不过是这天下最可怜的人,费劲心机维持大局,可真正能做到的事却少之又少。

    本王不必成为皇帝,可是能给剑尊的保证却一点都不少,甚至在这个世界上皇帝办不到的事,本王也能办到。”

    宁迁冷笑一声:“就凭你手里的暗棋?”

    韩王笑而不答。

    宁迁冷哼一声道:“此事不必再提,战胜洪广利之后本尊自有办法脱身,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另外这次的擂台就当是本尊为当年之事还你们暗棋的人情,从此以后东海与暗棋两不相欠。

    云儿,替为师送客!”

    燕如云闻言本想开口,可韩王却抢先一步给他使了个眼色,燕如云立刻把话咽了回去,答应一声,乖巧地送韩王出门。

    宁迁目送着韩王离开,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四象馆后门,燕如云默默跟在韩王身后,神情有些复杂,不知道在计较着什么。

    韩王停下脚步,瞟了一眼燕如云,淡淡笑道:“别灰心,今日之事本就是信手为之,你师尊究竟还是固执了些。

    不过他很快太便会发现世道已经变了,武圣不如从前那般值钱,没了他本王也能成事,而你才是未来的掌控者。”

    燕如云不知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一颤,终于不似先前那般心事重重。

    见他恢复过来,韩王又道:“回去吧,沉住气,好好跟着你师父,别被看出什么来,本王也得走了,免得七哥起疑。”

    燕如云闻言点了点头,连忙将韩王从后门送出了四象馆。

    南书房,宏威皇帝比之前又虚弱了很多,汪顺在他面前站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幽幽地问:“圣旨已经发出去了?”

    “照陛下的意思,发出去了。”

    宏威皇帝点了点头,忽然胸口发痒,猛地咳嗽起来。

    汪顺连忙一边为宏威皇帝拍背,一边掏出丝巾来给他擦嘴。

    好不容易咳嗽终于消停,汪顺拿回丝巾一看,那上面竟是一片殷红。

    汪顺吓了一跳,连忙将丝巾收起来。

    宏威皇帝却是淡淡道:“不用藏了,朕的身体自己知道,距离大限已经不远了。”

    汪顺悲哀地低下头没有说话。

    宏威皇帝又道:“可是朕放心不下这江山啊,听说徐锐已经开始经营西北了?哼,朕信任他,可是他似乎没那么信任朕啊。”

    “陛下龙体要紧,还是别太操劳了,外面的事,就让外面的人自己解决吧。”

    汪顺低声到。

    宏威皇帝摆摆手:“朕没事,虽然时间不多了,但是该朕解决的事决不能推给儿孙,去唤李邝进来吧,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查案也查得够久了,该给朕一点交代了。”

    “遵命,奴婢这就去唤他进来。”

    汪顺点了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

    宏威皇帝的双目微微眯起,似乎又在谋算着什么。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