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三百三十六 他的自负仅次于袁术
字体设置
小提示: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
    麹义虽然酒醒,但是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无法骑马,只好在一部分部下的保护下往城外杀,试图转移。

    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还是无法弥补的大错,可是他更担心现在的战况,为什么后方会遭到郭鹏的袭击?

    难道前线已经崩溃?

    麹义根本不敢往那个地方去想。

    结果正在部下护着他往城外杀的时候,他们被包围了。

    一群凶悍的兵卒忽然杀了过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阵冲杀,杀的他们人仰马翻难以招架。

    麹义大惊,连忙后退,部下们也护着他节节后退,却挡不住这些兵卒的步步紧逼。

    部下们一个接一个的战死,麹义被迫挥刀而上迎战这些兵卒,却因为酒醉,身体绵软,十成战技发挥不出三成,三两下就被七八名兵卒围起来殴打,打的鼻青脸肿的摔在地上,被活捉了。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麹义给送到了难楼面前,麹义定睛一看眼前人,顿时愣住了。

    “你……你不是……”

    “对,我是乌丸左单于,难楼。”

    难楼得意的笑了:“麹将军,有一阵子没见了吧?听说你在这里保护粮草,我特意过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我?哈哈哈哈哈哈!”

    难楼仰天大笑,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

    而麹义则目瞪口呆,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难楼会出现在这里,甚至还焚烧了袁军的粮草。

    他不是自己人吗?

    不是帮助袁绍打败了公孙瓒之后一路南下要去攻打郭鹏的吗?

    “你……你背叛袁将军?”

    麹义满心都是疑惑。

    “我从来就不是袁本初的部下,又怎么能说我背叛了袁本初呢?”

    难楼对此嗤之以鼻:“倒不如说,从一开始,我就是遵照郭将军的命令在办事,我一直都在等这一天,还很担心等不到这一天了,不过还好,我等到了。”

    难楼握紧了自己手上的刀:“麹将军,我还要感谢你,那么容易就让我办成了此事,我还以为我得付出不少代价。”

    难楼的脸上布满笑容,然后挥手一刀,斩下了麹义的头颅。

    他要把这颗头颅也献给郭鹏,他知道郭鹏和麹义有仇,这样的话,郭鹏一定会很高兴,郭鹏高兴,他也高兴。

    杀死麹义之后,他的任务还没有完结。

    广年县是储粮城池之一,易阳县也有大量存粮,是专门供给给前线军营里的袁军的,那里的存粮不算太多,大约半个月的数量。

    因为郭鹏破坏道路,让袁绍无法快速进军,从而让袁绍没有足够时间积攒存粮,粮食没储备够就仓促开战了,使得后方粮食转运的压力特别大。

    这也是造成麹义压力过大心生不满的原因之一。

    现在广年县的粮食是大头,不过易阳县也有半个月的粮,前线军营里的粮食基本上也就三五天的数量。

    毁掉了广年县还不太够,还要继续前进,毁掉易阳县的粮食储备,这样,才能把袁军彻底打入深渊。

    那就出发,突袭易阳县,毁掉易阳县的存粮,让袁军彻底失去战斗下去的可能。

    速度要快,广年县距离易阳县还有一段距离,易阳县距离战争前线可就不远了,速度不快点的话,容易被袁绍那边反应过来。

    不过他们就算反应过来也没用,半个月左右的粮秣,难道还能让他们全身而退吗?

    郭鹏的目标是把这群人全部留在这儿,让他们全军覆没,一口气把冀州这些支持袁绍的豪强地主势力一网打尽。

    九月初三,邯郸城下激战正酣,难楼假装运粮队伍,接近了易阳县城门。

    当城门守军要求他们出示令牌和相关文件的时候,难楼的先锋突然发难,斩杀了城门守军,控制了城门,难楼大军立刻冲进了城池,故伎重施。

    易阳县的存粮随之惨遭焚毁。

    易阳县守将吕威璜倒是兢兢业业没有喝酒,但是自身能力不足,率军对抗试图挽回局面的时候,被一箭射杀。

    失去了易阳县的粮草之后,袁绍的军营里只有三五日存粮,已经彻底失去了和郭鹏战斗的可能。

    他很快就会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

    袁绍知道自己的优势,知道自己的强大,知道该怎么利用自己手上的资源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知道关键时刻敞开汝南袁氏政法大学的学习资格来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所以他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可以压着郭鹏打。

    他确实也是这样去做的,他也办到了。

    可是,他并不知道郭鹏在清楚明白的知道双方的底蕴差距之后做了什么样的打算。

    他过于认定自己四世三公的地位可以帮助自己得到想要的一切,在这一点上,他的自负仅次于袁术。

    而打从一开始,郭鹏就从未放弃过在袁绍后方搞事情,尤其是在袁绍主动进犯他之后。

    他一直都通过临淄营的密探保持着和黑山军张燕以及难楼所部乌丸人的联络。

    张燕就不用多说了,和袁绍是死仇,是不可能投效袁绍的,袁绍也不会接纳他,所以张燕只能抱上郭鹏的大腿。

    而对于老部下难楼来说,这一点就更加明确了。

    离开幽州之后,郭鹏就没有和难楼断开过联系,一直都有联系。

    受封镇东大将军以后,郭鹏更是以自己的将军身份授予难楼职位,命令难楼协同幽州联合军一起消灭公孙瓒,获得他们的信任。

    然后让难楼潜伏在幽州联合军之内,消灭公孙瓒之后,假意支持幽州的挺袁势力,促成他们和袁绍的联盟,在自己北上的时候让袁绍和幽州挺袁势力的联盟一起南下对抗自己。

    然后就需要难楼操作了。

    在郭袁对峙相争的时候,趁着袁绍全部的精力都在对抗郭鹏的时候,想办法单独领一军出征,获得自由行动的机会,然后脱离袁绍战线,反戈一击,毁掉袁绍的粮草。

    郭鹏给难楼的建议就是主动请缨奔袭郭鹏的后方,离开袁绍的钳制之后,掉头北上废掉袁绍的粮草,将袁绍打入深渊。

    难楼照着做,取得了决定性的战果,毁掉了袁绍打败郭鹏的可能。

    讲真的,这算是兵行险招了。

    因为郭鹏无法保证难楼一定会按照他说的去做,这一次也不能像上一次那样,透露消息给丘力居知道,倒逼着难楼跟从他作战。

    这一次需要难楼玩潜伏,身在袁营心在郭。

    要是难楼真的照着做了,那此战十拿九稳,要是难楼玩无间道,郭某人只能用绝对的实力正面摧垮一切敌人了。

@第八区 . http://www.dibaqu123.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第八区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